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王立群恶搞禅学:用娱乐蒙死孩子的心性   

2008-06-15 14:46:17|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孩子保持自己的心性,让年轻人保持自己的心性,这才是教育之本,教育之真,王君立群说少出这样的考题,我却说不妨多来些“春来草自青”的心性考题,让孩子说说自己的真心话,自然话,学术工具化造就的是牲口,学术娱乐化造就的是宠物,孩子们不当牲口,也不当宠物,既不当传声筒,不当粉丝,也不当战士。

 


有的朋友说:明天会好的……,
还有的朋友说,明天总会好起来的……
我想说,明天在哪里?我们到底有多少个明天?

今年山东省高考作文题是《春来草自青》,王君立群觉得此题“不慎重”,以为该题过于艰涩,“实际领会其意义并非易事”,认为以禅宗来命题高考作文,当慎之又慎。当这位学术明星能够放下舞台上的身段,勃而起之,与禅宗相碰,激不起浪花些许,博不得拈花一笑,在这里,王立群不比在百家讲坛,他比烟花更寂寞。

 

越是“执迷”的人,越觉得禅学高深

禅学贵心性,讲心性本净、佛性本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所以,惠能诗:“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因为心性,所以做的就是“破执”,禅学最怕的就是“执迷”,就是学习,悟靠心性干净,靠心性明朗,举一个例子,有人问禅的境界是什么,有三个层次,逐次升高
——第一层,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第二层,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第三层,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从第一层到第三层,就是一个“破执”的过程,禅学讲“不立文字”,就怕后世人看书学禅,以为好好学习,就会禅学广进,大错特错,山就是山,水就是水,当你看到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的时候,并不是客观世界里的山变了,水变了,而是你的心性不净,人心没有纯粹而已。所以,越是“执迷”的人,越觉得禅学高深,越觉得禅学艰涩。

快乐在哪里
讲一段禅话,有一个赵州禅僧对徒弟文远提议:“我们打个赌,谁能把自己比喻做最下贱的东西,谁就赢。”于是,这位大师就开始说“我是一头驴。”。弟子回答:“我是驴屁股。”赵州大师继续说“我是驴屁股里的大便。”弟子说“我是大便里的蛆。”赵州禅师问:“你在大便里干吗?”弟子悠然说“我在避暑乘凉啊。”
这个禅话,说明了最普通的事实,人、驴子、大便、蛆虫、都是“名”而已,人在避暑山庄、海滨胜地能度假乘凉,在大便里就不能避暑乘凉?当然不能,不过,想一想,海滨胜地、度假村和大便不过是“名称”有别而已,人的快乐,不能依附于名称,而要顺应自己的内心感受,所谓“心性”。

真理在哪里
    庄子说过一段话,讲真理无处不在,庄子自己就说过,道在哪里呢?道,可以在任何地方,甚至可以在大便和小便里,所谓“道在尿溺”。道,在尿溺之中,这是实实在在的,你说“道”在圣人口中,在官堂之上,真理在教授、官员、富豪那里吗?我们也可以说在,因为真理无处不在,在大便和小便里,都能存在,更何况那些人呢?禅学要破的就是这种“执着”,对圣人,对官堂的“执着”。


真理,从“屎尿”到学术明星的光环
春来草自青,很朴素,很自然的一句话,它一点也不高深,一点也不艰涩,它是属于我们的内心,属于我们的心性,青年人的心性是干净的,青年人的内心是敞开的,青年人也是容易怀疑的,这种怀疑并不是拒绝,而是多样化的选择,当有人给年轻人一种思想、一个渠道、一个方式的时候,干净的心会不堪,敞开的心会怀疑,年轻人要有多样化的方向,多样化的思想,多样化的渠道,多样化的方式,春来草自清,需要引导吗?需要培育吗?需要谆谆教诲吗?需要醍醐灌顶吗?不需要啊,道在尿溺,人为蛆虫,我们只要给年轻人多样化的方向,多样化的思想,多样化的渠道,多样化的方式,让他们看到山和水的时候,会自然本真地说出“是山,是水”就足够了。
喜欢控制,喜欢引导,喜欢侵占,喜欢率领,在学术娱乐化的那个地方,喜欢把年轻人培养成学者的粉丝,培养成教授的粉丝,鱼丸、意粉、马扎一大堆,用伪学术对年轻人蒙住了双眼,堵住了口舌,昧了心性,他们从“屎尿”中掏出了真理,放在自己头上,放言真理在我们这里,不在“屎尿”那里。

多些心性,多让孩子说真话
还有一句是“船过水无痕”,船驶过了,水面还是平静的,所以,造就学术明星、学术偶像是很可笑的,是对自我的一种“执”,所以,当学术明星去碰禅学,最好先说:我就是蛆虫,我就是驴屁股,我在大便里避暑乘凉。能吗?我想很难,他们在作家富豪榜上挂着,在名利场中泡着,在浮华圈里漂着,他们身不由己,他们就充满“执”。
王君立群,把禅学当学问看,当知识看,他认为高深,他认为艰涩,他认为孩子们不好接受,其实,恰恰是年轻人们会接受,容易接受,希望接受,恰恰是不高深,不艰涩,“春来草自青”这句话,谁不懂?都懂,我们只要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敞开自己的本真,实实在在做事,实实在在讲话,禅学就帮你这个,也没别的高深、神圣和伟大啊!这篇作文,只要讲真话、抒发真性情,自然而然,就是好文章!
李敖这个知识分子,作对了一件事情,就是他解构了“大师”这个名,破了“大师”这个执,学术上,是真是假,很自然的事情,《皇帝的新装》里,只有孩子的心性才会说出皇帝在裸体,成年人呢?富人,穷人,官员,学者,男人,女人,……这些“名”的划分,都不管用,只有孩子的心性,说出最简单,却是最“复杂”的话。让孩子保持自己的心性,让年轻人保持自己的心性,这才是教育之本,教育之真,王君立群说少出这样的考题,我却说不妨多来些“春来草自青”的心性考题,让孩子说说自己的真心话,自然话,学术工具化造就的是牲口,学术娱乐化造就的是宠物,孩子们不当牲口,也不当宠物,既不当传声筒,不当粉丝,也不当战士。

有个老外,Sophie Kerr克尔,说过一句话,To believe that the Future is Now forces me to look forward and think forward and work forward to the limit of my abilities. It forces me to cloose from the day-to-day makeup of my life,to select and so to discard.(未来就是当下,这种想法逼着我竭尽所能地去向前看,向前想,向前工作。这个想法逼着我在一天天的安排中进行选择,有所抉择,也有所舍弃。)我们的文化没有明天,只有今天,没有未来,只有当下,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当下就是我们的未来,有的人把希望寄托给明天,而我把希望托付给当下,寄托于现在,写了不少的人文随笔,一篇又一篇,船过水无痕,让那被侵袭和割裂的水面更快地平静,让我们的文化回复到平静、真诚和本真。

 


 

  评论这张
 
阅读(13157)|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