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花瓶红学,不要沦为二奶红学  

2008-04-24 11:25: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众分享——文化认同——真性情

   “红楼笔谈”已经完成了19篇,正在要写第20篇的时候,有朋友给我一个新闻,原来是《非常品红楼》作者苏芩,在炮轰红学研究罔顾真性情,里面提到了我的名字,见“胡适、俞平伯、周汝昌、蔡义江、裴钰这些人,及中国红学会,把《红楼梦》变成了旧书斋、死学问、假道学,这不是曹雪芹的真性情,而是一种“假正经”。大观园里有中国人的真爱和真性情,不能让学术扼杀了真性情,而应该让平民大众去分享这份真性情。”
    把我与胡适、俞平伯、周汝昌等先生并列,让我很不自在,一个是我还没有大的学问,第二,我治《红楼梦》的方向和几位老先生的确不同,我不是考证派,也不是索引派,更没有细究什么“自传说”,我写的《红楼笔谈》有一个宗旨是“品红楼,爱中文”,是从语言审美的角度来引导博友们品鉴红楼梦,通过中文和英文的对比,传统中文和现代汉语的对比,能够把握中文的根本魅力,我们尽管写不出来那么好的中文了,但是,我们至少要懂得审美。
    由于我通英语,粗通德语和法语,所以,先后详细研究了几个节译本和全译本的《红楼梦》,两个英文全译本一个是英国人霍克斯的,还有一个是杨宪益夫妇的,有了自己的颇多体会,放到博客上,也是为了品外文,爱中文,就是与朋友们分享。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文学的顶峰,不仅受国人的最高推崇,而且也为国外所最关注,这样,《红楼梦》也就成了中西文化交流的一个桥梁,用东西方文化的视野来观察《红楼梦》,能够让我们更好的知道西方文化,也能够让世界更好的理解中国文化。我在“红楼笔谈”中,指出了《红楼梦》英文译本的种种不足,目的不是为了挑错,而是为了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早日推出一个既准确,又生动的新版全译本《红

楼梦》,从而更好地向世界传播《红楼梦》,也就是让世界各国的读者更好的理解曹雪芹的“真性情”,更好的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我说过,文化的交流总是温暖和融合的,能够消除误解与偏见,在今天的世界上,敌视和冷酷太多了,不同文明之间,不同民族之间,彼此理解和认同还是不充足。
      有人对霍克斯和杨宪益夫妇的《红楼梦》全译本进行了强烈的批评,我觉得大可不必,霍克斯的译本

长在创造性的翻译了《红楼梦》,并且极大推动了红楼梦在西方世界的传播,短处在于发挥过头,没有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杨宪益夫妇的译本长在严谨,中规中矩,短处在于过于琐碎,缺少创造性。我们在评价这两个译本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了这样一个史实,《红楼梦》向西方传播,始于1830年,当时仅仅是片段的翻译,直到1970年代,才有了第一个英文全译本,这期间整整有140多年的时间,而如今,30多年的时间里,一下子出了2个全译本,这本身就是文化的奇迹,所以,我们现在不要着急,也不要苛求,默默地为新的英文全译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是我们自己的贡献了,这要求我们有真性情,不怕寂寞,不怕冷清,作出实事来。
       我也反对脱离了文本意义上的某些研究,比如,我就反对研究红楼梦女儿们是大脚,还是小脚,紧盯着林妹妹的脚丫,不如去仔细研究林妹妹的思想价值,后者更像一个文化学者的本分。

 

花瓶红学还要插满“海棠花”

      我读《非常品红楼》,感觉苏芩的评论自成特色,我历来主张文艺批评要有充分的个性,只要自圆其

说就好。我感觉苏芩对王熙凤的解读,要远远胜过对林黛玉的解读,比如批评林黛玉过于骄纵,还给黛玉带了一顶“女首富”的帽子,让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了于丹评说《论语》的影子。于丹的失败从反面告诉我们,你可以用通俗个性化的语言解读,但是绝不要进行思想的僭越,对于民族传统的优秀价值观要真实的传承,而不是用自己的一套理论取而代之。黛玉的刻画,体现着曹雪芹女性“海棠花”观念,高度的贞洁、纯粹、美和知性,所以,黛玉才有葬花之举,试问哪个女首富能够作出如此无限旖旎的浪漫行为?
    《红楼梦》淫不过《肉蒲团》,性不过《绣榻野史》,就是一种“海棠花”精髓,让《红楼梦》超凡脱俗,所以,花瓶红学还要插满“海棠花”,如果让林妹妹、宝姐姐的形象背离了海棠花品格,完全成为俗艳之辈,成为富豪、贪官的花瓶金丝雀,那就成了“二奶红学”!
    苏芩现在鼓吹“学术娱乐化”,让人感到一丝忧虑,红学毕竟还是文艺批评,所以我支持批评个性化。但是,如果换成了社会学、历史学等等这样的人文科学,恐怕就会适得其反,酿成大错。曹雪芹是真性情,红迷都是真性情,苏芩也是性情中人,言语突凌,但也趣味盎然,所以,我觉得苏芩美女炮轰红学界之火,延烧及我,确切的说,是一次袭胸之扰。

 

纸媒刊文评价我的红学笔谈

《学者裴钰,除了人文还有娱乐》
  裴钰的说法确实很有道理,不要说现在的普通读者能写出漂亮文字的人不多,就是不少从事文字工作的人,写出的文章也常常令人难以卒读。我们平常在看书时,尤其是在阅读翻译作品时,裴钰文中所列举的那种“火车中文”随处可见。如果读者捧在手里的文字面目可憎,毫无美感可言,又怎么能唤起他们的阅读兴趣呢。我们读古典白话小说时,常常会觉得朗朗上口,除了作者的文字功力之外,恐怕还得益于它们曾长期在民间流传。我们现在写完一篇文章之后,有几个人能朗读一次呢,读起来费劲也就在所难免了。记得《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师永刚曾说过,《凤凰周刊》非常重视记者的文字表达能力,新记者都要到港台有影响的大媒体实习一段时间,学习他们的语言表达方法,以形成区别大陆其它媒体的独特行文风格,这恐怕也是很多读者喜欢看这份杂志的原因之一吧。
  我个人认为,裴钰的“红楼笔谈”系列博客显然要比马瑞芳的“趣话红楼”有趣的多,也为部分红学家指出了一条新的红学研究之路——红学研究不应该沦为文字游戏,也不应该一股脑钻进故纸堆里自娱自乐,而应该带领读者去领略《红楼梦》和中文的美感,只有这样,红学研究才有现实意义,路子才会越走越宽。对我们这些普通读者而言,阅读《红楼梦》也应该有意识地领略其中的文字之美,学习曹雪芹高超的文字表达艺术,学习其中的为人处世的道理。如果象马未都那样,仅仅把《红楼梦》作为爱情故事来读,这样的阅读其实没多大意义。我们写不出曹雪芹那样的中文也许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们失去欣赏那种优美文字的能力。文/关军
http://news.idoican.com.cn/xsb/html/2008-04/22/content_4365114.htm
 
苏芩炮轰红学界链接:
http://book.sina.com.cn/excerpt/c/2008-04-23/1704234039.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