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死刑亲体验,废止枪决合理更合情  

2008-04-12 19:10:14|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获悉死刑方式有望全部改为针剂注射,这则新闻让我从心里面,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死刑的存废,是一个问题,而枪决方式,真的应该全部被废弃了。


    人到底怕不怕死?


       过去在电台跑过一阵法律新闻,是公检法口,跟的都是刑事案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抓到了一个机会,伴随死刑犯从宣判死刑立即执行,到枪响毙命的那一刻,伴随着一个生命从他活生生的回答我的问题,直到被枪毙,短短不到5个小时,一条性命就从你的眼里,身边流走了,当我回到直播间剪辑录音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死者的最后遗言。
       人怕死吗?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回答:怕!而且,文学艺术家们会给我们很多煞有其事的形容,但我看到的,听到的,却是:人其实不怕死。这个死囚带着沉重的手镣脚镣,背对墙壁站立的时候,我私下问了一个问题:你害怕吗?(说心里话,这是问我自己,我不知道自己害怕与否,以前从来没有观摩过死刑,没有见过枪毙……)
       这个人毫不犹豫的回答:不怕,没什么好怕的。我也不后悔,我不这样,钱要不回来。(他在商场被人骗了,倾家荡产,一怒之下砍了那个骗子。)
       在回答我几个问题之后,他自己走进了法庭,他的脚镣和手镣叮叮咣咣地响个不停,宣判很快,他立刻被押上死囚车。我坐上了这辆车后面的警车。一切都很快!
       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感觉到死刑执行的恐怖的话,那就对了,和当时的我一样,没有恐惧,没有害怕,真的没有所谓渲染的那样:死囚痛苦流涕,大呼冤枉……
       什么都没有,警车开了,警灯闪烁,警笛长鸣,如此而已……

 
    死神胸前的珍珠项链


        车里有几个法警,他们不说话,我下意识地紧盯着前面的死囚车,那一天,上午,下了大雾,大雾浓浓,车子行驶的时候,根本看不见其他的东西,看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警灯……六辆警车缓缓而行,六盏警灯刺破浓雾,闪烁着刺眼的光,就象在一片白茫茫之中,眨动着的眼睛,我知道那是死神的目光……
        说实话,直到今天,这么多年,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六盏刺眼的警灯在白雾中排成一条直线,慢慢前行……这是前往天堂,还是地狱?——真的,那一刻,很可怕,就像一条佩戴在死神胸前的珍珠项链……
       是地狱,他杀了人,是罪犯,我们是押送他到法场,一会儿就要枪决,但是,我这辆车里,鸦雀无声,死寂着……
       我听不到声音,只有六盏闪灭乱摇的警灯,在无精打采地向前滚动着,就像空气中漂浮着的6团明亮而又刺眼的火球……
       我在很多欧洲和国产的电影里,看到导演们在努力营造的某种濒临死亡,或者毫无希望的画面,但是,都没有此时此刻深刻而又有力。
       我从来没有体验过死,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离死亡很近……
       我理解与我同车的几位法警,为什么也沉默着,有的人甚至闭上了眼睛,有一种无形的恐怖笼罩着每一个人……
 

什么是医学上的死亡


        到了法场,很快验明正身,这个死囚没有任何慌张,他没有看我,也没有看任何人,一下子跪到地上,年轻的武警战士立刻掏出手枪,对准他的后脑勺和脖子根的相交部(并非人们通常理解的太阳穴或者后脑勺)……
        他不会哭吗?他不会吓得尿裤子?他不会大声喊求饶?他不会大喊妈妈?……都没有,他就是跪着,然后,枪响了……
       一枪没有致命,战士又连续补了3枪,砰,砰,砰……
       他终于在“医学上”死亡了……

 
    枪决也是一种“生罚”


         这样一个生命就没了,刚才还回答我的问题,现在就没了……
         刚刚执行死刑的年轻的武警战士回到车里,一下子瘫坐下来,用手抱住脑袋,趴在椅背上,哭了……他的同事赶快过来安慰他,排排他的肩膀,而他却痛苦地甩着头……
        站了一排公检法的人员,他们中间有很多是年轻人,他们个个都神情紧张,他们和我一样,第一次感受了“死”。他们不说笑了,每个人的脸上很僵硬,很紧张……
        法医验明死囚确实死亡之后,法场里非常安静,鸦雀无声……
        回到电台,很多人都问我的感受,我当时说不清楚,也没有什么沉重感,是我这个人不够敏感,还是没有艺术细胞?其实,我不是个夸张的人,生和死,总是一对矛盾,但彼此之间的距离并非由我们想象得那么远,一瞬之间,人们可以非常从容。相反的是,生者的惶恐和无措,当行将死者接受命运,真正忐忑的却是生者,他们变得怅然若失……
       有的朋友说我很理性,其实,我只是不喜欢夸张,不喜欢矫情,有的人,总是怀着一颗水晶般易碎的心,死与生的话题动辄就是几万字,从古希腊到后现代。
       枪决应该被废弃了,它也是对生者的一种心灵的打击,时代总是在进步,人文的关怀在日益细化,法理社会也需要人文的关怀,废弃枪决,改为注射,也是对生者的一种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11762)|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