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对外传播,《红楼梦》不是狗不理包子  

2008-11-20 23:12:00|  分类: 红楼梦海外传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外传播,《红楼梦》不是狗不理包子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被网友讥讽为“山寨版《红楼梦》”的英文版《红楼梦》,虽然这个译本并不完美,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其中的积极的东西,这些是我们今后进步的基础。

对外传播,《红楼梦》不是狗不理包子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对外传播,《红楼梦》不是狗不理包子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目前世界仅有的《红楼梦》两大全译本翻译家,汉学家,左:霍克斯;右:戴乃迭(与中国籍丈夫杨宪益共同合译)。他们俩既是闻名世界的汉学大师。霍克斯的版本走美国图书市场,在世界范围影响最大。而戴乃迭会一手娟秀的书法小楷,她还对鲁迅的作品英译做出了核心的贡献。

 

    目前,不少网友向我提出了很多关于新书的问题,我对网友的关注表示衷心的感谢。大家对《红楼梦》的海外传播这么关注,这说明我们是发自内心的热爱这部著作,红学传播不是翻译者的个人工作,而是牵动每个中国人内心的事情。我记得小吃狗不理包子有了自己的英文名字:go believe,狗不理包子的英文翻译能够这么简单,但是《红楼梦》则不行,我也希望广大网友不要过多地关注误译层面上的问题,任何一个错误的翻译都可以纠正,但是,最麻烦的是误读这个层面的问题,它不是技术性的问题,而是意识和价值观的问题。刘姥姥会说holly name,我反问,为什么哈姆雷特不会说阿弥陀佛?看看莎士比亚著作在中国的传播过程,大家就会明白,《红楼梦》的海外传播经历了太漫长和曲折的道路。《红楼梦》海外传播出现错误,并不仅仅是翻译者的责任,更是我们忽视文化责任,高傲地面对世界,我不是为了批判,也不是为了挑错,而是帮助大家能够从中获得警醒,从而每个中国人都担负起文化责任。
    狗不理包子的英文翻译,只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可以由翻译学者完成;但是,《红楼梦》却是文化价值观的问题,需要每个中国人的共同努力,才能会收获较好的传播质量。

    西方普通读者普遍存在对《红楼梦》的误读
    1.网友A:你书中提到的黛玉被译成淫荡的女人、袭人被翻译成袭击男人。这些例子在国外的红楼梦译本中很普遍吗?或者说他们读到的大多数是如此翻译的书籍?
    裴钰:很多网友批评这种翻译是在恶搞我们的《红楼梦》。黛玉的翻译名字有荡妇之意,很雷人!《红楼梦》在1830年出现了第一个英文选译本,迄今170多年了,类似的误译例子很普遍。在1970年代,美国正式出版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英文全译本《红楼梦》(霍克斯译),随后,中国也推出了戴乃迭、杨宪益合译的《红楼梦》英文全译本。霍克斯版在英语世界的影响力要大于戴乃迭版,在今天,普通的西方读者只要想看《红楼梦》,就会去买霍克斯版,极少部分人会读戴乃迭版。正因为如此,我感到非常忧虑,如果我们不幡然觉醒,那么,对《红楼梦》的误读会一直存在下去。
 
    没有纯粹中国学者翻译的英文版《红楼梦》
    2.网友B:红楼梦的众多英文译本中,有西方学者翻译也有中国学者自己翻译,杨宪益老先生的译本可以说是比较经典的,但好像也出现了一些比较低级的错误。你认为中西两国翻译红楼梦各自的优势在哪里?出现一些低级或者说可笑的错误原因何在?
    裴钰:目前,国际上只有两个全译本《红楼梦》,恰好可以做一个比较。由于霍克斯的母语就是英语,所以,他翻译的《红楼梦》就非常生动,虽然没有中国学者的译本严谨,但《红楼梦》毕竟是文学著作,西方学者能翻译出原著的“文学味”来。中国学者的译本比较严谨,但是,“文学味”的转译不如母语是英语的西方学者。《红楼梦》翻译切忌资料型的转译。很多可笑的错误源于文化的隔阂,比如,我国有很多忌讳风俗,西方人在这方面的翻译错误很多很集中,就是彼此不能完全理解。所以,我说翻译红楼梦其实就是东西方文明彼此融合,互相理解的过程。
    在这里,我必须客观地指出,很多人说杨宪益的译本《红楼梦》是中国学者独立完成的,但是,如果严格来说,并非如此,首先,杨宪益的翻译绝对离不开妻子戴乃迭的支持,杨宪益的名字排在戴乃迭的前面,我以为还是一种夫妻间名字的礼俗顺序,绝不是学术成就的高低排序,没有戴乃迭,杨宪益根本没有能力完成红楼梦的英文翻译。再者,戴乃迭始终没有放弃英国国籍,仍然是一名英国学者。所以,我们不能忽视戴乃迭的作用。我的《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给戴乃迭女士单独开辟一篇文章来纪念,我曾经写过长文,来纪念这位伟大的英国女性。

    我更喜欢霍克斯版本的《红楼梦》    
3.网友C:你认为红楼梦的英译有没有比较权威的版本?哪位译者的作品你比较欣赏?
    裴钰:我刚才说了,现在就有两个英文全译本《红楼梦》,而且,这两个译本已经快四十年了,数量太少,也不太好比较。但这两个英译本,都是比较权威的,霍克斯是世界闻名的汉学家、红学家;戴乃迭是英国人,牛津大学第一个中文系本科生,世界闻名的汉学家,不权威的人根本不能承担《红楼梦》的翻译。两者比较,我更欣赏霍克斯,因为,霍克斯版更加有创造性,更加有“文学味”,他有很多天才性的创造,这一点是杨宪益戴乃迭所不能比拟的,他们过于严谨和琐细了,创造力不足。
 
     《红楼梦》的传播不是简单的翻译学问题
4.网友D:从网上的资料来看,大部分英译本翻译时间都较早。近阶段来看似乎没有国内的学者去做这一浩大的工程。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裴钰:我对中国学者翻译红楼梦保持消极的态度。翻译《红楼梦》有两个最基本的要点:1.红学造诣非常深;2.对英语使用才达到母语的标准。戴乃迭是英国人,母语是英语,杨宪益如果不和戴乃迭合作,独自绝对完成不了《红楼梦》翻译。近四十年来,一直没有出现新的英文全译本《红楼梦》,原因可能是,第一,因为还没有出现超越霍克斯红学水平的西方学者,第二,如果母语不是英语,翻译《红楼梦》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事情。我不主张由中国人来完成这个工程。中国学者可以像我一样,我们做好文化比较和翻译纠偏工作,解决东西方文明融合中的文化误读问题,为今后心的英译本做些基础性的工作。
     最后,我想说,《红楼梦》的翻译绝对不是翻译学的问题,绝对不是英语系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够单独承担的,在这里,红学研究者必须主动地承担传播的责任,红学和英语翻译两个分类学科,能够交叉融合,就能够协调地搞好工作,我提醒红学研究者要扩展自己的国际化视野,同时,我也提醒翻译工作者要对《红楼梦》做好最彻底的思想准备和学术准备。
     有的人鼓吹:中国只要能文化走出国门就好了,这是小农思想的“求量”意识,在他们看来,红楼梦翻译得越多越好,就像菜市场的土豆和马铃薯一样,翻译得越多就越好,这是不负责任的。我们应该对《红楼梦》的翻译“求质”,追求翻译的质量,追求核心价值观的完整,错误的东西越多,反而会让错误传播越大,《红楼梦》近40年来,只有两个英文全译本,如果从求量的角度考虑,这显然太少了,而从求质的角度考虑,我们应该放弃多快好省的态度,精雕细刻,从长计议,干吗要着急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