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谈谈文化“黑手党”  

2008-03-10 07:35: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谈文化“黑手党”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图:耶鲁大学。这里四位文艺评论者形成了“耶鲁学派”,对学术的庸俗化是国际学术界的一个现象,其中,文化“黑手党”的诞生则是目前多元化的一个消极的信号。

       
 
           从美国的耶鲁学派说起  

       人文科学走进了21世纪,解构主义成了文艺批评的主流之一,解构主义之外,再加上后现代主义的浸染,当代的艺术和文化已经充分“多元化”,这是世界文化的现状,也是发展趋势。文学艺术,是可以用不同的角度进行解读的,记得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微笑》,你从古典主义可以分析,甚至你用弗洛伊德主义的角度也可以分析,只要注重逻辑关系,那么不妨自成一家之言。我喜欢读卡夫卡的《城堡》,就是这本小说,就有宗教主义、荣格主义、神秘主义等等很多方向的文艺批评。

       在美国的耶鲁大学,有四位文艺批评人士,被人们称之为“耶鲁学派”,取了个名字叫:“阐释学黑手党”(Hermeneutical Mafia),为什么说他们是“黑手党”?因为,他们的风格从来都是三言两语、非常简单地提出自己的观点,从不费心去做科学的解释和缜密的论证,他们所谓的学术活动,就好像黑手党在做一次砍杀活动,莫名其妙,而又从不解释,他们的学术风格非常类似于黑社会里一贯存在的现象:头领不说话则罢,一旦说话,每句都是权威性的,只要求被执行,从不需要解释。

      很显然,“耶鲁学派”只是个讽刺和挖苦的称号,并不是什么学术的“学派”。“阐释学黑手党”(Hermeneutical Mafia),是现代社会里的一部分知识分子真实的学术写照和生存描绘,这些知识分子不再坚守科学的原则,不去把学问当作学问,而变成了自己的特有能力的一种表达,从现在任何一种现代理论——社会学、政治、心理学、语言学、哲学——拿来一套概念工具,再运用辩证逻辑的技巧,将这套概念工具用在某个已经作古、任由摆布的作者身上,如果这个人做得很巧妙,还有些新意,这就意味着在学术竞争中取得一点优势。“黑手党”们的无耻之处,在于这些人没有去揭示真相和客观,反而去不知羞耻地放纵着自己的偏见,为了个人的贪欲和名利,把人文学科工具化、教条化,去炫耀个人的偏见,去加深人文精神的分裂。

 

         《百家讲坛》里的“黑手党”们

      不要天真地以为这些文化“黑手党”仅仅存在美国,在这两年来日益瞩目的《百家讲坛》这个栏目,有些最浮躁、最蹿红的教授明星们,恰恰是国际学术界界定的所谓“黑手党”。首先,看看于丹,是最典型的文化“黑手党”——把心理学、社会学,利用自己的语言能力,放到了孔子的《论语》分析上,把2000多年前的《论语》肆意解释为21世纪人们的心灵辅导书籍,离《论语》的本质已经谬以千里;易中天也是如此,对三国的解读,对那些“已经作古、任由摆布”的古人们施之以现代的社会学等词汇概念,只能是做到“好玩”,而完全背离了历史科学的原则。

       最近,又闹出了一个大笑话,孙丹林在“百家讲坛”上,为了向观众说明唐伯虎在遭遇家难后将自己比喻成克死家人的“白虎”时,竟然在本无任何名款、印章的国家一级文物《霜林白虎图》上粘贴了一枚“唐白虎”的印章,并且还突出放大向前推动。

       孙在说到唐伯虎第一任妻子徐氏非常能干时,说徐氏“对唐伯虎悉心关怀,关爱倍至,也能够床上床下里里外外一把手,啥事也不用唐伯虎操心……”,说唐伯虎“喜欢女人,找唐伯虎到女人堆里找”、“女人堆里人缘好、粉丝多”、“酷毙、帅呆、泡小妞……”等词语。

       有不少人善意地认为,这不是学者们在使用通俗的话语来贴近老百姓的生活吗?这不是在让老百姓听的懂吗?——于丹、易中天、孙丹林对学术的破坏力远远大于他们的创造力,他们在颠覆学术本身的价值观和原则,在“用理智去毁灭理智的快乐”,孙丹林讲述唐伯虎,使用简单的语言,那么轻狂地去描述,然后,不加学术地解释,他传达给观众的是什么呢?是对历史和学术的游戏态度,是人物的科学分析堕落到言情小说阅读的层次,历史学家可以像黑帮老大一样,不解释,不考证,随心所欲,随心抛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观点,这不是文化“黑手党”是什么!

 

      学术传播在于什么

      学术的传播,之所以不同于艺术的传播,在于,学术传播不是以娱乐、审美为首要目的,而是科学精神的传播,相反,艺术最核心的价值是娱乐与审美,也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和艺人的区别,就在于此。人们通过对唐伯虎的人物分析,掌握的不仅仅是对唐伯虎个人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掌握了一套科学的方法,用这个方法来观察自己的生活中的世俗人情,人们掌握了科学的方法,也就传承着科学的精神。

    而不是,把历史科学当作说故事、侃大山,说书人可以把历史都付笑谈中,而知识分子的学术传播则不可,如果也进入了“笑谈”,那么艺人和知识分子的角色就会混淆,这也是《百家讲坛》这个栏目目前的混乱和矛盾之处。

    把学术当作艺术,特别是人文学科娱乐化,这种庸俗的方式似乎只有在我们这个礼仪之邦才会出现,长期以来,人文学科长期遭到压抑和歧视,如果说政治让人文学科遭到压制,那么,正是这种娱乐化的亵玩,让人文学科进一步沦丧,哲学、史学、社会学、文学都不是“科学”,都是好玩的游戏,破除了是非黑白,抛弃了学术的原则,所以,在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背离了学术原则、大大脱离现实社会的服务型的人文学科,“娱乐化学术”,只会造就一批又一批文化的“黑手党”,他们可以为名利服务,可以为利益集团服务,可以把自己的学术当作晋升和发财的手段,他们唯独忘记的是学术传播中的科学精神和人文关怀。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