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2008-03-24 16:22: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有什么是纯粹的?恐怕一个是爱,另一个就是体育,好朋友董路说足球应该是快乐的,是一种个人化的快乐,能够从足球里面体会到生活和快乐,是不是有人感觉是太理想化了,其实不然,我倒觉得这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而是我们放弃已久的那渺远的人性的传统,体育到底是什么,就像“爱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一样,人们不能言传,只能意会,用自己的内心品味一种最本质的情绪……

 

传统奥运会·柳下惠

我们都知道奥运会起源于古希腊,有确切历史记载的奥运会是在公元前776年举行的,这一年是我们的国家正处于西周周幽王的时期,也就是同一年,在我们中国出现了为世界上最早的日蚀记录(“十月之交”,“日有食之”)。

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古代奥运会的赛车比赛


    古代奥运会从公元前720年起,改为裸体比赛,女性不得参赛或观看,也是在这一年,我们中国有名的人物柳下惠的诞生了,《论语》记载柳下惠在鲁国做一个掌管刑罚狱讼之事的小官。当时鲁国权臣当道,柳下惠生性耿直,不事逢迎,自然容易得罪权贵,竟接连三次受到黜免,很不得志。100多年后的孔子在谈到这事时还十分气愤,说“臧文仲其窃位者与?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论语·卫灵公》)
    当然更让人记住的还是那句“坐怀不乱”的故事,元朝代胡炳文在《纯正蒙求》一书中有这个故事“坐怀不乱”:鲁国人柳下惠,姓展名禽,
一次出远门的晚上住在都城门外。当时天气严寒,忽然有一位女子来投宿,柳下惠恐怕她冻死,就让她坐在他怀中,用衣服盖住她,一直到第二天天亮也没有发生越礼的事。
    到了公元393年,罗马皇帝塞奥多希斯下令禁止奥运活动。

 

现代奥运会起源之谜

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左图:第一届现代奥运会,雅典。人们为何重新恢复古代奥运会呢?


    我们今天说的奥运会,其实是现代奥运会,1896年召开的现代奥运会。奥运会的传统在人类历史中,整整中断了1500多年。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奥运会会在1896年重新恢复呢?

1500多年的岁月长河里,人类社会淘汰了无数的风俗、习惯、规则和形式,19世纪的人们为什么会对1500多年前的一个体育赛事这么感兴趣呢?从1896年开始,奥运会成为人类社会的一个惯例,到底是什么样的思想力量支撑着这一断而后续的新传统?人们是为了办奥运会促进经济发展吗?是为了炫耀国力和制度吗?是为了锻炼身体和机能吗……

其实,真正促进人类社会如饥似渴地找到丢失的传统,并且,至今始终不渝地坚持的,还是我们进入工业化、都市化之后,人们对思想的极度渴求,这是一种纯粹的人文精神的指引。

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原来,公元1890-1920年,是一门崭新的人文科学——社会学的黄金发展时期,“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社会的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我们的信仰陷入了困境;传统失去了它的统治地位;个体判断从集体判断中解放出来……突然出现的新生活还没有完全地组织起来。”(涂尔干语,见右图)涂尔干第一次深刻地惊醒了沉迷在工业革命辉煌中的人们,人们难以相信的是,生活丰足了,却孤独了,自身自由了,却越来越抑郁……

如果上面涂尔干的话有些艰涩,那么,乔治·齐美尔这么通俗地解释:“造成现代生活中最深刻的问题的根源是,在势不可挡的社会力量面前,哥特还想保留他的生存自主权和个体性。”,在城市里,一个人有了更大的自由,更多的机会,更强烈的精神刺激,但是也面临着丧失社会纽带,缺少归属感,迷失自我生活方向等问题,有人把这些问题形容成“文化休克”。

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上图:乔治·齐美尔。“文化休克”这一概念,彻底粉碎了工业革命的神话。

1908年第四届奥运会在伦敦举行期间,于七月九日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举行奥运会的宗教仪式时,由美国宾夕凡尼亚州大主教主持讲道,他使用了一句话:“奥林匹克运动会最主要的意义重在参加,而非获胜,正如人生的真蹄,不是在乎征服他人,而在乎自我的努力及奋斗有方。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Olympic Games is not to win but to take part, 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not

the triumph but the struggle. The essential thing is not to have conquered but to have fought well.)。
     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左图:我国体育先驱吴蕴瑞,他用中国式语言第一次解读了人文奥运的真谛。

什么是参与呢?奥林匹克为什么号召“参与”,而不是征服,就是要解决人们的“文化休克”,我国的体育先驱吴蕴瑞先生,用中国式的语言这样解释道,“ 体育主旨不在于练成粗腕壮腿,重在团体道德的培养,吾们在今日提倡体育,不仅在操练个人的身体,更要籍此养成团队合作精神,体育运动最突出的特点是以培养人为目的。” (《体育原理》)

 

从礼俗到法理社会


    团体道德、集体精神、重在参加,这些思想要素,是我们为了克服工业化、城市化所带来的种种精神的迷失和困惑,19世纪80年代,德国思想
家弗里德里克·腾尼斯有一个深刻的划分:礼俗社会和法理社会,前者是小规模的,有凝聚力的,紧密团结的小群体,比如大家族,或者长期比邻而居的人们;后者,是现代城市或者国家组成的“大社会”,庞大而又复杂,在这个“大社会”里,每个人感觉更自由,但也更加内心不安。

 

火炬上喷的不是烟花


    最近三十年,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过这种“文化休克”,从“礼俗社会”到“法理社会”,我们处于这个转型时期,每个人的机会
增加了,自由增多了,选择丰富了,而内心似乎更加匆忙,更加疲惫,有时找不到方向,有时找不到自己的“根”……

什么是“人文奥运”呢?

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现代奥运起源之谜:对“文化休克”的忧思与指引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左:1936年纳粹德国的柏林奥运会,第一次出现了火炬。

右:新中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是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图为洛杉矶奥运会火炬。

是用奥运会这种思想的载体,来关注人们的“文化休克”,并指引迷失和困惑的人们走向内心的充实、愉悦和安详。
    我们现代化的道路才刚刚开始,文化的改变也刚刚呈现,人们的思想奔放了,呼吸却局促了,腿脚有力了,眼睛却茫然了,“人文奥运”不是
一次比赛,一场运动会,或者是一场造星PARTY,做作的快乐是虚假的,要剥离已经寄生在奥运会身上的那些商业色彩,能够带来真正快乐的,不是赞助商们的产品,而是奥运会所承担的那份思想先驱们对社会变革中的人们幸福的忧思。
     火炬,大家都知道是一个形式,她也的的确确是一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可是,她不是赵本山手中的那个喷着烟花的道具,赵本山恶搞奥运会火炬,在于一个是烟花喷射,一个是选秀,回答的问题和体育精神毫无相关。小品未必一定要搞笑,否则中戏和北影的学子们都只会成为喜剧演员。娱乐只是艺术的形式,而非艺术的本质,不能为了搞笑而搞笑,以至于把印刻在内核的人文精神所抛弃,赵本山尽管动用了全部的演技,大打悲情牌和老人牌,但是,由于并不懂得奥运的人文意义,他的火炬因为喷射烟花而沦为笑谈—— 一,不是火炬,而是个喷火器,二,偏离体育精神,人物的对话是肤浅的表面,人们关注精神内核,而这个08年第一小品,却显得那么苍白和滑稽。

本山的本意无外乎希望更加贴近民众,但是,贴近民众的艺术更应是真诚的,而不是虚伪的。艺术的真诚是什么,是对艺术内核的尊重,她不是建立在消费主义的基础上的,她不是奢侈品,相反,她是艺术的底线,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虚假的小品,一个玩世不恭的小品,现代奥运从来不是一场无厘头的喜剧,相反是忧思和人文指引.

火炬手不重要,重要的是手中的火炬,火炬作为形式诚然重要,更重要的是那团火焰,那是人类自我思考与批判的眼睛,也是一种历史与未来的忧思,也是一份对我们内心深处的关怀,当火炬从我们视野中翩然浮现,你的内心暖了一点吗?你的内心安宁了一些吧?
    这或许就是体育给我们的那份说不出来的呵护,也就是和爱情相通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