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现代史学和《百家讲坛》的“史学”  

2008-03-11 10:43: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写了一篇博客,谈论“学术娱乐化”,激起了不小的反响。
    我们要有国际化的学术视野,我使用了美国学术界的“阐释学黑手党”(Hermeneutical Mafia)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是批评耶鲁学派的,批评对学术的玩世不恭、庸俗化和娱乐化。其中,“Hermeneutical Mafia”不能拆开来理解。解构主义的结果就是解构主义者本身也被“解构”,现代文化呈现多元化,解构主义既有其积极意义,也摆脱不了自身的局限。
    由于长期以来,对人文学科的压制和排斥,特别是30年前的特定历史时期,对理工科表面上是保护,但是,理工学科里的自然史、方法论和学科史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我们对科学,特别是人文科学的认知,存在不小的误区。《百家讲坛》的史学观是非常糟糕的。

 

    现代历史学是一门科学

    现代历史学,是一门科学,不仅重视逻辑关系,更要重视实证,是一门实验科学,而不是经验主义的学科,当近代,我们把西方考古学引入中国史学之后,第一重考古实证,其次重文献资料,实践精神与人文关怀成了现代史学的精神脉络,现代史学的一个根本性的革命,在于区分了“假说”、“猜想”和“客观事实”,经得起考古实证检验(实验)的结论或是观点,才是科学的判断,所揭示的才是客观事实,其余皆是“假说”和“猜想”。

     举一个或许让我们感到有些难受的例子,就是中华文明5000年这个命题,国际学术界的真实态度并不是否定,而是“存疑”,因为还没有足够的考古发现当作有力的佐证,就想韩国一些学者大肆宣扬“汉字是他们创造的”,只有观点,而没有考古实证,是没有力量的,同样的,韩国部分学者提出印刷术是他们发明的,可是,我们有堂堂的隋唐时期的雕版印刷的实物,这个实物就不费吹灰之力推倒韩国学者的贪天之图。
     国际学术界也不是对埃及情有独钟,确实是埃及出土了大量有力的考古实证,来证明自己的源远流长的文化。有人问:什么文字是最古老的?——我们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根据现有考古实证来作答的。我们大家都知道甲骨文已经是相当成熟的汉字了,汉字肯定还有一个萌芽、发展的时期,可惜,我们没有考古实物来证明,只能是我们的一种“假设”了。
     由此可见,现代历史学是不靠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前些年由国家意志推动的“夏商周断代史工程”,得出的结论有不少依然是存疑的,归根结底,就是缺乏足够的考古证明。

 

     历史是独立于政治之外的科学
     我们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文献历史”,而不是“实物历史”,我们的文献历史中,有神农、黄帝、蚩尤时代,但是,考古实物却完全空白,我们对三皇五帝时期的中国历史只能“存疑”——科学不对未知的领域轻易否定,但是,在现有科学体系中无法认知的部分,也不能当作客观事实来对待,也就是说不能把假设(假说)当事实。
       举一个例子吧,大家都知道,上个世纪20年代,裴文中先生发现了距今40多万年的北京人头盖骨,当时轰动了全世界,因为,当时国际考古界,类似久远年代的古人类还很少,所以,一度还出现了“人类起源中国说”这样的假设,当然,随着考古技术的发展,距今百万年的古人类化石,在非洲被发现了。北京人“让位”了。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得出,现代史学源源不断的动力和严谨性,科学性。
      《孙膑兵法》又是一个新的例子,千百年来,对于孙膑和孙膑兵法都是长期存在争议,以钱穆为代表的疑古派甚至否定了孙膑的存在。可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考古发掘,出土了《孙膑兵法》的竹简,一下子解决了这个千百年的学术论证。我们也由此,可以明白现代史学的方法论和论证体系是基于客观体系的。

 

    史学普及在于开启人们思想的眼睛 

    史学需要普及,但是,史学的普及要和通俗艺术区分开来,讲故事,演义人物,更多的是通俗艺术的范畴,史学普及的更多的是她的价值观和方法论,学会区分什么是假说,什么是客观事实,现代史学是独立于政治学之外的一门学科,不负责对“未来”的研究,而是放眼“过去”。现代史学作为学术,是中立性的,不是谁的工具,也不是谁的武器,用政治的眼光就“改造”历史,去“改造”的真相和发展,总是没有多大的用处,现代史学培养人们的是思想上的“眼睛”,对人文的现象,该用什么方式来看待,或者,怎样的人文现象才是科学和真实的。
     有人说人民的历史学,我觉得这样比照着来看,人民的化学,老百姓的物理学,人民的医学,这些自然科学的普及,提供给了人们很多必备的自然科学常识,同样的,史学的普及在于启发人们培养自己的思想上的“眼睛”,现代史学提供给人们的是认知方式和价值取向。所以,娱乐不是科普的本质,也不是科普的目的。
    

    学术的功能不能提供娱乐

    学术娱乐化,是把通俗艺术和学术科普混淆了,学者像演员,教案像剧本,科普讲座如同评书开讲,《百家讲坛》如同《曲苑杂坛》,所以,学术娱乐化,并不是科普,更不是把学术通俗化,看不懂二十四史(学术),不妨去看蔡东藩的《二十四史演义》(小说),看不懂《三国志》,不妨去看《品三国》,学术和娱乐本来各安其位,可偏偏娱乐非得往学术上“紧凑”,非得拉“学术的大旗”扯“娱乐的虎皮”,呈现一派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大无畏气概——易中天讲三国,明明是一次娱乐化的演出,可偏偏有人把它当作一次学术演讲。他们给人们的是谈资,是笑谈,不是人文精神,有的人觉得“娱乐化的科学”挺好的,好玩,也有趣,这是个人价值的选择,但是,这不是科学的本质。
    自然科学和科幻小说是不同的,前者是学术,后者是文艺;现代史学和易中天也是不同的,前者是学术,后者是文艺,我们只是指出了他们不是在做学术,也不是在做科普工作,并不否认大学教授的演艺体验,我们愿意用艺人的眼光期待着他们的精彩演出,属于他们的是舞台,而不是讲坛,娱乐艺人,而非学者,真的,你们不必事事以学术的规范让自己如此羞羞答答……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