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大观园成花果山,新版电视剧《红楼梦》要出国际大笑话  

2008-06-22 12:45:05|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版红楼人物造型的最大成功,在于保“真” 

  《红楼梦》原著需要严谨的文化解读,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也同样需要严谨的文化批评,在过去的一篇采访中,我提出了对《红楼梦》这样的古典文学名著要首先具备“敬畏”之心。“敬畏”就是接受《红楼梦》所承载的传统价值观,三百年来,无论是士大夫,知识分子,还是村妇老妪,市井走卒,从书本,到评书、民间戏曲,家喻户晓,成为最广泛、最普及的古典文学名著,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经典和传统,所以,我们要有“敬畏”之心,在敬畏的基础上再有所完善,这才是对《红楼梦》的“创新”,否则,就是对《红楼梦》的亵玩。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主要人物定妆照出台了,宝玉黛玉宝钗的人物造型、定妆一一呈现在全国观众眼前,有的朋友说,这组定妆照好像是“白蛇传”,宝姐姐和林妹妹,好像是白蛇和青蛇。有的朋友说,这几张定妆照,好像是戏子照,大观园变成了戏班子,绝大多数的观众,都对这组人物定妆感到荒唐和不安,这部投入巨资的电视剧,一群年轻的演员,是否要毁在化妆和定型上??

 

“失真”是新版电视剧的人物造型致命伤
   新版定妆的整体艺术效果,用四个字,可以概括——“很美,失真”,很美,是说它的视觉效果,失真,是说它的艺术效果,如果,这些造型作为单纯的古装艺术写真,很漂亮,影楼里不是都有古典婚纱写真吗?新娘子拍一组这样的古典妆,确实能够添红增艳。“失真”,如果不是古典婚纱写真,而是《红楼梦》的人物造型,那么,它完全抛弃了《红楼梦》的整体氛围和艺术价值,失去了生活之真,艺术之真,失去了文化之真,没有了“真”的美,是轻薄的,是肤浅的,是影楼婚纱化的红楼梦人物,“失真”是新版电视剧的人物造型致命伤。

左新版黛玉,右旧版黛玉,两者不是美不美的比较,而是真不真的问题。右边的,是真黛玉

 

左新版宝钗,右旧版宝钗,右边的,是大观园里的宝钗,左边的是花果山里的宝钗。

 

   《红楼梦》和“白娘子传奇”根本不同的是,后者是民间神鬼传说,前者是现实主义的生活故事,林妹妹、宝姐姐、宝哥哥,都是在现实生活里喜怒哀乐的人,他们不是妖狐鬼怪,300年来,中国人没有把他们当作神话人物来看,没有把林妹妹当做白蛇,没有把《红楼梦》做过《聊斋志异》的解读,不仅在中国,在欧洲,在美国,在日本,国际汉学界都把《红楼梦》当做一本现实主义的作品,德国汉学大家库恩,他自己把《红楼梦》翻译成德文,他说“在相当的深度和广度上,在我们面前展现出中国现实生活宏伟壮丽的篇章。”大家都在把《红楼梦》的人物、环境、氛围,理解为中国贵族生活的真实的体现。
   《红楼梦》是现实主义作品,反映着现实主义的生活形态,十二钗都是人,而非妖魔鬼怪,都不是聊斋人物,是“真”的人物,“真”的生活,“真”的文化。“因此,《红楼梦》服饰、造型、化妆效果,必然是我国传统服饰文化的缩影,传统生活审美的象征,传统女性化妆的集大成者,一句话,《红楼梦》的“真”,就是“传统的真,真的传统”。《红楼梦》的艺术价值,是中国古典文化的顶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为什么一本书有这么高的评价呢?因为,她的文化承载太多了,除了文学价值之外,建筑、服饰、美容、中医、音乐、戏剧等等,中华文化众多的文化要素,《红楼梦》都包括,她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红楼梦》的艺术之美,是在建立在“传统”这个“真”的基础上的。

 

大观园不是花果山
  我们看87版的电视剧《红楼梦》的人物造型,最大的成功就在于保留了“真”,继承了“真”。具体到红楼人物的化妆,就是“自然妆”,《红楼梦》是部生活剧,人们的审美,要感受到身临其境,人在其中,贴近具体而微的生活,在这个基础上,再一个一个紧扣人物的感觉。这是87版《红楼梦》的成功之处。
  新版红楼梦电视剧,每个人物的发型和面部过度修饰,过度渲染,特别是刘海处。人们为什么会感到阴森?那是因为这样的人物,是“假”的人,“真”的鬼,离传统审美和具体的生活太远,太远,大观园不是花果山,不是一群妖怪聚集的地方。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一直以来,过分强调空幻,以为现在的技术手段比以前要丰富,所以,无论是编剧,还是造型,都把吃奶的劲儿使出来了,这是典型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太虚幻境,对于红楼梦来说,是芝麻,这本书不可能因为有了太虚幻境而成为神鬼小说,不可能因此而成为长篇的聊斋。红楼梦作为现实主义作品,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普遍认定,1970年代,法国《通用百科全书》出版,这样评价《红楼梦》,"(《红楼梦》)既不是一部描写真人真事的小说,也不是一部神怪小说或自传体小说,这是一部反映18世纪中国社会各个方面的现实主义古典作品。"有的人反反复复用“国际化”来标榜新拍红楼梦,而是,这种“国际化”恰恰不是国际化,而是根深蒂固的文化自卑。

 

奥斯卡在《红楼梦》面前微不足道
  红楼梦不是卧虎藏龙,更不是十面埋伏,这次人物造型,竟然还不如卧虎藏龙那样“写实”,叶锦添获得过奥斯卡奖没错,但那是美国的电影奖,奥斯卡奖和《红楼梦》的国际地位相比,太渺小了,太微不足道了。《红楼梦》在今天的世界上,俄文,德文,英文,法文都出现了全译本,仅以法国传播为例:1933年,德拉格拉夫图书公司出版的巴黎版《现代中国文学选集》(巴拉丛书),连载了徐颂年译《梦在红楼》(贾宝玉与林黛玉之戏剧性恋爱的故事)。这个译本是节译《红楼梦》原书第十七、二十七、二十八、三十二回中的部分故事。这就是我们迄今所能看到的最早的法文《红楼梦》了。
     1957年,翻译家Armel Guerne出版了法文新版《红楼梦》第一卷,这是德国翻译家库恩的德文版《红楼梦》转译之作,在库恩的德文本上节略而成。
      1964年,翻译家Armel Guerne的法文《红楼梦》第二卷出版。同年,Armel Guerne1957年的法文译本《红楼梦》第一卷再版。
     1965年,Armel Guerne的两卷法文本《红楼梦》同时出版。
     1981年,翻译家李治华出版自己的法文《红楼梦》全译本。

  《红楼梦》国际公认是现实主义著作,《红楼梦》的海外传播又如此广泛,这样的人物造型是在向全世界“宣战”,荒谬的艺术无厘头,只会让我们自己更加不堪。
      今天,演员年轻,可以塑造,导演也可以成熟,剧本可以随时修改,关键是人物造型,不仅要注重视觉效果,最关键的还是艺术效果,我们对新拍《红楼梦》寄予期望太大,也希望能有良好的国际市场收益,但我非常不安,因为这样的人物造型,会闹一个大的国际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94615)| 评论(9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