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春节,我们期待着,守望着……  

2008-02-14 14:25: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少朋友都陆陆续续地开始上班了,但是,不过十五,就是“年盹儿”,一个年过去了,还有下一个,过去的是时间,留存的是什么?

   《中国新闻周刊》2月4日出刊的发刊词中,以“春节万岁”为题,对《新春节文化宣言》做出中肯的评价,《扬州晚报》近日又发文,结合年节中的具体例子,对文化意义上的“春节”做出了分析,留存的是期待,是守望……

 


       大年初五,盛松踏上了返京的列车。和其腊月二十九回扬时相比,他的行李只剩下一个背包。7天前,他整整带了四大包礼品回来,那是送给家人亲戚的。
  “我喜欢提满礼物回家过年的感觉!”28岁的盛松是一名北漂,就职于北京一家广告中介公司,不管多忙,每年春节,他必定回扬,“过年,怎能不和家人团圆?”

  和大多数在外者一样,盛松对于春节的实质性意义只有一项——回家。这几乎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本能”,虽然有些人基于经济学理由或者为了公共秩序劝阻人们回家,但很少会有人听信这种劝阻。

  只是除了“回家”这一指向之外,我们的春节已在不知不觉间渐渐异化、物质化。

  数数剩下的年俗

  “放鞭炮、贴春联、拜年、压岁钱,基本上就这些了!”昨天,扬州民俗专家朱祥生先生给记者数了数如今还存在的年俗。“再有,就是年夜饭,扬州人饭桌必有的水芹——路路通、豌豆苗——安安稳稳。”

  朱祥生说,其实,传统扬州年俗几乎进了腊月就开始有讲究,直到二月二龙抬头。“最简单的,除夕要祭祖,你看看现在有几个人知道还有这回事?”

  年俗的消逝正在渐渐加速,朱祥生不知道的是,就是在他数到的现在仍然鲜活的春节年俗里,有一些的确正在消逝或者变异。

  年初二,记者探访了康乐新村的一幢居民楼。从101室、102室到601室、602室,竟无一家门贴对联,只有两家贴了商家送的大红福字,隔壁一个单元依然如此,再隔壁也一样。随意敲开一户人家,“我家儿子媳妇说的,贴什么对联哎,俗气死了!”闻得记者来意,家中老者连忙开门让座,“现在过年,也就这么回事了!”一番打量老者家中,唯有桌上装的满满的瓜子盘,以及两个“旺旺大礼包”才稍稍透露了过年的消息。

  消逝的是春联,变异的是拜年。

  “短信、电话拜年对上门拜年的冲击就不用提了,关键是现在上门拜年的形式也在渐渐变异。”朱祥生说,拱手为礼向来是国人的传统,不过,在西方握手礼的冲击下,拱手作揖已渐渐消失,本来唯有在春节拜年时才可一见。“可是你看现在有多少人拜年拱手作揖的?”

  “再说说拜年语,可能你会觉得我偏激,”朱祥生笑道,“现在连说‘恭喜’的都不多了,‘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是教小孩子的,年轻人客气的也只是说‘新年好’!”

  看看街上的年味

  年味在哪里?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城市人觉得年味越来越寡淡。可是看着春节前街上汹涌的人群,你又会对这样的判断产生质疑。

  “春节的商业味越来越浓,文化味越来越淡,一旦满足了购物欲望,就会发现,年味所剩无几!”扬大社会学学者薛平这样分析人们对于年味感觉。

  “挤在人群里购物转了1个多小时,排队结账等了45分钟。”许宏讲述了腊月二十七去一家大卖场购物的经历,“满满装了一推车,结账600多块,全是吃的!”当天购物时,许宏感到有些头脑发胀,“调味品货架上的镇江醋居然都被搬空了,甚至来不及上货!感觉年前买东西简直不用钱!”回家后,一打理所买的东西,许宏发现近一半不是必需的。

  事实上,商家营造的“年货大街”氛围,的确很能调动消费需求,卖场最显眼的地方,“一望无际”的年货,红红火火的年货海报,加之汹涌的人群,在这种情境下,购物成了过年的一件盛事。

  可是转眼间,这样的年味迅速消散。除夕下午开始,购物人群消失,街上开始冷清,直到四五天后逐渐回复人气。

  多么奇妙年味悖论:本该最具年味的过年期间,由商业制造的年味却最寡淡。

  本该“填补”商业年味的文化年味,不知何时悄悄消散。“我们乡下要比你们城上人过年好玩!”大年初一,“老瓜洲”田瑞高兴奋地邀请记者去瓜洲看看。瓜洲镇的春节舞龙,早已享名,而且影响越来越大。在围观的人群里,竟有不少扬州市区的老人专程来看热闹。

  “扬州市区恐怕有20多年春节没有搞过这种巡街。”朱祥生回忆,只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搞过一次,“在国庆路上,踩高跷的、划旱船的、挑花担子的,街上全是人!”

  30岁的朱润华印证了朱祥生的回忆。“我是骑在爸爸脖子上看的,”朱润华说,“当时对踩高跷的最佩服,回家后还弄个棍子绑在脚上,结果跌了个大跟头,被爸妈骂了一顿。”

  踩高跷的、划旱船的、舞龙、舞狮子……这些已经是朱润华儿时淡淡的记忆。年初三,朱润华中午喝了不少酒,因为不想打牌,无处可去的他,找了一家刚开门的休闲中心洗澡睡觉。

  剩下外壳的春节

  春节之前,裴钰等五位学者发表《新春节文化宣言》。对于这个宣言,舆论似乎更多关注其抵制春节联欢晚会的噱头。但通观宣言,五位作者其实提出了一个值得每个人思考的严肃问题:我们究竟应该怎样过春节?

  “过去一个多世纪中,中国人对自身的文化,包括价值、风俗、习惯乃至社会结构,产生了很多价值迷惘、认知错乱与激进反应。”薛平说,于是,传统在中国出现了断裂,最近二三十年来,即便不再有针对传统的大规模的思想、社会改造运动,但社会控制体系也依然体现着一些反传统的价值理念。

  面对传统、面对年俗,人终究是可以选择的。传统被人尊重是因为传统是好的,那些不好的传统,人当然会以新传统替代之,“但这种新传统也是在传统的边缘上创新出来的。”朱祥生说。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有没有可能重新找回、并深刻地体验民俗节日的意味?

  上述五位学者在宣言中呼吁“回归文明的存在,回归人性的溯源”。这是心灵获得自由的前提,但获得自由之后的心灵如何寻找到节日的真实意义?

  “回归乃是必然的道路!”薛平表示,这种回归意味着,摆脱无处不在的物质主义,直面生命,直面家庭。

  此刻,已是年初六,傍晚的秋雨路路口的一家洋快餐店里,挤满了身着春节新衣的年轻人。

 

       《扬州晚报》记者 大洋


 http://www.yznews.com.cn/news/2008-02/13/content_1404680.htm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