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阎崇年被打事件”对严肃学术的巨大冲击  

2008-10-16 22:22:42|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崇年争议”是史观之争


       最近备受媒体瞩目“阎崇年被打事件”,在学界内外都引发了巨大的关注。这个事件除了当事人的对错和是非之外,还可以从文化的角度加以分析。我更加关注这个事件对学术根基本已脆弱的中国现代历史学,会有一个不可估量的冲击。
        双方争论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属于历史科学性质的。现在,有很多都对历史科学产生了巨大的疑问,被很多人引用的就是那一句话:历史是被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这个事件模糊了人们对历史科学的认识,那么,我们就有必要给予澄清。
        双方属于学术争论,但他们双方争论问题,是历史学的“史观”范畴,什么是“史观”呢?就是人们对历史事实的态度,对历史事实赋予的价值观,史观,也可以叫做“历史哲学”,同样一个事情,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别、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文化形态,做出的评价都不一样。
        比如,明代郑和下西洋,在封建主义的历史观看来,一是宣扬国威,第二是劳民伤财;在现代历史观看来,则会关注郑和下西洋,对世界文明的推动,以及促进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作用。
       同一个事情,就会不同的评价。如今,围绕阎崇年学术观点的争论,是属于史观范畴,一方认为这样做正确,另一方则认为错误,是价值观不同造成的,价值观不同,对一个事情和一个人物的评价,自然就不会不同。比如,天平天国革命与洪秀全、义和团运动等等,这些近代历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至今都有不同的评价,甚至是两个极端的评价,彼此激烈攻击,彼此猛烈笔战,甚至引入政治因素,引发了学术的悲剧。
       那我们普通人,该如何面对“史观之争”呢?首先要明白,史观的争论,归根到底是哲学观的争论,是在用哲学去做辩论,也就是说,不是历史学在打斗,而是价值观在战斗,这一点,我必须说清楚,史观的争论,是哲学当大炮,历史学做炮弹,让历史学成为了某种工具,体现了人文科学工具性的一面。
        比如,民国时期,吴晗写了一本《明太祖传》,实质上是把明太祖当作了蒋介石的历史符号,借着批判朱元璋,从而猛烈批判蒋介石专制。
       还有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对李自成失败进行史观分析,由于郭沫若的史观和当时中国的延安的价值观相符,因此,在那个时代受到了极大的推崇。

 

柳宗元把郭老吓得诚惶诚恐

 

        还有,对柳宗元的评价,章士钊写了《柳文指要》,洋洋洒洒百万字,一共二十二本,他是用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写就的恢宏巨著,但是,耐人寻味的是,这本“尊古义”的巨著出版的时间,却是特殊的公元1971年,“破四旧”的年代却正式出版了“尊古义”的《柳文指要》,这在有些人看来不可思议。1973年,主席写了一首非比寻常的近体诗,

   《读<封建论>呈郭老》: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其中主席劝郭老“熟读”的“唐人《封建论》”,就是指的是柳宗元和他写的《封建论》,这就涉及到了对柳宗元的评价问题,主席一个“熟读”,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分量可想而知,于是,郭老万般无奈,诚惶诚恐地回了一首诗,

   《春雷》: 
  春雷动地布昭苏,沧海群龙竞吐珠。 
  肯定秦皇功百代,判宣孔二有余辜。 
  十批大错明如火,柳论高瞻灿若朱。 
  愿与工农齐步伐,涤除污浊绘新图。


    “柳论高瞻灿若朱”,这是郭老对柳宗元的思想和文章,做出的极致的赞美,表示自己“愿与工农齐步伐”,接受对柳宗元最新的评价通过柳宗元这个人物的评价,我们就能明白,史观范畴的“历史学”,是和一定的哲学、政治的大背景非常密切,变换之大,转变之速,都是异常复杂。

 

历史学除了史观,还有史实


    对于史观的评论,就是胡适所说的名言,历史是被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但是这并不是现代历史学的全部,因为,历史学除了史观之外,还有“史实”范畴的研究,“史实”和“史观”都是现代历史学包含的内容。
    什么是“史实”呢?历史客观事实的确定和研究,比如,历史人物的生卒年、历史事件的时间、地点等等。这些都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客观事实,历史学对“史实”的研究,充分体现了他的严肃的科学价值。
    比如,《孙膑兵法》这本书,我们现在大家都明白这是一本孙膑撰写的军事书籍,可是,就在40年前,人们对这本书的存在,都抱有疑问,这本书是否存在,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学术争论,结果,1970年代,《孙膑兵法》竹简出土,用考古文物的事实证明,这本书的确存在,于是,有关争论和怀疑一下子烟消云散。所以,历史是存在着客观事实的。
    有人会问,历史客观事实会不会被利用呢?我的回答是会的,但是,对客观事实的捏造和混淆,都是不能长久的。比如,“70后”在中学时代学习过的一句诗“古来汉人为吾师”,他的作者是坎曼尔。1970年代,我国在西北挖掘出了一批古文物,其中,一些文物上有“古来汉人为吾师”这句诗,郭沫若对此做了特殊的研究,并且给与充分肯定。但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国内越来越多的历史学家,这个历史事实提出了疑问,到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出土文物上写着“古来汉人为吾师”,并不是历史事实,显然是后来制造出来的。自然大家会问,为什么制造出一个“古来汉人为吾师”的文物呢?原来,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苏联丧心病狂地对世界宣布,中国自古以来的国境线,从来没有超越过长城,按照苏联的逻辑,我国西北、东北、内蒙的大片领土都成了“后天占领”。于是,我们就用了一批文物来做回答,在当时极端恶劣的国际时事背景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后来的国际形势缓和了,这批文物也就失去了“作用”。
    还有一种对历史客观事实的“利用”,比如,有一则汉高帝刘邦的故事,“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 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击斩蛇。蛇遂分为两,径开。行数里,醉,因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何哭,妪曰:‘ 人杀吾子,故哭之。’人曰:‘ 妪子何为见杀?’妪曰:‘ 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告之,妪因忽不见。后人至,高祖觉。后人告高祖,高祖乃心独喜,自负。诸从者日益畏之。
    我们现在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客观事实,不过是传闻而已,但是,在司马迁的世代,这个传闻故事被划入了《史记@高祖本纪》里,被当作了历史事实。而到了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没有人会把刘邦是赤帝子转世,信以为真。

 

历史学归根到底是客观的,唯一的


    所以,历史事实是客观的,是唯一的,“史实”范畴的历史学,是自身人文科学性的根本体现。具体到有关阎崇年事件所涉及的“史实”问题,比如文字狱、清初民族屠杀这些都是双方没有异议的,都是有大量历史文献和考古实物佐证的,双方激烈争论的焦点,是如何看待这些历史事实,是史观之争,不少朋友认为“历史”就是变化无常,模棱两可,质疑历史学的科学性、客观性,我认为,大家是只注意到了“史观”的历史学,而没有注意到“史实”的历史学,而对历史客观事实的研究,是历史科学最主要的学科任务和目标。
   “历史学”这个名词,其实是个外来词,是借用日本汉语假名而来的,我希望大家对历史科学更加尊重,更加谨慎,“阎崇年被打事件”不会动摇历史学的科学原则和科学本质。史观之争,是不同价值观的彼此竞争,我们理应为价值观的论辩提供宽松的环境,允许百家争鸣,但,我们也要理性对待,严格划分在哲学和价值观范畴,不应该也不可能取代“史实”研究,放弃了“史实”,只要“史观”,只会用“史观”的所谓历史学家,我希望最好把自己“历史”这个帽子摘下来,露出自己政治和哲学的真面目。

       有的时候,我倒想说,我们应该给历史科学一个宁静的学术环境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09)|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