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梅兰芳如何被西方人误读  

2008-12-08 01:11:59|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卧虎藏龙》拍得好?因为《卧虎藏龙》原著本身不能跟《红楼梦》相比,所以,给李安的负担小,担子小。陈凯歌的担子非常重,因为他是梅兰芳。怎么能够把异国的戏曲、异国的文化形象,不像东南亚的某些文化符号,也不像我们看西方,比如像一些大腿舞、肚皮舞,我们觉得好玩,看异国情调,当作消遣,图个乐子。梅兰芳的海外传播,一定要跨过“异国情调”这个大坑,保真地传播出去。

 

    近日,我到新浪网络大讲堂,谈了一期“《红楼梦》在海外的传播”,

    视频访谈的地址如下:http://blog.sina.com.cn/lm/video/2008-12-05/0128100.html

    在这里,选取部分采访实录,和网友分享。

梅兰芳如何被西方人误读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梅兰芳如何被西方人误读

  主持人:刚才老师说到这儿我也想说,好象不仅仅像《红楼梦》这样的著作得到了西方人的误解、误读,像好多中国特有的文化符号——梅兰芳,特有的人物,在西方人的眼里梅兰芳是不是也和我们认同的那个梅兰芳是不一样的呢?

  裴钰:梅兰芳包括《红楼梦》都是一个文化符号,了解中国文化《红楼梦》,了解中国古老的艺术,了解梅兰芳。但是西方人看梅兰芳的时候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叫异国风情。他不了解京剧,不了解中国的古典戏曲,他看什么呢?我讲的是普通民间,我不讲汉学家,我始终在说不讲汉学家,不讲研究者,我们讲民间,中国文化的对象应该关注的是民间,西方的老百姓怎么看,异国风情。现在新拍了一部电影《梅兰芳》,一定要加强梅兰芳作为中国艺术家的角色定位,我们拍梅兰芳,不能给西方人一个印象是,梅兰芳只是一个男人演女人的非常好玩的性别转换的形象。

  主持人您不希望让人看到是脸谱化的解读。

  裴钰:对,更多是要加强艺术家定位的塑造,不能只追求什么通俗性。你要走美国市场也是,你走美国的院线,美国人看一个中国男人演中国的女人,好玩,有意思,有点类似于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形象、文化符号,觉得好玩,就买票,看就看了。看的结果呢?你给出的结果是什么?就是一个性别转换男变女,男不男女不女的形象。如果是这样的形象,还不如不传播。就像网友说的,如果你传播错了,你传播出去错误会越大。如果你传播正确,正确也是越大。

  梅兰芳这个符号,我们在传播中一定要注意一点,一定要克服异国情调,一定要迈过去。类似这样的情况,为什么《卧虎藏龙》拍得好?因为《卧虎藏龙》原著本身不能跟《红楼梦》相比,它是一个武侠小说,它的文化品位没有达到顶峰标志的状态。所以,给李安的负担小,担子小。陈凯歌的担子非常重,因为他是梅兰芳。怎么能够把异国的戏曲、异国的文化形象,不想东南亚的风格,也不像我们看西方,比如像一些大腿舞、肚皮舞,我们觉得好玩,看异国情调。梅兰芳不是这样,要跨过这一段保真地传播出去。

  最好的例子是电影《末代皇帝》,拍的是最好的,为什么它能获得奥斯卡金像奖呢?很保真,它跨过了异国情调。

梅兰芳如何被西方人误读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外国导演拍的中国作品往往对中国文化符号保留最完整

  主持人:我理解您的意思,但是末代皇帝的导演就是一个西方导演,所以那个导演也很不容易,完全是理解了中国的文化,应该说他是非常入心地做到了。

  裴钰:实际上你会发现越是外国导演拍的中国作品往往对中国文化的符号保留是最完整的。

  主持人:因为他客观是吗?

  裴钰:因为他不了解,不了解的时候会有一种尊重,这是西方无论是电影界还是学术界非常优秀的传统。但是他的错误是因为他的时代所限,主观是友好的。恰恰是一些中国的导演,拍出来的中不中西不西,追求荒唐。

  主持人:不知道是给中国人看还是给外国人看。其实他的初衷很好,又是中国观众喜欢,最好是兼顾了西方观众,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不中不西,就像您说的一样。

  裴钰:就掉进一个坑里,这个坑就是异国情调。觉得是给外国人看,他们想了解中国的情调。中国的很多电影现在拍到外面以后,了解中国人的小情小调。我们去西方旅游,看什么?比如我们看西方的街舞,我们认为街舞和中国的《红楼梦》、梅兰芳不是同一个品位,这是不一样的。外国人的街舞、嘻哈这种艺术形式中国人感兴趣,但是中国人能拿出来的就这么点东西,梅兰芳也好,《红楼梦》也好,变成让外国人找乐、有意思,那样就不好。一定要跳出异国情调这个坑。

  主持人:真正进行平等的文化交流和传播。

  裴钰:再慢再难也要传播。

 

    别把《红楼梦》国外传播弄成卖白菜

  主持人:您是不是了解西方读者包括一些影迷,他们心目中中国文化是什么样的?特别是随着近几年中国改革开放这种脚步的加快?他们对中国的文化是不是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对中国的文化是多么的热衷,或者觉得就是一个文化的符号而已?

  裴钰:西方对我们中国始终是主动了解。你看一看1830年有的《红楼梦》第一个节选本,是一个片断。1973年出现第一个全译本。这一个小说几十万字,一百多年之后才有一个完整的版本看到。但是你发现1973年是什么时候?中美和解的时候,中国和美国关系逐渐走向正常化的时候。那个时候西方人走了一个畅销书传统路线的图书,《红楼梦》出现了。1973年到现在,中国越来越开放,尤其是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发展是迅速的,世界特别关注中国。

  我为什么举《红楼梦》,《红楼梦》是一个窗口。你问外国人眼中的中国文化是什么样?就是这样的,就是很多问题的,《红楼梦》就是一个标志。《红楼梦》是西方人,包括俄罗斯人,包括其它东欧的国家,西欧的国家,全心全意在翻译《红楼梦》,还会犯这么大的错。这说明什么?说明70年代以后到现在,非常密集、非常关注,密度和广度、深度是前所未有的。这个时候对我们提出要求,要关注中国向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文化传播的质量,《红楼梦》中国文化不是卖白菜,卖出一根是一根。有的人的观点我是绝对反对的,中国的作品早就要走出国门了,我们现在应该关注对外传播的质量。

  主持人:是不是刚刚开始,我们在文化输出关注质量。

  裴钰:《红楼梦》1836年就走出国门了,中国文化鲁迅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时候已经走出国门了。

  主持人:我们的这种关注质量、这种想法……

  裴钰:我们卖白菜已经卖出去了,卖一次是一次,要关注文化传播的质量。我们要保留我们自己文化的价值观,要远远本本地传播出去,要消除很多误读、误解。西方人说中国人没有价值观,不是没有价值观,是因为你们在你们的作品里,把我们的价值观给同化了。

  主持人:同化为西方的价值观。

  裴钰:同化成基督教了,可不就没有价值观了吗?但是我们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主持人:所以我们的责任就是要从现在开始关注这种文化传播的质量。

  裴钰:关注传播的质量,而且要告诉普通人,不是小圈子的人,不是几个翻译家在一块儿一个小圈子在关注,不是这样。翻译是一个技巧的问题,文化的交流是一个文化的高度问题,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很多电视节目讲《红楼梦》,讲秦可卿,讲这个,讲那个,没有一个节目现在讲到的是《红楼梦》的海外传播。为什么呢?因为没想到这是一个问题。

  现在新浪把我邀请来做一期节目,五年前不太可能。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你说的现在是改革开放30年,这个时代中国人渴望世界的了解,渴望国际的认同。所以,大家认为现在这个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把我请来,我们谈一段时间,专门谈这个话题,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主持人:我们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已经开始关注到这个问题,所以就会让我们的文化进行更平等的交流,要注重文化传播的质量了。

  裴钰:是,文化传播的质量。你如果不主动,你就被动。比如他说你没有价值观,认为你不友善,认为中国文化很渺小。你说我博大精深,谁相信?你对一个外国人说中国最伟大,中国文化最辉煌,他根本不了解你,能够认同你吗?不能够认同。


《红楼梦》应该有个新的翻译版本出来

  主持人:其实裴老师,这也是我们今天谈话最重要的一个意义,就是西方在大搞文化输出的时候有没有顾虑到其它国家他们那种文化的需求,或者是他们文化的传统是否得到尊重。也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一个重点。

  裴钰:是,实事求是说中国是一个弱势文化,包括我们举个例子来说,《红楼梦》在西方受到这么多的误读,但是我们反过来看莎士比亚的作品,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一个是多,一个是快,还可以加上一个字“好”。最短的时间内几乎把莎士比亚所有的作品都翻译成中文了,而且里面的文化误读很少,这是一个强势文化。中国是一个弱势文化,当然我们受到的错误比较多。我就想说什么呢?我们可以主动地来做一些事情。比方说我们著名的学者,主动地指出西方有哪些翻译是错误的,有哪些文化误读是错误的,在新的版本中就可以得到及时的改正。我们说催生新的版本,荡妇版的林黛玉误读了将近40年的时间。基督教刘姥姥的《红楼梦》现在也快40年了,应该有一个新的版本出现。我们一个是提供给西方的翻译家一个最好的《红楼梦》中文版本,你根据它来翻译。第二,我们指出很多错误来,供他们来参考、纠正。

  主持人:这也是裴老师今天写这本书《莎士比亚眼里林黛玉》的初衷。

  裴钰:对,我们研究《红楼梦》,我们看中国的文化,不能关起门来看。中国人看《红楼梦》看得非常好,实际上就是这本《红楼梦》。实际上西方人看的是这个版本,我的初衷就是把这两本《红楼梦》给沟通起来,彼此有什么错误、误会,可以互相解释出来。

  主持人:您这本书不仅是写给中国的读者,其实西方的读者也可以来读这本书,从中找一些可以值得沟通的地方,或者是一个桥梁的作用。

  裴钰:对,对。因为这本书里面也将近五分之一的内容是英文,直接就是英文版的,可以比较。西方读者如果这本书翻译成英文版,可以做一个参考。你想知道原汁原味的《红楼梦》,你想知道最真的《红楼梦》的话,你要通过我这本书就可以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14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