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御用柏楊之死,令人哭、笑、不、得  

2008-04-30 09:3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這不是一篇悼詞,而是文化批評。文化批評沒有淚水,只有思考。 

#知識份子有一個肉體的自我,還有一個價值觀的自我。一個文化人不可能既當工具,又當精神導師。 

#同時侍奉上帝和財神,很快就會發現上帝沒了。 

#柏楊,在本文中,是一個文化概念。

#柏楊,他沒有郭沫若的文采,卻比他更能“啞忍”;他沒有浩然“聽話”,卻比他更有文采。

 

 

 

我不相信一個作家的逝世,會像娛樂明星一樣惹得粉絲們哭天搶地,德里達評價薩特“那時對我們這些年青人來說,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跟著他走。”燈塔一般的文化大師現在絕跡了,別讓我們的淚水沖淡了思考,別讓我們的悲情被書商們利用成為盲動的消費行為……

 

面向海峽對岸,我們容易對那裏的知識份子產生過於理想化的幻影,理性的思考、真實的發掘,人文的視野,客觀的角度,更能還原一個知識份子的真實。“美好”只有建立在真實的基礎上,才會讓人陶醉。

 

 

 

對蔣公有一種嬰兒對親長的依戀之情

  

柏楊寫就《醜陋的中國人》,對中國傳統文化進行了批判性的反思,他對兩蔣管制的時政也有過批評,然而,柏楊作為“文化現象”來看卻是耐人尋味,時人評價他,柏楊批評社會不良現象不假,批評傳統文化不假,然而對於兩蔣本人及管制卻不敢指責,相反,柏楊在196884日,這樣說道:“(我)對‘總統’有一種嬰兒對親長的依戀之情,至於蔣‘部長’,至舉一件事,……,有一個蔣‘部長’所住過的一個不知名的地方,我特地定名為‘甘棠植愛’,這份欽慕的心意,唯天可表。”

 

對蔣介石“有一種嬰兒對親長的依戀之情”,對蔣經國的一個“不知名”的住所,起了個表達欽慕的肉麻名字“甘棠植愛”,柏楊的批評是這樣一種批評,別人能批評到班長一級,他能批評到團長一級,再高的級別,他也不能,更是不敢,至於對總司令,則是“有一種嬰兒對親長的依戀之情”。柏楊自陳“我是站在第一線的”,事實上,給他搭建這個臺子的恰恰是總司令,他的“親長”,只賦予他話語權,把別的知識份子都遏制于“沉默”,所以,這個受人恩賜的“第一線”又有什麼好炫耀的???柏楊這種分段位的批評,我們對此很陌生嗎?

 

柏楊的“依戀之情”,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對1945年國共和談的敍述,柏楊這麼寫道“魯迅再也料不到,他逝世十年之後,M先生就向國民黨投降,親自到重慶,而在投降之後,因為國民黨墮落崩潰的加速,形勢逆轉,這段投降事件,遂被封殺。”千古奇談是柏楊,哪里有“投降”?M在回復蔣的電文中這麼寫“茲為團結大計,特先派Z恩來同志前來進謁,到後希接洽為懇。”電文中,不用“拜謁”,用“進謁”,更妙的是,整句話連個稱呼“你”都不加,這樣的氣勢何曾是“投降”?蔣介石派飛機遠迎被拒絕,非得由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專程飛赴延安,同機親陪,方才“挪動沉重的身軀”,同返重慶,如此大的氣派和場面,何來“投降”?重慶談判,蔣介石自述“腦筋深受刺激”,一場談判敗得落花流水,氣急敗壞,如熱鍋上的螞蟻,這在《蔣介石日記》及其他海內外最基本的史料,都可以查詢到。可是,唯獨在柏楊筆下,重慶談判成了“重慶投降”,此乃蔣公“精神勝利”之御用文人也!

 

 

 

文化人,不能既當工具,又當精神領袖

 柏楊寫《醜陋的中國人》精彩紛呈,批判中國人的陋習和陋文化,入木三分,唯獨忘記了“御用文人”這一醜陋上的醜陋!

 

聖經裏說過這樣一句話:“沒有僕人能侍奉兩個主人,不是恨這個,就是愛那個;不是重這個,就得輕那個,你不能同時侍奉上帝,又侍奉財神。”同時侍奉上帝和財神,很快就會發現上帝沒了。一個文化人不可能既當工具,又當精神導師,所以,柏楊不可能既對兩蔣有“嬰兒對親長的依戀之情”,又對普世人民有“人文引領”。

 

天威難測,伴君如伴虎,柏楊入獄前夜,還堅信“蔣經國是一代英雄,是非必明,……英雄有熱情,當無問題。”。結果,“英雄”讓他蹲了十年牢,當“英雄”亡故之際,柏楊撰文繼續吹捧“英雄”“領導上開明,寬容的胸襟”,痛悔自己沒能和蔣經國單獨照個兩人的合影。鼓吹“英雄”,崇拜“英雄”,做“英雄”的文化工具,又被“英雄”迫害,拋進牢中,重獲自由之後,又後悔沒和“英雄”拍個兩個人合影,柏楊說過“權力產生腐敗,絕對權力產生絕對腐敗。”然而,對絕對權力的兩蔣,柏楊說的大氣凜然,可做起來又全然不同。這樣的文人真是亙古難尋!

 

 

 

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鑒》可當故事消遣

 

柏楊《資治通鑒》白話版,雖然工程浩繁,但是實事求是地說,並不是目前最好的白話版《資治通鑒》,其中的錯誤很多,不是說柏楊不能做,而是,這個工作絕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從文言到白話,就是兩種我們都認識的漢字,其中,也需要極大的學識和群體之功。柏楊的白話版《資治通鑒》自面世以來,臺灣地區就有不少爭議,其中的謬誤不少,如果內地再版該書,建議刊發一個“勘誤表”附帶其中,否則,可以當作歷史故事消遣之用,而若當歷史研究和人文思考的工具,可就會被誤入歧途。

 

為了破除海峽上的這道資訊的隔膜,我引用的一些眾所周知的硬傷,1.“故囚人不勝痛,則飾詞以視之;吏治者利其然,則指道以明之。”(《資治通鑒》卷二十五漢紀十七 宣帝地節三年)柏楊翻譯為:“當囚犯無法忍受痛苦之時,審問官再提出隱約的暗示。如果對方不能瞭解,或拒絕依照隱約的暗示招供,辦案人員為了順利結案,就索性明明白白告訴他。”

 

柏楊的翻譯,冷眼望去,說得過去,但是,卻大大錯了。“則飾詞以視之”這句的主語,很明顯的是“犯人”,可柏楊則糊塗,古文功力不足,竟然理解為“吏治者”,於是,隨後幾句完全跑題。正確的翻譯是:“所以犯人受不了痛苦,就不得不編造假情節給審問員,而辦案人員就利用這些假情節,引導犯人如何編造假口供。”

 

2.阮鹹之子瞻嘗見戎,戎問曰:“聖人貴名教,老莊明自然,其旨同異?”瞻曰“將無同!”(《資治通鑒》卷八十二晉紀 )柏楊翻譯為:阮咸的兒子阮瞻,曾經晉見王戎,王戎問“聖人尊重名教,李耳、莊周則提倡自然,意義上是不是相同呢?”阮瞻說“似相同!”

 

原文中其他幾句文言,都好懂,唯獨“將無同”不好懂,但是,最精確的翻譯是“那就相同吧!”王戎這個人無厘頭,明明孔孟和老莊的哲學差別很大,他非得問“其旨同異?”阮瞻聽了肯定頭大,只能敷衍道“那就相同吧!”

 

一般人能夠明白的文言文,柏楊翻譯的不錯,一般人不明白的文言文,柏楊的翻譯就有較多的硬傷,我們看內地出版的柏楊白話《資治通鑒》裏面沒有修訂其中的謬誤,以至於以訛傳訛,柏楊逝後,必然有一股“柏楊書熱”,希望能夠把柏版《資治通鑒》裏的硬傷一一改正,然後出版,以免繼續流傳謬誤。

 

 

 

有的人說“此柏楊,彼周揚。”這個觀點未必全對,然而,我們對柏楊有個客觀的認識,人文的分析,在我們多元化的文化中,能夠還文化一個真誠。柏楊的一生坎坷歷盡,榮辱遍嘗,其人,其事,其情,讓人感慨萬分,柏楊不配當精神領袖,也絕非跳樑小丑;他有一顆執拗的心,卻又溺於工具侍臣;批判中國人的民族性,卻滑過了御用文人;他比郭沫若更能啞忍,比浩然更有文采。他與郭沫若、浩然有得一比,但與巴金天壤之別;他的言論不乏精彩,實踐全然不同……總之,半世榮華,十年鐵窗,讓他白了頭髮,冷了內心,軟了脊樑,價值觀的分裂讓他晚年一片蕭然,然而,與人和氣,與事淡泊,柏楊,怎一個“複雜”了得!

 

人生難分對錯,只有喜悲,悲劇的人生,是一面鏡子,對著鏡子,哭,卻沒有眼淚;笑,卻難通人情;否定,卻有可憐之處;讚美,卻又不能違心。柏楊文化,是被絕對權力駕馭和操弄的路,註定是白花遍地,紙錢飛揚,他罵醬缸破醬缸,最終還是泥足深陷於醬缸之中,柏楊是龍,不是蟲,只是,他是戀戀不捨於“醬缸”的一條龍。

 

柏楊之死,是說不盡,道不清,令人哭、笑、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