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我把林黛玉从英国带回了故乡  

2008-10-27 11:13: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我的新书《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和网友、读者朋友见面了,能够和大家分享关于《红楼梦》的思考,让我非常高兴。我们对中文《红楼梦》太熟悉了,对那个绛珠仙子太熟悉了,可是,在西方的英语世界,在莎士比亚的故乡,也有一位林黛玉,《红楼梦》英文全译本已经面世30年了。现在,我把英伦三岛上的林黛玉,带回她的故乡。

先看看,他们眼里的英国林黛玉——

我把林黛玉从英国带回了故乡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红学书到处有,但这本,错过了你会后悔。当一个人熟练掌握中文和英文两种文字,又找到了英译《红楼梦》作为文学因缘,主要拮取作品的诗、酒、茶、聚为范例,探讨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怎样理解《红楼梦》的诗性之美,《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这样的研红著作以前还不曾有过。

——刘梦溪(著名红学家、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裴钰的《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倡导红楼梦中文,自不会让人误解成反对汉语的“现代化”,而是批评汉语的“火车化”(有气派却累赘不堪)。他高举曹雪芹中文的目标,要有美感,要有中国人的灵魂归属感,确实搔到我们的痒处。想把中文写得直逼老舍、汪曾祺的人们,不妨翻翻这本提出大问题的小书。

——吴福辉(中国现代文学馆前副馆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

 

 

和裴钰相识是因为小说,那时他是“小说月报”的编辑,对小说钻研很深。这次他在《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中,以小说编辑的视角解读《红楼梦》的语言魅力,观点通达,文字有趣,在虚幻和现实之间,在彼岸和此岸之间条分缕析,颇见功力。

——海岩(著名作家)

 

 

坦白讲,我知道裴钰是一位很好的编辑,却从未想到自称“小编辑”的他能写出《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这样的一本奇书。角度新异,古今中外,文笔流畅,不失诙谐,相信一定会让许多读者发出和我一样的感叹:原来《红楼梦》还可以这样解读。

——董路(著名主持人、作家、资深媒体人)

 

《红楼梦》虽说是世界名著,毕竟离现在年轻人的生活有点久远了,作者裴钰好就好在用通俗调侃的现代语言为我们讲述了围绕红楼梦台前幕后的很多小典故、小八卦,既饶有情趣,又回味无穷,喜欢红楼梦的年轻朋友,不容错过啊。

——曾子航(著名主持人,作家

 

裴钰对小说语言的把握和分析,很到位,他用《红楼梦》做例子,以此提高人们对汉语言文字的审美能力,这个角度非常好。他很勤奋,同时思维非常活跃,有自己独到的视野,《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这本书写得很新很奇!

——石钟山(著名作家)

 

裴钰以其细腻的感触,宽阔的文化视野,对红楼梦做了另类的解说,读后《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让人如沐春风。

——骆爽(著名作家、学者、资深媒体人)

 

裴钰用严谨又不失诙谐的态度,从中西文化比较的视野对《红楼梦》作了对比和分析,《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让人耳目一新。

——陈彤(著名作家)

 

    不同的人眼里有不同的《红楼梦》,裴钰却在《红楼梦》里读到了这样的异趣和感触,这样的随心随性,别说《红楼梦》,再难读的书也会显得生动有趣。

——程青(著名作家 资深传媒人)

 

 

 

 

把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带回故乡

许莹莹,Grace Xu,旅美学者

 

 

    红学书到处有,但是裴钰的这本《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我却第一次遇到。我从中学开始就喜欢上了《红楼梦》,至今我能背出红楼梦的每回篇目。曾经到英国学习多年,英文版的《红楼梦》也读过,不过,裴钰给我的启迪是,《红楼梦》是中西方文化交流和融合的一个经典的例子,通过《红楼梦》的中文版和英文版的比较,就能很好的把握人类文明融合的脉动和气息。
    中国的红学研究著作,有一个最根本的特征,就是“关着门的研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自我建设,比如人物分析、情节推演、版本比较等等课题,林妹妹和宝姐姐,谁更可爱;秦可卿的身世之谜;荣国府的原型是什么地方;曹雪芹的生卒年和旧居等等。从中国十八世纪末,到今天,一百多年的红学,关起门来自成一统。
     但是,《红楼梦》传播到英国,已经有130年来了,130年里,中国学者们自己关着门研究,可是《红楼梦》已经由节选本,慢慢发展到了全译本,令人遗憾的是,国内学者始终对英文版《红楼梦》研究一直不是非常关心。
    130年来,英文翻译家们把贾宝玉的怡红院改名成了怡“绿”院;把刘姥姥变成了基督徒;让贾政领着贾府老少一起做弥撒……中国读者一定会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这不是在恶搞《红楼梦》吗?不,这些不可思议的元素都是事实,真的在英文全译本《红楼梦》存在着。如果说,英国翻译家们把中国的林黛玉带给了英语读者,那么,裴钰则是把英语读者眼里的林黛玉又带回了她的中国故乡,他恐怕在中国学者中还是第一个。
    说起这些不可思议的文化误读现象,我们可以一一例举出来,比如,在《红楼梦》早期的英文版本中,黛玉被翻译成Black Jade,也就是“黑色的玉”。可是Jade的引申义,有两个,一个是loose woman,有“放荡的女人”之意;另一个是horse,马,Black Jade的引申义就是a loose woman of dark skin,或者black horse,黛玉的英译名有了“荡妇”的意象。
     还有,李纨,字宫裁。“宫裁”被翻成Kung-tsai(Palace Seamstress)。Palace Seamstress,是指“皇宫里的女裁缝”,难道李纨做了宫廷里的裁缝吗?不是,“宫裁”的本意是极其名贵的丝织品,和“纨”字相对,理解成皇宫里的女裁缝,是望文生义。
     最无厘头的翻译,就是对“鸳鸯”的人名翻译,在早期英文译本中,鸳鸯被翻译成:Faithful Goose,忠诚的鹅。可鸳鸯和鹅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
    以上还只是人名翻译,还有更为严重的人物形象的颠覆。比如,林黛玉,别号“潇湘妃子”。“潇湘妃子”被译成“River Queen(江河王后)。“潇湘馆”被译成“Naiad's House”。“Naiad”是古希腊文化传统中的水泉之神(见图),住在河滩、湖泊、泉水中,是西方文化中美丽、天真、快乐和仁爱的形象,她是天真的阳光女孩。而曹雪芹眼里的林黛玉,最大的特点是一个“泪”字,而在英国读者眼里,却是一个“水”字(River Queen 江河王后),所以,译者就把黛玉这个人物的魂抽走了。

我把林黛玉从英国带回了故乡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我把林黛玉从英国带回了故乡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左图,是西方文化中的江河女王River Queen,西方人眼里的林黛玉形象。

右图,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林黛玉形象。

我把林黛玉从英国带回了故乡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西方文化中的NAIAD,握住男孩胳膊的女孩,这是西方世界里的林黛玉。


  

    裴钰不仅仔细分析研究《红楼梦》中英文两个译本之间的巨大反差,而且,首次提出了“曹雪芹中文”的概念,也就是传统中文。他举的一个例句,让我也很惊讶——“那则让她哭了整整一夜的她母亲昨晚因车祸受重伤而不治身亡的消息对她来说的确是个十分沉重的打击。”这个句子很符合现代汉语的法则,但实在让人崩溃。裴钰对曹雪芹中文和现代中文的对比,让我印象也很深,他写道:
    今天的中文说“女孩”,曹雪芹中文则说“豆蔻”;
    今天的中文说“女人”,曹雪芹中文则说“巾帼”;
    今天的中文说“美女”,曹雪芹中文则说“红颜”;
    今天的中文说“老人”,曹雪芹中文则说“白发”;
    今天的中文说“海棠花在春天里静静地开放着”,曹雪芹中文则说“海棠春睡”;
    今天的中文说“一个美女一生总是会受很多的痛苦和伤害,命运总是不理想”,曹雪芹中文则说“红颜薄命”。
    今天的中文说“白色的眉毛”,曹雪芹中文则说“秋眉”;

    《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有双重的文化意义,第一个层面,是中西文化对比,第二个层面,是传统和现代的文化对比,两个层面水乳交融,裴钰拿捏得轻松自如,游刃有余。裴钰总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强烈的缅怀态度,但他不同于守旧派的地方,是他的学术功力和国际化视野。他的文化论断值得我们深思,我们缺乏了对汉语的审美能力,而仅仅当做一种语言工作,学英文是把英文当工具,学汉语也是把汉语当工具,曹雪芹笔下的魅力中文,我们今天写不出来了。裴钰的目的是先提高对语言的审美能力,然后再谈传统文化的复兴。我对裴钰这种文化重建的建设路径感到赞赏。
    裴钰对《红楼梦》的语言魅力,能够这么敏感的感受、这么准确的把握,和他长期地在“小说月报”做小说编辑有很大关系,著名作家海岩的话比较中允,他说“和裴钰相识是因为小说,那时他是“小说月报”的编辑,对小说钻研很深。这次他以小说编辑的视角解读《红楼梦》的语言魅力,观点通达,文字有趣,在虚幻和现实之间,在彼岸和此岸之间条分缕析,颇见功力。”  
    在我的印象里,裴钰是个思想十分活跃的人文学者,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文化重建”问题。他具有十分踏实的学术功底,以及国际化的视野在当代中国的年轻学者中颇为显目。这本《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是他思想独到,视野宽阔之作,我同意刘梦溪先生的认定“(裴钰)熟练掌握中文和英文两种文字,又找到了英译《红楼梦》作为文学因缘,探讨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怎样理解《红楼梦》的诗性之美,这样的研红著作以前还不曾有过。”

 

图书简介:
    《红楼梦》在我国家喻户晓,可是,你知道在西方人眼里《红楼梦》是什么样子的?宝玉的怡红院改名做了怡“绿”院,刘姥姥成了基督徒,贾政领着一家人做弥撒祈祷,林黛玉的蓝颜知己是个英国人,德国真的有个贾宝玉式的男士……作者第一次揭示了围绕着《红楼梦》海外传播过程中的许多趣闻佳话,让人忍俊不已,又感慨良多。通过中西文化比较的角度,追溯传统汉语的无穷魅力,让我们重新发掘了《红楼梦》这部奇书的巨大魅力,通俗严谨,雅俗共赏,是目前国内清新宁静的红学品评作品。
    本书对《红楼梦》的研究,集中于东西方比较文化的角度,通过《红楼梦》中文原著和英文译本的对比,力求探索《红楼梦》的传统中文魅力,积极推进传统汉语言文化在当代的传承。全书语言通俗风趣,角度新颖,国内有关《红楼梦》的著作大都局限于人物分析和中国传统文化研究范畴,本书则另辟蹊径,从西方人的视角来看《红楼梦》,集中于东西方比较文化的角度,分析《红楼梦》在西方英语世界里的种种趣闻轶事,扩展了当前红学研究新的角度和新的视野。适合都市白领、小资人士和青年学生的阅读,同时也是一本英语学习的辅导读物。

 

图书目录

1:《红楼梦》80回,章章都有错
2:贾宝玉怎么吃上了鸡爪子?
3:让老外发晕的《红楼梦》人名
4:让老外崩溃的《红楼梦》忌讳文化
5:《红楼梦》的“酒文化”弄醉老外
6. 史湘云和莎士比亚:东西方最伟大的醉鬼
7:以《红楼梦》为例,中国文化对外传播要有耐心
8:谈谈《红楼梦》传播中的恶俗化
9:曹雪芹的“糊涂话”,玩晕80后、90后
10:曹雪芹的“糊涂话”,让国人很别扭
11:曹雪芹有句话,最牛X,却是现代汉语大病句
12:曹雪芹其实是被“火车”撞死的
13:凋零的海棠花,繁茂的老杨树
14:谁骑上了老虎,谁暴露了乳沟
15:《红楼梦》语言其实并不“高雅”
16:对《红楼梦》走火入魔的外国人
17:法国人眼里的《红楼梦》
18:惊世骇俗:西方人眼里的林黛玉形象
19:大观园里有座世界上最短的人工港?
20:目瞪口呆:西方人眼里的贾宝玉
21:《红楼梦》中,外国人不认识的颜色
22:国际上最好的英文版《葬花吟》
23:曹雪芹到底有多“粗俗”
24:巨汗:西方人总是误读“曹雪芹”
25:陶醉:刘姥姥的曼妙身段
26:曹雪芹蒙受的不白之冤
27:《红楼梦》怎么成了医学院的妇科教材?
28.趣谈:刘姥姥是位基督徒
29.《红楼梦》国际传播中的最大失误
30.有一种中文,最微妙
31.传统中文独一无二的美感
32在英国,林黛玉有个蓝颜知己
33忍无可忍:西方人如此贬损贾探春
34西方人在抓狂:姐姐不是姐姐,哥哥不是哥哥
35传统中文中,最高层次的比喻
36《红楼梦》英文版的联句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