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红楼梦》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2008-11-10 00:38:00|  分类: 红楼梦海外传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接受了新浪读书频道的采访,就新作《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红楼梦》研究、《金瓶梅》研究等话题,发表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采访地址:http://book.sina.com.cn/ssbyyzdldy/author/subject/2008-11-09/1103246756.shtml

    新浪读书连载《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74488.html

 

《红楼梦》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新书《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在新浪读书连载以来,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小编特地和该书作者裴钰,就网友关心的问题进行了采访。

 

   《红楼梦》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新浪读书:您认为红楼梦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裴钰:《红楼梦》不是简单的一部小说作品,几百年来在世界上所拥有的巨大影响力,已经超越了文学的范畴,她的最大的魅力是她所体现的中华民族传统的思想体系和价值观,从宏观层面的宗教信仰,到微观层面的举止礼仪,无所不包。《红楼梦》里的核心要素都是中国文化所“独有”的,宝玉和贾政的父子关系,宝黛之间的爱情,忌讳文化,亲属关系……,他们有着中国文化和思想的最独特的印记,比如中国的亲属关系,以及附着在亲属关系之上的种种情感,这些只有我们中国人能够明白,并且乐在其中,可是在对外传播中,这些独有的文化价值观却往往会“失真”。
  中国文化史并不缺少艺术成就巨大的作品,但是,像《红楼梦》这样集中国思想和艺术之大成的作品并不多见,能够单独拿出来当作中国文化的一个标志,还是得靠《红楼梦》。《红楼梦》是部现实主义作品,关注的是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和内心情怀,她是普通中国人的心灵史、生活史,中国人特有的思维方式、个人情怀、爱与恨、喜与悲等等,都深深地印刻在这部作品里。正因为这种“独有”的文化价值观,所以,一百多年来,世界各国都在孜孜不倦地翻译《红楼梦》,都在力图希望通过《红楼梦》来解读中国人的性格特征、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而我们自己呢,唐诗、宋词和《红楼梦》,这是每个中国人最基本的文化功课,我们民族一代一代的文化传承。有的外国人说我们中国人缺少文化价值观,其实,《红楼梦》里就有我们传统的文化价值观,我们自己需要倍加珍惜。

 

    世界一直以来,在主动地了解中国
  新浪读书:阅读了您的书里介绍,红楼梦的海外翻译存在着一些啼笑皆非的偏差,您认为应当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许多网友说干脆不翻译,让老外学中文再读红楼梦,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裴钰:翻译的偏差有两种,一种是“误译”,另一种是“误读”,误译是技术层面的细节问题,比较好纠正,比如,袭人这个人名,杨宪益夫妇解释为“assails men”,袭击男人,这是错误的翻译;而霍克斯把袭人翻译成“Aroma”,取芳香袭人之意,这就对了。而误读呢,则是文化观方面的思想问题,比如,霍克斯把“怡红公子”贾宝玉翻译成“green boy”(怡绿公子),并把怡红院翻译成““Court of Green Delight”(怡绿院),抹去了贾宝玉这个人物的“红色”特征,这就是误读了,更加严重的例子,比如,翻译者把刘姥姥的信仰改成了基督教等等。误读是非常有害的,因为,他直接扭曲的是我们的民族价值观,但是,误读改起来也难,因为文化的交流需要克服很多民族隔阂,《红楼梦》英文翻译的历史已经有130多年了,至今还存在着很多问题,最主要的麻烦还是出在“误读”这个层面上。
  能够翻译,或者说敢于翻译《红楼梦》的外国人,都是世界级的汉学大师,就拿目前两个《红楼梦》的英文全译本的译者来说,霍克斯是蜚声世界的汉学大师,而杨宪益的英国籍妻子戴乃迭女士,也是在国际上享有崇高威望的汉学大师,他们可以说是最懂中国文化的外国人,但是,《红楼梦》的最大魅力,我在上个问题也回答了,她是中国民族文化和价值观之集大成者,需要翻译家掌握和熟悉的领域实在是太多了,今天我们中国的红学研究者也不得不细分自己的研究方向,不搞“大而全”,一个人就能把索隐、探古、版本、人物解析等各个方面都拿起来吗?这是不可能的。而翻译家则要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一切,挑战自然非常巨大。
  不翻译《红楼梦》不可能,世界要通过《红楼梦》来了解我们中华民族,170多年来,国际上现在《红楼梦》有这么多的语言版本,英文、法文、俄文、意大利文等等,这些并不是我们主动推介的,相反,是外国人主动而又积极地来翻译,我们想封闭也不行,人家是主动的。问题在于我们过于被动,我们并不计较中国文化在海外传播中的质量和品位,我的研究让很多普通的中国读者感到震撼,为什么,因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红楼梦》会在对外传播中有那么多的问题,对这些问题如果熟视无睹,如果任其发展,那么,我们就是“文化失责”,为什么我们不能主动一些呢?古埃及拥有最悠久的文明,全靠着一部古埃及的编年表,但是这个编年表并不是埃及本国制定的,而是国际学界的合作的产物,我想我们的《红楼梦》也应该突破民族和国家的界限,从人类语言的高度去对待为好,毕竟中文目前被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在使用着,她具有近5000年的历史,她的长篇小说的典范就是《红楼梦》。中国知识分子应该更多地帮助翻译界解决“误读”这个层面的难题,把本民族的价值观和思想“保真”地传播出去。

 

    我是如何治红学的
  新浪读书:对红楼梦走火入魔的外国人,这个章节让网友感慨不已,您是怎么了解到这些痴迷红学的外国学者,以及他们这些故事的呢,都是阅读得来的吗?
  裴钰:我是学历史的,平时注意资料的收集和整合。对资料的收集可以说是时时刻刻都在进行,这就是“积累”,同时,根据具体的研究方向,来聚合已经积累的资料,通过这样,我写就了《对红楼梦走火入魔的外国人》这一篇章。
  大家为什么对这一篇感慨不已呢?1830年,第一个《红楼梦》英文节选译本出现,《红楼梦》海外传播的大幕也由此拉开,可是,大家都知道,这一百多年来,是中国最屈辱、最苦难、最压抑的历史时期,也是中国文化最衰微和自轻自贱的时期,就连我们的汉字还一度面临着被废除的危险,想想汉字真的被废除了,那么《红楼梦》也就不存在了。我们很久以来都有强烈的文化自卑情结。就在我们嫌弃汉字,妄自菲薄的时候,西方主流知识界依然有很多人为中文,为《红楼梦》而走入入魔。这个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文化是源远流长的传统,,弱国无外交,但是弱国仍然可以有自己的文化传统,真正最具凝聚力的还是我们的中华文化,政治兴衰、国家贫富,并不会动摇中华文化的地位,我们要用文化的角度来看待文化。


《红楼梦》能净化对女性的污浊念想
  新浪读书:您的作品里提到说,红楼梦能够净化对女性的污浊思想,这个应当怎么理解呢?
  裴钰:在中世纪封建社会,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女性都缺乏应有的尊严和权利,女性作为社会和男性的私有物,女性被剥夺的是人格,女人的产权归于男性。男性对女性是占有欲第一,占有女性,拥有女性身体和思想的产权。
  但是,《红楼梦》则不一样,曹雪芹不仅平等地对待女性,而且去赞美女性,红楼女儿们在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次成为审美的对象,她们是花神,是仙女,是水做的骨肉,女性不再是男人唾手可得的东西,不再是能用金钱买来的商品,林黛玉,薛宝钗这样的知识女性,探春这样的性格女孩,王熙凤这样的权谋女性,她们都美轮美奂,又都群芳傲骨,不让须眉,这些文学形象就有助于男性尊重女性,用平等而且赞美的态度去对待女性。男人用金钱、权力和阴谋都无法征服的红楼女儿,林黛玉的贞洁和才华,比尔·盖茨配得上吗?王熙凤的聪明和老辣,被人称为“女曹操”,有几个男人斗得过她?当我们面对红楼女儿的时候,我们是在欣赏女性的才华之美、思想之美、性格之美、修养之美、优雅之美……,而不是去评论她们的美腿和三围,中国的男孩子对红楼女儿的态度是尊敬的,欣赏的,小心翼翼的,虽然都对林妹妹宝姐姐心驰神往,但总是难免自惭形秽,这个时候,占有和玩弄等等污浊念想自然都销声匿迹了。

 

    曹雪芹如何“骂人”
  新浪读书:您曾经拿红楼梦中的骂人描写为例与金瓶梅进行比较,怎么理解两部作品骂人片段的区别呢?
  裴钰:我的这个比较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我只是把这两段文字做比较,而不是把《红楼梦》和《金瓶梅》进行比较。《红楼梦》的这段骂人片段,准确的说是“讽刺”,贾赦威逼利诱要收鸳鸯为妾,而鸳鸯的嫂子却见钱眼开,罔顾亲情人伦,鸳鸯大骂嫂子,这个情节体现了鸳鸯这个人物的性格,正直豪爽,刚烈凛然。而我选取的《金瓶梅》的片段,则是脏字的堆砌,没能体现人物性格,粗俗不堪。同样是骂人,一个是艺术性的处理,一个则很粗俗,区别就在这里。


    把《金瓶梅》拍成三级片是误读
  新浪读书:现在金瓶梅也被制作成影视作品,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裴钰:《金瓶梅》其实也是我国古典小说的一个典范之作,中国有“四大奇书”之说——《水浒传》、《金瓶梅》、《三国演义》和《红楼梦》,可见《金瓶梅》的历史地位并不低,其他三部都有影视版出现,甚至还再版翻拍。所以,《金瓶梅》并不存在该不该拍的问题,而是怎样拍的问题。目前对《金瓶梅》总是拍摄成三级片,这本身就是对该作的一种文化误读,当然《金瓶梅》目前很难进入主流影视市场,原因在于几百年来,我们对《金瓶梅》的文化偏见,我们的思想意识需要扭转和改变,当然这部作品本身也存在着一定的因素。这就需要“金学”更加发展,对《金瓶梅》的美学价值给予更多的挖掘和反思。《金瓶梅》的影视剧一时拍不了,也不要着急,文化的偏见需要用时间来慢慢消解。


    如何避免古典文学名著被恶搞
  新浪读书:您有个章节提到红楼梦传播中的恶俗化,您认为怎么避免这个问题?
  裴钰:有的人以为中国的文学作品能够翻译成外文,在世界传播,就是值得肯定的,不计较质量,不计较品位,就像温州的小商品一样,卖得出就好。但是《红楼梦》不是温州式的“中国制造”,而是“中国创造”,《红楼梦》的海外传播已经有一百年多年了,已经有了很多世界主要语言的版本,传播基本上可以说到位了。如果说《红楼梦》还缺少什么语言版本,恐怕还缺少《红楼梦》的火星文版本了。我在国内也是第一个提出要中外学者共同参与《红楼梦》的英文翻译,中西合力打造一个高质量和声誉的英文全译本《红楼梦》。我们要对《红楼梦》的传播计较质量和品位,如何计较呢?“恶俗化”指的是废弃《红楼梦》本身所蕴含的文化价值观,谁要做涉及《红楼梦》的文化工作,就必须尊重该作自身的文化价值观,这就是避免恶俗化的底线。
  有个日本作家借用了几个红楼人名而已,写了本谋杀惊悚小说,写了也就写了,可他偏偏要说自己是为了《红楼梦》的海外传播出力,这让我忍无可忍,《红楼梦》海外传播一百多年了,不需要你用谋杀小说这个方式传播,大言不惭,不自量力。他的小说废弃了《红楼梦》的文化价值观,已然和曹著无关,如果非得拉大旗作虎皮,那么,就是对《红楼梦》的恶俗化,我必须给予批评,这是文化的良心问题,并不是不够宽容。

 

    我的治学原则是文化重建
  新浪读书:下一步准备解读哪部名著?或者推出哪方面的作品?
  裴钰:我对明朝的散曲研究目前在国内还是绝无仅有的。我们对“元曲”非常熟悉了,但是,对于明朝的散曲创作几乎毫无所知。明曲的特点,首先是通俗好懂,明白如话;其次,关注个人情怀,追求品质生活,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明代,明曲体现着很多近代人文主义的思想,非常值得研究。对明曲的审美分析和研究,我还是第一个。我的治学原则是关注文化重建,在《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一书里,我引领读者从中西文化比较的角度,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重新发现。而在明曲研究里,我则希望引领读者在通俗而又优美的艺术里,对自我的内心重新发现。只有在这种不断自新和反省中,我们的文化建设才能走上合适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