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从日本作家辱华的《红楼梦杀人事件》说起  

2008-04-09 13:44: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日本作家辱华的《红楼梦杀人事件》说起——“品红楼爱中文”之七

 

红学是一门大众的学问,因为《红楼梦》是属于民众的。自从1973年,《红楼梦》第一个英文全译本出现之后,世界便完全接受了这部小说,并且,国际文化界也按照中国人的眼光去理解《红楼梦》,这是中国文化的荣耀。《红楼梦》有多少语言文字的译本,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西方文化界低下傲慢的头,抛弃文化的偏见,开始按照我们的价值观去品读《红楼梦》,这才是关键,因此,《红楼梦》向世界传播的是中国的价值观。
    最近,日本作家芦边拓把《红楼梦》变成了暴力与血腥的“杀人小说”。近日,内地引进了这本《红楼梦
杀人事件》,贾宝玉变成了业余侦探,大观园的美女们接连死于杀人事件。这一文化事件,是当今混乱的中国文化形态一个鲜明的例子。

世界到底是如何看待《红楼梦》的


    我先不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们首先看看外国人到底是怎么看待《红楼梦》的,德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佛
朗次库恩这么评价《红楼梦》:“这部作为异常珍贵的人志学宝库的小说具有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引人入胜的情节经过,相关人物活灵活现的性格特征,令人难忘的符合现实的状态描写,使小说即使作为纯文学艺术作品,也同样受到我们最高的关注……事实上,当我们回忆起黛玉熠熠闪光的、圣洁的贞操,老祖宗温暖的母爱,宝钗温柔理性的女性美,晴雯和鸳鸯感人的忠诚和勇于牺牲的精神,贾政严厉的责任心,当我们考虑到信奉孔子和菩萨的中国人具有的社会观念、人类的思想和仁爱……,这时,提出下面的问题:在这种伦理道德方面,欧洲从精神上能给中华民族提供些什么?难道中国人民是必须改变信仰的异教徒吗?如果《红楼梦》有助于在这方面清除一些陈旧偏见的破烂,以及能够促进东西方之间的互相理解的话,那么花费在这本著作上的精力就不是徒劳的。”

德国学界,对《红楼梦》的文学价值给予“最高的关注”,同时,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发现了《红楼梦》所承载的中国的价值观,因此,佛朗次库恩是把《红楼梦》当作东西方两大文明的桥梁来看待的,通过阅读《红楼梦》,西方人可以抛弃偏见,能够尊重东方文明,理解中国人的价值观。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佛朗次库恩在1932年《红楼梦》德文译本的序言里说的,在76年前,西方文化界已经给予《红楼梦》“最高的关注”,并且当作东西方文明和解与促进的桥梁,今天,一个日本三流作家糟蹋《红楼梦》成了一个杀人小说,这不仅是对中国古典文化的亵渎,也亵渎了国际文化界对《红楼梦》所取得的国际共识。

不需要日本人芦边拓传播《红楼梦》

 

有人说《红楼梦杀人事件》对外推广了《红楼梦》的影响,传播了中国古典文化,我只能摇头一笑,我们不需要日本作家芦边拓传播《红楼梦》,《红楼梦》的世界传播从1830年就开始了,距今已经178年的历史,1973年,英文全译本《红楼梦》在美国出版。1932年,《红楼梦》第一个德文译本出版,从1932年到2002年,德国总共出版24个版本的《红楼梦》,没有一本东方古典小说有这样的出版记录。
    在1946-1965年,一共有4个荷兰文版本《红楼梦》;

在1957-1965年,法文版《红楼梦》也出了4个版本;

意大利文版《红楼梦》到1970年就有了2个版本;

而匈牙利文版《红楼梦》到1964年,就有了3个版本。
    英文全译本《红楼梦》至少有10个版本,这是英文全译本数量,至于节选出版的译文,已经无法统计了。
    以上是《红楼梦》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真实状况,所以,说靠日本人芦边拓传播《红楼梦》,真是贻笑大
方了!

 

《红楼梦杀人事件》废弃的是中国的价值观

 

《红楼梦》集中国传统文化之大成,因此,对她的翻译极其困难。就是这样,外国翻译家也是前赴后继地艰苦前行,克服了巨大的文化隔阂,展现出极其精彩的翻译艺术,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外国人对待《红楼梦》是多么用心、认真和严谨的。
    第41回,有一段,“
不一时,只听得萧管悠扬,笙笛并发;正值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自然使人神怡心旷。”
大家不要小看这句话,它凝聚了我们中文的独特魅力,曹雪芹形容音乐声,不直接去写,而是拟人化描写
,“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让人感到音乐声会走,会飞,会奔跑,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而且,萧管悠扬,笙笛并发,风清气爽,穿林度水,具有中文独特的韵律之美,读起来朗朗上口,这就是曹雪芹作为语言大师的魅力所在。
     在霍克斯的英文译本里,这样翻译到:
“and presently,in the cold,clear air of autumn,the ululation of flutes rising above a drone
of pipes and organs came stealing through the trees and across the water,ravishing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those who heard it.”
    霍克斯的英文翻译炉火纯青,他用 rising above,stealing through,avishing,再现了中文的韵律之
美,英文读起来也是朗朗上口,而且,这段英文里,不仅有音律之美,而且,色彩盎然,天马行空。更可贵的是,霍克斯理解了曹雪芹的拟人化手法,用了一个“stealing”,完美再现了原著中的拟人修辞,所以,这段英语译文堪称《红楼梦》翻译中的绝唱。
    一个外国人能够准确、生动、完整地再现中文的魅力,对《红楼梦》痴心执着到如此地步,让人感动,也
唯有如此痴心,才能有好的英文版《红楼梦》出现。
    从佛朗次库恩、霍克斯,到日本人芦边拓,我们看到了对待《红楼梦》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佛朗次库
恩和霍克斯,他们把《红楼梦》当作文明沟通的桥梁,超越了《红楼梦》的文学价值,而把它看作是中国古典的价值观,而日本人芦边拓则废弃了《红楼梦》中的价值观,一个没有中国古典思想的《红楼梦》那还是“红楼梦”吗?一个里面充满了谋杀和阴谋的红楼梦,还是“红楼梦”吗?
    《红楼梦》的核心价值,在于它所承载的中国的价值观,我们传承传统,就是要传承古典作品中的价值观
,就是佛朗次库恩所说的“信奉孔子和菩萨的中国人具有的社会观念、人类的思想和仁爱”,这些都是需要我们今天倍加呵护和珍惜的,青春偶像剧《红楼梦》,《红楼梦杀人事件》,都是在颠覆中国的价值观,以此来作为一种尝试,可惜,这种尝试决定会碰壁,因为,我们环顾世界,对《红楼梦》的尊重和判断,已然是国际公论,霍克斯说过“对于这本中国小说所给与我的乐趣,哪怕我只能使读者体会其中一小部分,我这一生都不算虚度了。”霍克斯们在传播、传承《红楼梦》,而日本人芦边拓却在恶搞和侮辱中国的古典文化,他们都是外国人,都与《红楼梦》有了思想的邂逅,然而,有的人认真严谨,让我们感动,有的人轻狂自大,让我们厌恶。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