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御用柏杨之死,令人哭、笑、不、得  

2008-04-30 01:28:36|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不是一篇悼词,而是文化批评。文化批评没有泪水,只有思考。

#知识分子有一个肉体的自我,还有一个价值观的自我。一个文化人不可能既当工具,又当精神导师。

#同时侍奉上帝和财神,很快就会发现上帝没了。

#柏杨,在本文中,是一个文化概念。

御用柏杨之死,令人哭、笑、不、得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御用柏杨之死,令人哭、笑、不、得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柏杨,他没有郭沫若的文采,却比他更能“哑忍”;他没有浩然“听话”,却比他更有文采。

 

我不相信一个作家的逝世,会像娱乐明星一样惹得粉丝们哭天抢地,德里达评价萨特“那时对我们这些年青人来说,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跟着他走。”灯塔一般的文化大师现在绝迹了,别让我们的泪水冲淡了思考,别让我们的悲情被书商们利用成为盲动的消费行为……

面向海峡对岸,我们容易对那里的知识分子产生过于理想化的幻影,理性的思考、真实的发掘,人文的视野,客观的角度,更能还原一个知识分子的真实。“美好”只有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才会让人陶醉。

 

对蒋公有一种婴儿对亲长的依恋之情

 

柏杨写就《丑陋的中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批判性的反思,他对两蒋管制的时政也有过批评,然而,柏杨作为“文化现象”来看却是耐人寻味,时人评价他,柏杨批评社会不良现象不假,批评传统文化不假,然而对于两蒋本人及管制却不敢指责,相反,柏杨在1968年8月4日,这样说道:“(我)对‘总统’有一种婴儿对亲长的依恋之情,至于蒋‘部长’,至举一件事,……,有一个蒋‘部长’所住过的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我特地定名为‘甘棠植爱’,这份钦慕的心意,唯天可表。”

对蒋介石“有一种婴儿对亲长的依恋之情”,对蒋经国的一个“不知名”的住所,起了个表达钦慕的肉麻名字“甘棠植爱”,柏杨的批评是这样一种批评,别人能批评到班长一级,他能批评到团长一级,再高的级别,他也不能,更是不敢,至于对总司令,则是“有一种婴儿对亲长的依恋之情”。柏杨自陈“我是站在第一线的”,事实上,给他搭建这个台子的恰恰是总司令,他的“亲长”,只赋予他话语权,把别的知识分子都遏制于“沉默”,所以,这个受人恩赐的“第一线”又有什么好炫耀的???柏杨这种分段位的批评,我们对此很陌生吗?

柏杨的“依恋之情”,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对1945年国共和谈的叙述,柏杨这么写道“鲁迅再也料不到,他逝世十年之后,M先生就向国民党投降,亲自到重庆,而在投降之后,因为国民党堕落崩溃的加速,形势逆转,这段投降事件,遂被封杀。”千古奇谈是柏杨,哪里有“投降”?M在回复蒋的电文中这么写“兹为团结大计,特先派Z恩来同志前来进谒,到后希接洽为恳。”电文中,不用“拜谒”,用“进谒”,更妙的是,整句话连个称呼“你”都不加,这样的气势何曾是“投降”?蒋介石派飞机远迎被拒绝,非得由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专程飞赴延安,同机亲陪,方才“挪动沉重的身躯”,同返重庆,如此大的气派和场面,何来“投降”?重庆谈判,蒋介石自述“脑筋深受刺激”,一场谈判败得落花流水,气急败坏,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在《蒋介石日记》及其他海内外最基本的史料,都可以查询到。可是,唯独在柏杨笔下,重庆谈判成了“重庆投降”,此乃蒋公“精神胜利”之御用文人也!

 

文化人,不能既当工具,又当精神领袖

 

柏杨写《丑陋的中国人》精彩纷呈,批判中国人的陋习和陋文化,入木三分,唯独忘记了“御用文人”这一丑陋上的丑陋!

圣经里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仆人能侍奉两个主人,不是恨这个,就是爱那个;不是重这个,就得轻那个,你不能同时侍奉上帝,又侍奉财神。”同时侍奉上帝和财神,很快就会发现上帝没了。一个文化人不可能既当工具,又当精神导师,所以,柏杨不可能既对两蒋有“婴儿对亲长的依恋之情”,又对普世人民有“人文引领”。

天威难测,伴君如伴虎,柏杨入狱前夜,还坚信“蒋经国是一代英雄,是非必明,……英雄有热情,当无问题。”。结果,“英雄”让他蹲了十年牢,当“英雄”亡故之际,柏杨撰文继续吹捧“英雄”“领导上开明,宽容的胸襟”,痛悔自己没能和蒋经国单独照个两人的合影。鼓吹“英雄”,崇拜“英雄”,做“英雄”的文化工具,又被“英雄”迫害,抛进牢中,重获自由之后,又后悔没和“英雄”拍个两个人合影,柏杨说过“权力产生腐败,绝对权力产生绝对腐败。”然而,对绝对权力的两蒋,柏杨说的大气凛然,可做起来又全然不同。这样的文人真是亘古难寻!

 

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可当故事消遣

 

柏杨《资治通鉴》白话版,虽然工程浩繁,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并不是目前最好的白话版《资治通鉴》,其中的错误很多,不是说柏杨不能做,而是,这个工作绝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从文言到白话,就是两种我们都认识的汉字,其中,也需要极大的学识和群体之功。柏杨的白话版《资治通鉴》自面世以来,台湾地区就有不少争议,其中的谬误不少,如果内地再版该书,建议刊发一个“勘误表”附带其中,否则,可以当作历史故事消遣之用,而若当历史研究和人文思考的工具,可就会被误入歧途。

为了破除海峡上的这道信息的隔膜,我引用华人圈早已指谪出的一些硬伤,介绍给大家

1.“故囚人不胜痛,则饰词以视之;吏治者利其然,则指道以明之。”(《资治通鉴》卷二十五汉纪十七 宣帝地节三年)柏杨翻译为:“当囚犯无法忍受痛苦之时,审问官再提出隐约的暗示。如果对方不能了解,或拒绝依照隐约的暗示招供,办案人员为了顺利结案,就索性明明白白告诉他。”

柏杨的翻译,冷眼望去,说得过去,但是,却大大错了。“则饰词以视之”这句的主语,很明显的是“犯人”,可柏杨则糊涂,古文功力不足,竟然理解为“吏治者”,于是,随后几句完全跑题。正确的翻译是:“所以犯人受不了痛苦,就不得不编造假情节给审问员,而办案人员就利用这些假情节,引导犯人如何编造假口供。”

2.阮咸之子瞻尝见戎,戎问曰:“圣人贵名教,老庄明自然,其旨同异?”瞻曰“将无同!”(《资治通鉴》卷八十二晋纪 )柏杨翻译为:阮咸的儿子阮瞻,曾经晋见王戎,王戎问“圣人尊重名教,李耳、庄周则提倡自然,意义上是不是相同呢?”阮瞻说“似相同!”

原文中其他几句文言,都好懂,唯独“将无同”不好懂,但是,最精确的翻译是“那就相同吧!”王戎这个人无厘头,明明孔孟和老庄的哲学差别很大,他非得问“其旨同异?”阮瞻听了肯定头大,只能敷衍道“那就相同吧!”

我引用的这两个例子,由来已久,众所周知。一般人能够明白的文言文,柏杨翻译的不错,一般人不明白的文言文,柏杨的翻译就有较多的硬伤,我们看内地出版的柏杨白话《资治通鉴》里面没有修订其中的谬误,以至于以讹传讹,柏杨逝后,必然有一股“柏杨书热”,希望能够把柏版《资治通鉴》里的硬伤一一改正,然后出版,以免继续流传谬误。

 

有的人说“此柏杨,彼周扬。”这个观点未必全对,然而,我们对柏杨有个客观的认识,人文的分析,在我们多元化的文化中,能够还文化一个真诚。柏杨的一生坎坷历尽,荣辱遍尝,其人,其事,其情,让人感慨万分,柏杨不配当精神领袖,也绝非跳梁小丑;他有一颗执拗的心,却又溺于工具侍臣;批判中国人的民族性,却滑过了御用文人;他比郭沫若更能哑忍,比浩然更有文采。他与郭沫若、浩然有得一比,但与巴金天壤之别;他的言论不乏精彩,实践全然不同……总之,半世荣华,十年铁窗,让他白了头发,冷了内心,软了脊梁,价值观的分裂让他晚年一片萧然,然而,与人和气,与事淡泊,柏杨,怎一个“复杂”了得!

人生难分对错,只有喜悲,悲剧的人生,是一面镜子,对着镜子,哭,却没有眼泪;笑,却难通人情;否定,却有可怜之处;赞美,却又不能违心。柏杨文化,是被绝对权力驾驭和操弄的路,注定是白花遍地,纸钱飞扬,他骂酱缸破酱缸,最终还是泥足深陷于酱缸之中,柏杨是龙,不是虫,只是,他是恋恋不舍于“酱缸”的一条龙。

柏杨之死,是说不尽,道不清,令人哭、笑、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35556)| 评论(2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