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不应立法禁止“师生恋”  

2008-11-03 19:18:07|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应立法禁止“师生恋”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沈从文先生和妻子张兆和先生,他们是师生恋。尤其让人动容的是,尊敬的张兆和先生在沈从文人生最低谷的几十年里不离不弃,患难与共。

不应立法禁止“师生恋”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年逾古稀的沈从文,七十年代的困境里,读到爱妻的一封信,一边读,一边笑,一边老泪纵横

 

 

 

 原文摘要 近日,中国政法大学程春明副教授和广东廉江中学校长黄兆峦等老师被杀害,网上出现了其“师生恋”的传闻。纪卓瑶认为,人们应警惕“师生恋”现象,在传统的中国,“师生恋”也一直被视为社会伦理禁忌。我们因此该对校园内“师生恋”的罪与罚进行反思:要不要对“师生恋”制定一个禁止性规定。(2008年11月2日 《由弑师血案反思师生恋的罪与罚》 作者:纪卓瑶《羊城晚报》
  
  

 

我国《婚姻法》和高校相关规定,已经允许大学本科生在求学期间结婚。既然本科在校生有了结婚的权利,那么,学生们如何选择自己的恋爱婚姻对象,完全是其个人意愿,任何人都不能干涉。而师生恋只是针对恋爱双方身份的一种模棱两可的说法,如果真如纪卓瑶先生所说,要对师生恋进行禁止性规定,那么,我们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建设就会发生文明的倒退。更何况,在近日发生的弑师案中,其师生恋仅为传言,纪先生的说法因此明显武断,其结论更是难以成立。

 

学生主动追求老师
  1923年,北京女子高等师范二年级学生许广平,在一次听课中,认识了老师鲁迅。鲁迅的魅力征服了少女许广平。一年后,许广平主动给老师鲁迅写了封情意绵绵的信,而鲁迅也于当晚就给她回了信,直到最后的喜结连理。这是师生恋中“学生主动追求老师”的例子。

 

老师主动追求学生

不应立法禁止“师生恋”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老师沈从文却给学生张兆和发起了爱情攻势,写起了马拉松式的求爱情书,死缠软磨地打动了张兆和的芳心。


  老师主动的例子是文学大师沈从文和妻子张兆和。中国公学18岁的女学生张兆和,出身于江南名门世家,才貌双全。进入中国公学之后,张兆和立刻成了众多男生追求的目标,几乎可以组成一个野战排。聪明可爱的张兆和给自己的追求者排起了队,比如“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

而当时的沈从文,不过是只读过小学的穷文人,老实木讷,不善表白。张兆和的二姐张允和开玩笑说沈从文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大约只能排为癞蛤蟆第十三号。可是,老师沈从文却给学生张兆和发起了爱情攻势,写起了马拉松式的求爱情书,死缠软磨地打动了张兆和的芳心。

无论是许广平,还是张兆和,她们都始终陪伴着自己的老师(老公),风风雨雨几十年,不离不弃,她们都把少女的爱给予了自己的老师。当然,婚姻生活给她们的也并不都是顺境和得意,她们虽然也经历了诸多的波折与磨难,但她们对自己的老师(老公),依然无怨无悔。

不应立法禁止“师生恋”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张兆和先生为沈从文翻阅资料

尤其让人动容的是尊敬的张兆和先生,1949年后,沈从文的小说创作停滞不前,遭受了众多的批判,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运动,小说家不能写小说,这是对一个作家最大的伤害,可是,就在沈从文人生最低迷的阶段,作为妻子,张兆和先生始终对沈从文精心照顾,全力支持,给予了最深刻的理解和爱,帮助沈从文艰难地熬过了长达几十年的困顿时期。

有一件事情,“文革”期间,沈家3人分散三地。有一次,沈从文从被红卫兵翻乱的书中找到了当年张兆和回给他的第一封信,竟然一边看,一边笑,一边哭起来,年逾古稀的老人手捧着分隔两地的爱妻的信,人生悲凉莫过如此!

1988年5月10日,饱经沧桑的沈从文安详地离开了人世,把无限的眷恋留给了白发苍苍的妻子,就如同给人间留下的那无限柔美的湘西。2003年,张兆和先生仙逝。这段师生恋,成就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家庭典范。

人生充满苦难,婚姻更要担当命运,老师和学生相恋,也要一起面对现实人生。所以,我们不能把人生和命运的苦难,简单粗暴地归结为本身无错的师生恋

 

社会不要对个人私生活过多干涉
  而纪先生所举的美国案例更不能成为师生恋的罪证。2002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布阿尔特·霍尔法学院的院长约翰·德维耶因遭性骚扰指控被迫辞职。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一名原法学院女学生在一天晚上,和约翰·德维耶因一起喝酒过夜。第二天,女生指控约翰·德维耶因侵犯自己,而约翰·德维耶因则辩称是该学生自愿同意的。最后,在压力下,约翰·德维耶因被迫辞职。这个例子不能当作禁止师生恋的理由,很简单,性骚扰行为已经不是,更不是爱。正如有公司常有上级骚扰女员工,这也不是办公室恋情,而是违法犯罪。
  每个人都有选择恋人的权利,师生恋(师生关系)、办公室恋情(同事关系)等都不必禁止,顺其自然,我们不要干涉过多。爱情就像每个人的生活一样充满变化和挑战,爱恨情仇,累心不已,其中有的行为触犯法律,就要受到法律制裁。我们实在不必为爱情立法立规。

本文刊发于北京《竞报》11月3日评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0690)|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