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2008-02-26 22:02: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苦,无“药”可救

 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左图:少女时代的许广平) 

    看到南北朝时代的宋朝诗人鲍照的诗:“对案不能食,拔剑击柱长叹息。”,常常能够理解这个男人的满腔苦闷,一边绝食,一边拿着剑朝房梁乱砍,可见鲍照有多么痛苦。鲍照之后,还有一个苦闷的男人,就是李白,他有意“模仿”鲍照,写到“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看,李白也绝食了,连损坏物品的力气也没有了,可见李白更加难过,似乎到了脱水的境地了。

      人世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为此而烦闷,男人如是,女人如是,男孩,女孩,那些被称之为“青春期的愤怒”,则更让人感慨不已。

     人有苦恼,能不能消解并且摆脱,鲁迅先生一番话,让人透心凉:“我连自己也没有指南针,到现在还是乱闯,倘若闯入深坑,自己有自己负责,领着

别人又怎么好呢。”有一位作家写了一篇小说,一个农村老太太向牧师诉苦,请牧师救助自己,牧师听了,回答说,忍受吧,上帝让你在生前受苦,死后会给你赐福的。作家为此而大骂牧师和宗教,可鲁迅先生这么评价:“其实古今的圣贤以及哲人学者所说,何尝能比这(牧师说的)高明些?他们之所谓“将来”,不就是牧师之所谓的“死后”么?”

       许广平,在给鲁迅的信中这样说自己“我自小学至今,无一日不被人指斥为骄傲和不恭,有时也觉悟到非处世之道(而且实自知没得足以自骄的),不能同流合污,总是吃眼前亏。”(《两地书》)

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为什么生活里那么多苦闷,许广平的苦恼之路,就是所谓的“青春期愤怒”。一种价值观,一种道德观的自我崇拜,最受苦恼的是年轻人,没有人生的导师,更没有人能够指引别人的人生,当然神除外。人是千差万别的,每个人的人生又是独一无二的,面对种种不同的人生,年轻人却要用一种价值观,用“单一”去规划“复杂”,吃亏的总是自己,也就是许广平所说的“眼前亏”。(右图:学生时代的许广平)

 

爱之,不妨疑之

      什么是“多元化”?多元化,从本质上来说,是自由的选择,年轻人的未来是自由的,每个人遇到的每个问题都有自己的选择,“选择”是自由的。人生有很多出口,美国青年有“总统梦”,我们的中国年轻人呢,“梦”太单一,有的人干脆说不要梦想,只去实践,其实,价值观的指引非常重要,非常必要。关键是不要一种价值观,多元化,要多元的价值观去引导不同的人生。

       我写了一些博客文字,引起了不少的反响,有的朋友对我说,有人在骂你啊,你生气吗?我说,我不生气,谩骂有时也是一种反应,有理说理只是一种希望,它是管君子不管小人的。在现实社会里,动辄谩骂的人不是少数,谩骂是个人的权利,遇到和自己的观点不同的声音,动辄谩骂的朋友,或许对和自己的观点一致的声音就会高声拥护,其实,我倒希望,不如“爱之疑之”,巴金所说的“思想复杂”,即是这种“爱之疑之”。

       容纳不同的声音,就不要苛求不同声音的方式,要别人提意见,又要求别人注意提意见的方式,这本身就好像一个孩子一样,太脆弱,也太敏感。

      多元化的时代,有不同的声音,多元化不是放弃是非标准,而是”是非标准“的多样化,黑白之间的地带实在是太广泛了。多元化不是消除批评,批评的土壤是真相,阳光则是那些层出不穷的“谎言”,用一种价值观的批评,是百家之一,但却是真诚的。我们需要真诚的文化讨论,需要真诚的文艺批评。

 

鲍照的幸福时光

 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左图:鲍照像)

      同样是鲍照,在一首诗里,这样写自己的生活“朝出与亲辞,暮还在亲侧。弄儿床前戏,看妇机中织。”不用道德观来统帅自己的生活,用世俗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生活,就会获得快乐,不成为一个“好人”,而是成为一个快乐的人,用快乐观来引领自己的日子,平常人的日子,需要快乐,而不是说教。

       很多人讳言自己“平庸”“俗常”,其实,又有什么不可以,就如同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圣贤能够做的也就是“死后”,活着,需要经营属于自己一份快乐。

       我们或许可以比少女许广平更快乐一些,鲍照快乐的原因在于找到“快乐”——“朝出与亲辞,暮还在亲侧。弄儿床前戏,看妇机中织。”,这样俗常而又平庸的日子,鲍照乐在其中,而我们呢……

 

“开心果”曾经被我们歧视

       沈殿霞逝世了,她被人怀念,因为她是他人的“开心果”,她不是德艺双馨,也有人讨厌她排斥她,沈殿霞不是“港台腔”吗?她这样的腔调的主持人,没能在大陆落地,她没有成为内地人们的开心果,这是谁的遗憾?孩子8个月大的时候,丈夫叛情,撒手不负责任,沈殿霞是电影中的配角,主持中的主角,其实,更是生活里的明星,她走了,带着他人的遗憾、悲凉,她的一辈子,过来了,又过去了,让我感到的是一种生活的真实。

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一种受尽歧视的港台腔没了,更多的赵忠祥们开始出现了,

他们最大的本领不是播报新闻,而是朗诵悼词

      沈殿霞是艺人,纯粹而又简单的艺人,对艺人,你可以不必崇拜,可以不必欣赏,因为他们太透明,也因此而太真实,没有距离,没有道德的王冠,这其实是个好事,因为他们不累,我们面对艺人群体也不累,我们可以平视,甚至可以和他们开玩笑,尽管我们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但是,这份“不累”我们能对待有的人吗?不能,他们站得太高,望得太远,高大而又虚无缥缈,距离又让我们遐想连篇,所以,我想念沈殿霞,想念这个俗常人家的“开心果”。想到一个亡故的人,不是沉重,不是虚假,而是一份会意的微笑,这是多么伟大的一种记忆啊!

      只可惜,她是港台腔,那种和我们一些理念相排斥的腔调,被称之为低俗的萎靡之音。对她的话筒封杀,让我们的内地观众减少了多少快乐。沈殿霞,这个被我们歧视的声音消失了,港台腔又少了一个明星代表,我们的字正腔圆、大气稳重之风,又似乎前进了一步,当我们无法理喻某种文化的时候,我们是那么的“不习惯”。我喜欢沈殿霞,那份“开心果”,我也品尝得喜悦不已,我过的,很多人一样的生活,也是鲍照一般普通的日子,“开心果”走了,我们面对的,恐怕只有赵忠祥们和朱军们了,一个个年轻而又活泼的主持人走上了新闻联播,于是乎,都开始变得越来越赵忠祥了,赵忠祥们又要多了,他们最大的本领并非播报新闻,而在于最厉害的是:他们能一字不差地朗诵某某的悼词,在错一个字就会被炒鱿鱼的念悼词的行当里,再也没有人像赵忠祥们那样一气呵成、雄浑大气、一字不差,丁大官人包公一样的面容,赵忠祥罗京一样念悼词之声,是我们的过去和现在的一种奇特的景观,然而,“开心果”却没有了……

       悼词依然可以一气呵成地念完,而俗常人们的平庸娱乐呢?到哪里去寻找……

 

 最后的“礼物”没了……

       有朋友看完《色戒》之后,让我推荐一些好的情感电影,《色戒》是不是爱情经典,我现在不谈,我倒觉得两部韩国电影《八月照相馆》和《最后的礼物》,倒是一种真实的表达。 

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被歧视的沈殿霞走了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一个是死亡对爱的“逃避”,一个是死亡对爱的“臣服”

  

     在《八月照相馆》里,一份爱被死亡割裂了,身患绝症的男主人公正元,正视而又快乐地度过余日不多的生活,他的乐天和成熟,吸引了一个女孩,然而,女孩不知道正元得了绝症,有一天,她在看不到照相馆的老板正元了,她以为正元变心不辞而别了,她一次次地寻找他,一次次地等待、徘徊,而后又一次次的伤心失落……

      《八月照相馆》表达的是一种死亡对爱情的“逃避”,而《最后的礼物》则是死亡对爱情的“臣服”,男主人公郑榕基是个小喜剧演员,不出名,生活潦倒,妻子是李英爱扮演的朴贞燕,妻子重病濒死,郑榕基无能为力,他看着妻子一天天的走向死亡,最后,在郑榕基一次表演一鸣惊人,郑榕基红了,而妻子此时逝去了,作为妻子,在生命的尽头,终于看到了丈夫的出人头地,在辉煌的起点,心满意足地走了……男人,只有泪水,只有惋惜,对于妻子而言,丈夫的成功是自己生命最后的安慰,而对丈夫而言呢,妻子是自己一辈子最后的礼物,她走了,生命的“礼物”也没了……

       人的声音,人的生活,还有人的爱情,都是如此真实才值得珍爱,愤怒的少女许广平们应该会越来越少,因为,年轻人会明白没有导师,更没有偶像,只要自己找到了“真实”,只有“真实”而不是谎言的东西,令你才可以思考得快乐,才可以信赖得踏实。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