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大国文化复兴的“义和团陷阱”  

2008-10-11 18:46:49|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国文化复兴的“义和团陷阱”——2008诺奖后记》

 

    大国的文化复兴的路径在哪里?义和团团民,信仰道家功法,悲剧性对洋枪洋炮无所畏惧。今天,如果只剩下爱国主义,依然注定是悲剧性

 

#文化复兴不是道德诉求,而是制度思考的路径,在前面,有一个“义和团陷阱”。

#工农业技术已足够完善,人类的物质生产能力大大提高,最终制约社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不是生产能力不足,也不是投资不足,而是消费需求跟不上。这个思想意识,直到今天,我们用1000多亿美元储备的学费才明白,1000亿美元,这就是思想不创新的代价。

#我们曾经教育国民要当一个螺丝钉,今天,中国现在面临着这样的前景:在世界经济和文化体系里,沦为一个螺丝钉的位置。

#诺奖,从“奖”的角度,并不重要;但她是中国科学和文化的现状的一个镜鉴,反思镜鉴的文化意义,让我们有效规避“义和团陷阱”的路径。

#某央企海外并购失败,我们愤慨这是极少数议员的反华态度,阻挡不了我们的大国崛起。可实际上,该国议会表决,550个议员只有15个赞成。三十年前,我们被世界认为是“愤怒的孤立”,跌进了“义和团陷阱”,我们就沦为“愤怒的孤立的骄傲”。

#当有的人还在“亲美,还是反美?”的问题上打嘴仗的时候,次贷危机用清清楚楚的事实告诉我们,中国和美国其实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美国次贷危机在大洋彼岸如火如荼,可是,我们省吃俭用积累起来的庞大的美元储备,正在迅速贬值,五年贬值三分之一以上,美国正在抓紧印制新钞票,中国在向白宫慷慨地交纳“通货膨胀税(或铸币税)”,我们的美元外汇储备,成了投机者的“唐僧肉”。“华尔街危机”转了一圈,烧到了中国。

#有一种人,真正被“义和团陷阱”套牢了,他们对不同文明的考察,环游世界,最后的结论还是中国最好,这就好比一个人炒房子炒成了房东。没有竞争力的时候,仍然靠垄断地位,不断养成庞然大物,稀释全社会的财富、资金、权利,该死不死,渐渐变成恐龙,最后轰然倒下,这就是危险的。

#对于伟大的祖国,一颗责任心和爱心更重要,柏杨有本《丑陋的中国人》,对中国,要学会爱,还要学会恨,爱,源于灵魂;恨,出自责任心。爱中国,分享她的荣耀,捍卫她的尊严;恨中国,痛骂她的丑陋,批判她的错误。祖国不是神,不会永远正确;国家也不是母亲,5000年来,多少个朝代兴衰成败,中国人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母亲”。祖国,是一种人的信仰和责任,这才是爱国主义完整的价值所在。


1000亿美元,“义和团陷阱”的代价

       我们这个被基辛格评价为最勤劳善良的民族,多少年来,老实储蓄,省吃俭用,多生产,少进口;多积累;少消费,多创汇,少花美元;宁可不做事,也要少犯错;不求创新发展,只求小步前行,本想靠着义和团式的小农算盘,精打细算慢慢维持。谁想到,美国次贷危机在大洋彼岸如火如荼,我们省吃俭用积累起来的庞大的美元储备,正在迅速贬值,五年贬值三分之一以上,美国正在抓紧印制新钞票,中国在向白宫慷慨地交纳“通货膨胀税(或铸币税)”,我们的美元外汇储备,成了投机者的“唐僧肉”。
       据统计,美国的私人消费下降1个百分点,中国中国出口增速两年内累计下降5-6个百分点。2007年,中国对美的出口增幅,第二季度下降到15.6%;第三季度下降到12.4%。大家都知道,中国对美出口占中国GDP总量的7.7%,所以,一旦中国今后的经济只能靠民间消费的增长去带动,你就会明白中国经济的严冬到底有多“冷”!
       工农业技术已足够完善,人类的物质生产能力大大提高,最终制约社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不是生产能力不足,也不是投资不足,而是消费需求跟不上。这个思想意识,直到今天,直到我们不得不依靠民间消费去带动经济增长的时候,用一个粗略的比喻,我们交了10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学费,才最终明白了这个道理。没有人是事后诸葛亮,快20年了,多少知识分子在东奔西走,主张思想创新、文化创新、金融创新,可结果呢?1000多亿美元的学费,就当作“义和团陷阱”的学费吧!
        当有的人还在“亲美,反美”的问题上打嘴仗的时候,次贷危机用清清楚楚的事实告诉我们,中国和美国其实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损益关系,这个时候,再谈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现实意义。没有比次贷危机里的中美关系,更能成为全球化的一个明证,一个市场经济思维运转的大国,还没有睁开眼睛看清楚这个以金融体系为基础的世界经济体系,没有看清楚这个以价值观为核心的世界文化体系。你被动地卷入,就是被全球化吞没,我们曾经教育国民要当一个螺丝钉,结果,中国现在面临着这样的前景:在世界经济和文化体系里,沦为一个螺丝钉的位置。


   
科技落后并非因为“贫穷”


      诺奖尘埃落定,作为奖,并不重要,但她是中国科学和文化的现状的一个镜鉴,每年一次,都让我们对自己的现状有一次人文的观察和梳理。每一个镜鉴,总会有一次思想的冲击,冲击就是活力。我们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不是在空喊,也不是在清谈,开阔的文化视野,归宿还是实现“镜鉴”作用,科技是无国界的,自然科学从来不分中国的物理学、美国的物理学,但钱永建等华裔人士先后获得诺贝尔奖,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中国人的思维能力、创新能力、科研能力,都是非常好的,证明了中华民族在血统和人种学的角度,是不逊色于任何民族的。诺奖并不是国家荣誉,它是个人荣誉,是超越意识形态的。有的人用不恰当的国籍标准来给他们归为美国人的成就和骄傲,这是非常狭隘的。
  我们当然也希望中国国籍的科学家能够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可是,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未能如愿,作为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民族,民族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挑战。
  过去,我们说穷,说科技投入少,科研人员待遇差,科研设施陈旧。可时至今日,中国的GDP已经在2007年超越了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全国各个大学的基建建设如火如荼,豪华校舍、星级酒店、地产经营,各个让人惊叹的大学城项目层出不穷,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都达到了历史罕见的数量。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所以,我们的科技落后,其实是科研体制的落后。
  首先是自然科学和技术的法律保障并不完善,比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其中对国家财政投入、税收优惠、信贷支持、风险基金、成果价值评估等等的规定过于笼统,缺乏操作性;此外,有关技术咨询、登记、信息、知识产权及资产评估等中介组织的规定等,还没有充分完备的法律保障。
  其次,我们的科研后期投入不足,在取得基础研究成果之后,因为经费不足,无法向应用成果转化,失败率1996年为16.4%,1997年为22.2%,1998年为26.5%,1999年为27.5%,2000年一跃升到31.7%,三分之一的科研项目因为没钱而半途而废。
  第三,国家经费投入不足,但民间资本的介入又存在难度,科研缺乏风险投资激励机制。以政府的资本为主体,有不少风险投资公司,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却违背了人类对未知领域探索的规律。在国外,当风险基金提供给科研人员,也经常是胜败皆有,否则何谓“风险”?
       这三个原因环环相扣,彼此互动,科技创新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而科技创新所需要的巨大成本与风险,得不到相关的保障,科技创新就只能是一个口号了。这也就是中国缺少原创性发明,科技落后的制度路径的因素。

文化的包容

       我们今天,有人批评诺奖文学奖,是歧视第三世界,是歧视我们中文,我们看看获奖作品的创作语言,包括:英语、汉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瑞典语、俄语、波兰语、丹麦语、挪威语、希腊语、日语、阿拉伯语、孟加拉语、捷克语、芬兰语、希伯来语、匈牙利语、冰岛语、奥克语、葡萄牙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意第绪语、土耳其语。
        获奖国家:法国、以色列、墨西哥、尼日利亚、美国、日本、南非、瑞士、澳大利亚、英国、德国、意大利、瑞典、俄罗斯/苏联、西班牙、爱尔兰、波兰、丹麦、挪威、智利、希腊、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哥伦比亚、捷克斯洛伐克、埃及、芬兰、危地马拉、匈牙利、冰岛、印度、葡萄牙、圣卢西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南斯拉夫、土耳其。
        危地马拉、圣卢西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墨西哥、尼日利亚,不是第三世界吗?中文已经是获奖作品语言,又何谈歧视我们的语言文字呢?我们发现世界的文化越来越尊重各种文化,各种思想价值体系。
    我曾经写过《诺贝尔文学奖带给我们的人文启示》一文,里面集中比较了世界和中国的文学奖观念和价值。

   

       教育创新,就是彻底的平民化教育


       中世纪的教育思想是培养少数精英,而现代社会的人文教育是要保障个人的受教育权和促进就业。所以,今天的大学毕业生只是拥有高等教育水平的草根而已。大学世俗化,就是高等教育“市场化”,西方国家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推行的高教改革,就旨在改善政府治理方式,通过引入市场机制配置资源、调整结构,提高高等教育的活力、质量和效率。这个改革有三“俗”:第一“俗”,是减少国家对大学经费投资的比例,增加非政府(市场、个人或家庭)对高等教育的投资。第二“俗”,是强化大学与私有经济部门的联系,推动大学与工商界的联系。第三“俗”是促进私立(民办)大学发展。
    真正值得忧虑的恰恰是不世俗化。大学不成为公共财政过重的负担,就必须对大学放权,比如英国,1993年《教育法》的核心原则是向学校、家长和社区放权,保守党政府甚至希望废除地方教育行政机构,让所有公立学校走向“商业自治”。2006年,日本对公立大学“松绑”,实行独立法人化改革,大学校长成了企业法人。
   放权和法人改制,是现代人文文化希望用法制和市场规则,确保大学既不是“市场的奴仆”,也不会被行政权力驱使,只有世俗得彻底,大学才真正地能与金钱、权力“三足鼎立”。
        无论是思想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还是教育创新,在今天,都不是一个道德诉求的问题。我们今天在思想、科技、文化、教育等等方面的创新,是少,还是多,是匮乏,还是过剩?

    看世界,不能“穷”得只剩下爱国主义

      有一种人,真正被“义和团陷阱”套牢了,他们对不同文明的考察,环游世界,最后的结论还是中国的文化最完美,中国的制度最完美——这就好比一个人炒房子炒成了房东。没有竞争力的时候,仍然靠垄断地位,不断养成庞然大物,稀释全社会的财富、资金、权利,该死不死,渐渐变成恐龙,最后轰然倒下,这就是危险的。
      对于伟大的祖国,一颗责任心和爱心同等重要,柏杨有本《丑陋的中国人》,对中国,要学会爱,还要学会恨,爱,源于灵魂;恨,出自责任心。爱中国,分享她的荣耀,捍卫她的尊严;恨中国,痛骂她的丑陋,批判她的错误。祖国不是神,不会永远正确;国家也不是母亲,5000年来,多少个朝代兴衰成败,中国人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母亲”。祖国,是一种人的信仰和责任,这才是爱国主义完整的价值所在。某央企海外并购失败,我们愤慨这是极少数议员的反华态度,阻挡不了我们的大国崛起。可实际上,该国议会表决,550个议员只有15个赞成……三十年前,我们被世界认为是“愤怒的孤立”,跌进了“义和团陷阱”,我们就沦为“愤怒的孤立的骄傲”
       大国的文化复兴,我们要用人文科学的科学体系去理性思考,去推动价值转型,去关注民生,走制度建设的路径,文化的转型,不是精英在推动,不是用新的一群精英取代旧的一群精英,不是拉下一个“阎崇年”,扶起另一个“阎崇年”,稀释精英文化,重建平民文化。中国如果不想做世界的一个螺丝钉,不想做唐僧肉,不想成为冤大头,不想有“愤怒的孤立的骄傲”,不想与地球上四分之三的同类“同床异梦”,不想在国际分工中只做靠出卖廉价劳动力的制造业,不想国内的消费增长持续低迷,不想自己的经济发展只靠出口来拉动,那么,一句话,我们的文化复兴,真的不能“穷”得只剩下了爱国主义。


   
   

 

1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