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我们有权不崇高、不伟大、不杰出  

2008-09-01 10:51:59|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认为民众在沙发上、床上、饭桌旁和电视机前,有权不崇高、不伟大、不杰出,有权鸡零狗碎,有权不宏大叙事,有权不接受教导、不去学习领会,民众的审美观必须首先得到尊重,多数人具备符合人性而非“神性”的道德品质,因此,人们在娱乐中无需“精英”的挽救,娱乐权是公民权利之一。

 

【背景】香港艺人成龙、刘德华等人参与京奥表演,到仪式结束后出场载歌载舞,以疏导散场中的观众。当地媒体对此事的报道,被林沛理先生认为是“鸡零狗碎”,并痛斥香港的电视观众是“推动社会反智、制造文化堕落”的“原罪犯”。(见《南方都市报》评论周刊2008831日)

 

       社会转型期的中国文化,是从一元文化向多元文化渐变,从精英娱乐向公民娱乐转变,这种文化的转型带来了许多碰撞、争论和激辩。对于现代社会的公民娱乐,总是存在着偏激和轻狂的批判,如今,公民娱乐主体之一的电视观众竟然被斥之为“原罪犯”,这让我们恍惚又回到了中世纪。

娱乐是社会公民的一种权利,公民权包括“娱乐权”,娱乐权既然是每个人的权利,那么所谓的文化精英就不能“独占”娱乐,既不能独占娱乐的资源,也不能“独占”娱乐的批评,过去总认为民众的审美低俗,道德水平低下,民众总是对庸俗趣味趋之若鹜,需要精英的挽救和引导;而现在,我们认为民众在沙发上、床上、饭桌旁和电视机前,有权不崇高、不伟大、不杰出,有权鸡零狗碎,有权不宏大叙事,有权不上课、不学习,民众的审美观必须首先得到尊重,多数人具备符合人性而非“神性”的道德品质,因此,人们在娱乐中无需精英的挽救,人文已经不再是一元化的指挥棒,而是服务于学习型社会的现代人文。所以,今天有的人用“反智”、“堕落”、“愚蠢”去痛骂公民娱乐,我只能说这种批判不过是针对公民娱乐的道德“伪崇高”而已,在自家的电视机前、掏钱买的报纸上,沙发的柔软和卧室的温馨里,我们需要的是可乐、薯条、《千里之外》和普洱茶,与老婆孩子亲密,和精英专家吻别。伟大的精英、崇高的专家、专业的教授,能不能放过普通人的私生活,放过他人的精神空间?别用伪学术的名义侵犯他人的娱乐权。

1997年回到祖国怀抱的香港地区,其公民社会的文化组织更加完善,更加发达,大众媒体以服务受众为第一目的,多元文化并存,始终保持着生机勃勃的文化活力。人们在私生活里,饿了,累了,无聊了,饥渴了,斜在床上,歪靠沙发,享受着要纯粹的娱乐放松,人在生活里终于有了喘息,有了偷闲,快乐总是细节和琐碎的,肾上腺的快感,口舌的美味,林志玲的美腿,吴宇森《赤壁》的搞笑,《色戒》里的“飞天轮”……这些不是堕落、愚蠢,人们更不是什么“原罪犯”,恰恰相反,人文不是宗教般的修炼,而是对人性的爱和关怀,我们活着有滋有味,是比孔夫子复活更有意义的事情。

    英国文艺批评家阿瑟·凯斯特勒说过思想史上,有许多无聊的真理和有益的谬误,这个英国人说得很有趣,公民娱乐的谬误不少,其中有不少却是有益的。有人像发小广告的推销员一样,挨家挨户闯入私人的精神空间,敲着门疯喊“你在反智、在堕落,在愚蠢”,这些人真理很多,却相当无聊。以前看过电影《飞越疯人院》,或许,文化偏执狂是一种精神疾病。

  评论这张
 
阅读(446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