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纪连海与萨特,两个中学教师的罪与罚  

2008-03-28 17:37:00|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最"红"的中学教师,或许可以说是《百家讲坛》头牌之一的纪连海,可惜,要从现代思想和学术史来看,最红的中学教师,却是法国人萨特,萨特,其貌不扬,口才不好,不够上《百家讲坛》这样的娱乐化节目的资格,而且在1964年,这个中学教师更是拒绝了诺贝尔文学奖。都是中学的文科教师,萨特被有的人评价为“那时对我们这些年青人来说,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跟着他(萨特)走。” (德里达語),不知纪连海的狂热粉丝们是否也如法炮制:“对我们这些年青人来说,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跟着他(纪连海)走。”

萨特,和《百家讲坛》头牌之一的纪连海,他们都是中学教师,治学本来是他们根本的身份认同

从中学教师,到学术界的“无冕之王”

        在我们今天看来,法国人萨特是现代历史中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我们很容易忽略的是他早年做了10多年的中学教师,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知识分子。
        萨特出生于巴黎一个海军军官家庭,幼年丧父,从小寄居外祖父家。萨特的童年,生活艰难,身材矮小,其貌不扬,有个外号是“小个子”,但是,他没有自卑,相反这个又丑又穷的小男生,却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人生目标:“我要同时成为斯宾诺莎和司汤达。”也就是说,即要当一个一流的哲学家,也要当一个一流的文学家。
        萨特,1924年考人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攻读哲学。1929年,获大中学校哲学教师资格,随后在中学任教。1933年,赴德国柏林法兰西学院进修哲学,接受胡塞尔现象学和海德格尔存在主义。回国后继续在中学任教。在他长期的中学执教生涯中,萨特也有失意,也有落寞,生活条件也很窘迫,但是,他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人生出口”——学术。在他38岁的时候,他出版自己的哲学著作《存在于虚无》,正是这本著作,一个中学教师用自己前半生的学术结晶,超越了同时代众多哲学系、社会学系、文学系的大学教授、哲学家们,由于萨特拒绝了诺贝尔文学奖,所以,直到今天,他是以学术界的“无冕之王”的形象存在着的。

“萨特的气息”,一个中学教师的人文魅力

      萨特丑陋、没有口才、眼睛有毛病,不是博导教授,或许没生在《百家讲坛》的年代,这是他的幸事,还是悲哀……

       萨特的存在主义,和任何一个伟大的哲学思想一样,有很多争议和解读,这在一个方面印证了思想对人们的启发和思考。但是,作为知识分子,治学的人,不是靠名利和财富来奠定自己的位置,人们也不会用福布斯富豪榜的排行座次来衡量一个文化学者的魅力,人们也不会用电视曝光率来评估一个学人的影响力。
       有一个词叫“萨特的气息”,巴黎有个“花之咖啡馆”,它座落在圣·日尔曼大街的一个路口上,萨特在这个小小的咖啡馆里,完成了自己早年的学术研究。“萨特的气息”,就是治学勤奋、安于清贫,他每天早上9点到咖啡馆,开始工作,奋笔疾书,直至中午。出去吃饭和休息后,下午2点又回咖啡馆,继续工作到晚上8点。晚饭后则在那里接待朋友。萨特这样形容自己的勤奋,是无法收敛的思绪和无法叫停的笔耕,他说自己“我没办法让自己看到一张白纸时,不产生在上面写点什么的欲望。” 
        对于萨特而言,学术研究,是自己的乐趣,是自己的需要,是自己人生的人文支撑点。
        直到今天,萨特逝世28年后,在这个咖啡馆里,在咖啡的浓香缭绕里,仍然有人们在其中,或是细声谈论着自己的文稿,或者埋头写作,或者在静静地思考,这就是“萨特的气息”。
        在我们的熟知的咖啡馆里,尽管堆满了书报杂志,但是,谈生意、见客户、谈情说爱,难得一见的是“萨特的气息”。一个文化伟人的人文魅力,比自己的学说,更能深深地影响后人,萨特在咖啡馆里,没有运用过这样的研究方式:“李莲英在中国近代史的作用”“大禹止水与他的婚外情”,但是,同样是中学教师,纪连海老师以这样的研究方式,震撼全国,一夜蹿红,连续蹿红。


无法收敛的娱乐和无法叫停的恶搞

纪连海以大禹治水和婚外情的研究,而火爆国内,图转自新华网。

       有的人把登上《百家讲坛》视为对一个中学教师莫大的荣誉和肯定,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如纪连海一般在那个坛子上诚惶诚恐、战战兢兢,萨特不是于丹一样的博导,也没有易中天的口才好,更没有马未都长得那么“大师”,就是和他的同行纪连海比较,恐怕《存在与虚无》的版税、起印数也比不过纪连海的书,从某种意义上讲,又丑又矮、口齿笨拙的萨特,没有博导教授文凭的萨特,不做“大禹的婚外情”而只去做存在主义研究的萨特,幸亏没有身临现在的中国文化界,否则,这样一个中学教师肯定会被于丹、易中天和纪连海的光环所淹没。
       然而,历史是这样的,2005年,萨特诞辰100周年,从3月至6月,法国和世界各地有许多纪念活动。其中6月21日,在巴黎索邦大学举行正式的纪念仪式,同时有连续两天的大型讨论会。法国国家图书馆3月起举办为期半年的题为“萨特和他的时代”展览会。
       摩纳哥还专门发行了一枚1.11欧元的萨特纪念邮票,人们在用一枚邮票去纪念一位中学教师。
       这个期间,在法国,报纸头版、杂志封面上,随时可看到萨特手持雪茄的著名照片;电台、电视台则不断有专题节目播出。时值春季,有此风气,以至有“萨特之春”的美誉,这不是小众知识分子的,而是属于老百姓的,老百姓不是以为学术没有用处,没有把学术当作另类,欧洲的老百姓比我们娱乐方式和渠道更多吧,娱乐度够饱和了吧,“存在主义”更是一门哲学流派,按照有的人说法,更是不受被老百姓接受的学科,可是,老百姓对萨特的纪念,这一事实说明这种观点的荒谬,老百姓纪念萨特,会形成“萨特之春”,这是民众对于学术最真实的态度。
        如今,于丹、易中天、纪连海,媒体曝光率远超萨特,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样的说法:“于丹之春”“易中天之春”“纪连海之春”……
       上一个电视娱乐节目做表演,如《百家讲坛》,上一枚邮票,如萨特的纪念邮票,都是一个中学教师的选择。对于历史科学而言,中学阶段的历史教学,目的是传授历史科学的科学原则和人文精神,是为大学历史系本科教育打好学术基础,挖掘现代史学人才,中学历史教师是辛苦的,也是清贫的,更多的教师们在默默奉献,当班主任、带毕业班,既抓教学,又抓学生管理,为教育奉献,也在为史学奉献,对于一个历史学者,不仅要铭记自己的大学导师,也应该铭记自己的中学历史老师,他们才是自己的史学启蒙老师。
       当然,探讨“大禹治水和婚外情”这样伪课题的老师,不是启蒙,还不如去看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倒也是一种纯粹的娱乐体验。
       都是中学教师,萨特这样形容自己的治学,是“无法收敛的思绪和无法叫停的笔耕。”
       而纪连海呢,还有坛子里的大师们,是“无法收敛的娱乐和无法叫停的恶搞”,自己没办法让自己看到一个电视镜头时,不产生在上面表演点什么的欲望。

两面神的困惑

        对于萨特,法国哲学教授让·吕克·南希在《世界报》上曾经著文说,萨特是个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的两面神:没有一个哲学家象他那样在文学海洋中游弋,也没有一个文学家象他那样大举进行哲学操练;我们无法理解,逻辑思辩和形象推演,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竟然在同一支羽毛笔下毫无妨碍地非常清晰地表现出来。
       对于纪连海,和“百家讲坛学派”,我们不妨也有这样的无法理解:他们是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的两面神:没有一个专家教授象他们那样在娱乐海洋中游弋,也没有一个演员象他们那样高举“专家和教授”的旗帜;我们无法理解,人文科学和娱乐恶搞,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竟然在同一支羽毛笔下(百家讲坛)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来。
        这种“两面神”的困惑,真是一言难尽……

  评论这张
 
阅读(1459)|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