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警报:汶川地震要成“娱乐灾难片”的素材?  

2008-06-07 18:50:24|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端午节前夕,我写就一篇《端午节的悔恨:我们是否亏待了屈原》,提出目前的人文状态是“失范”的,人们不仅失去了“精神的根柢”,而且并没有“组织”好自己的生活。文化的尴尬,会诱发“失范”的文艺,在某些人看来,汶川地震,成了国产娱乐灾难片不可多得素材,山崩地裂的大场景,万人死亡的大场面,加以轰天盖地的音响效果,视觉刺激,汶川地震又被国人所关注,所以,一部票房可观、好莱坞式的灾难大片,对于某些人已经是呼之欲出,唾手可得。
       文化重建,是要为当下的“人文失范”扶正,汶川地震要成“娱乐灾难片”的素材,这是“失范”状态下一个必然的荒谬倾向,在某报采访中,我,著名编剧汪海林、著名影视学者刘誉、许婧,著名心理学家杨凤池,对这一荒谬的倾向进行了批评,并提出了相应的建议。

       下面是受访人士的观点集萃。


汶川地震应为”人文主义文艺片
      裴钰认为: “关注人性,平民视野,不必大制作,可以拍成有人性的思考灾难片,也可以拍成有人性思考的文艺片。”,“苦难是我们的故乡,人文主义的文艺片,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是灾难之后‘人类存在的守护者’。从平民的视角,进行人文主义个体的培育、守卫、呵护、倾听——培育灾后灵魂的复苏,守卫人性良知的原则,呵护千疮百孔的心灵,倾听人们悲叹的独白……文艺片是我们心灵的守护者,它像一只柔软的手,我们能够握着它贴在胸口上取暖。拍成灾后人们守护者的文艺作品,才能真正打动人心。而不应该从娱乐感官的角度出发,成为影音工业的视听产品。”

      汪海林表示,首先就不应该把这些震灾影视剧定位为灾难片。灾难片是以商业为目的的类型片,它们呈现灾难本身,甚至夸大灾难,这是我们拍震灾电影电视剧应该回避的。我们拍摄这些鼓舞人心、歌颂英雄的主旋律影视剧,应该是有一个怎么拍的问题。像反映对越作战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编剧李存葆也是上战场采访后才写出剧本的,拍出来不仅轰动内地,香港人也很喜欢,票房也很好。“所以很支持艺术家下去采风,创作出振奋人心的好作品。” “我们要的影片是拒绝商业化的,是一个带有个人风格和体验的东西,是能真正引起人们情感共鸣和升华的东西。拍震灾影视剧最重要的是不要虚假,不能把一个好端端的真东西作假了。震灾这个题材和别的题材不同,别的题材是故事太少,而震灾则是故事太多了,重要的是如何选取。”


汶川地震电影的时机问题

       许婧表示,好的艺术作品必须要有人性的深度挖掘,而目前大地震的伤口远未愈合,让灾民们回忆他们刚刚经历的劫难显然不太合适。

       杨凤池:“作为有亲人遇难或大地震亲历者的一级受害者,灾后心理愈合的时间一般是半年到一年,我们的影视作品如果能在过了这个心理愈合期拍,对灾民的影响会比较小,拍出来的作品也会更经得起历史的推敲。当然,如果没有直接的灾区的惨烈画面,对灾民心理的刺激也会小些。”

       汪海林表示,忧虑震灾影视剧伤害灾民感情,“只是一种善意的担心。我们也见了很多灾民,什邡市红岩镇的一个小学校长就对我们说,很希望看到你们写出好的反映震灾的作品”。他说,“通过影视作品去打动、宽解、抚慰经历大灾难的人们,也是灾后心理重建的一部分。在大灾难面前,艺术家明明被感动了,为什么不去写不去表现呢?只要不影响和干扰救灾,就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

       刘誉也认为,拍震灾影视剧时间不是个问题,现在拍有现在拍的好处,沉淀了拍有沉淀了拍的好处。“对于灾难,有的人选择逃避,有的人选择忘却,也有的人选择直面,而高质量的艺术作品也能达到抚慰人精神的目的。只要出发点和艺术手段达标,多几部反映震灾的影视作品是好事。我们很长时间以来缺乏振奋人心的昂扬的好作品,这次大地震焕发出来的民族精神,正好是艺术家创作出奋发图强的伟大作品的好机会。”

      裴钰认为,中西在文化传统和人文环境上的迥然不同,导致了对这类灾难影视片的接受不同,这既有社会心理标准问题,也有历史心理的尺度问题。从社会心理来说,人们急于追思灾难的成因及灾后的理性重建,是拍摄反思型灾难片的良机。但由于东方民族的文化传统,深刻反思型的灾难文艺作品,在灾后短期内出现又是相当困难的。 裴钰说:“因为有的创作者缺乏足够的人文主义思考和关怀,自然灾难无法战胜,灾区也不是人定胜天的战场。文艺是‘人类存在的守护者’,而不是擒贼先擒王的长矛大刀。”

       许婧认为,“拍摄重大真实事件一定要非常慎重,拍摄的角度很重要,不能娱乐化和煽情。要有社会良知,要考虑社会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文化传统,这些在西方也是很注重的”。

       这次采访的主题是深刻的,一个是汶川地震影视作品的艺术定位,第二个是拍摄的时机,我提出反映汶川地震的影视剧,要以人文主义文艺片为宗旨,坚决反对的是好莱坞式的娱乐灾难片,暴力、灾难、死亡,是电影工业的娱乐要素,但是,对于反映汶川地震这样的巨大的自然灾难,显然是荒谬的,艺术有艺术的根本准则,娱乐有娱乐的根本准则,在关于汶川地震这个话题,娱乐显然要规避,人们需要娱乐,但把汶川地震娱乐化,不是艺术的需要,而是唯票房是举的资本的需要,中国第一部娱乐灾难片的诞生时间可以缓一缓,让文化的人文主义先行,娱乐灾难片可以选择众多的素材,可以暂时放过汶川地震这个不幸的事件。

       6月12日快到了,汶川地震将要到了“月祭”的时刻,“月祭”需要真诚、肃穆、追念和思考,彼时,并不需要“汶川地震娱乐灾难大片”的华丽登场和全球公映。

 

采访全文见:
http://www.chinatimes.cc/Article/hxzh/2008-06-07/8320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27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