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我是红学研究的纪晓岚,并不是堂吉诃德  

2008-10-29 21:46:00|  分类: 红楼梦海外传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看到了湖北女作家武汉七七写了一篇博文,题目叫《裴钰:红学的堂吉诃德》,网址如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f581e0100axu4.html

     在此,我来答复。首先,我欢迎网友读者向我提问、交流和指教,我没有任何限制。
    《红楼梦》翻什么?由谁来翻?这不是一个理想化的问题,而是现实中的问题,我也不是和大风车战斗的堂吉诃德,相反,我更像通俗风趣的纪晓岚,在解决具体的实际问题。
    是的,我承认石头记的版本之乱,我在书中第一章就坦言,几乎回回都有错,这个错并不是艺术创作的错,而是版本的错。
    但是,关键的是,石头记的版本之乱,影响了人们的阅读了吗?回答是没有,在这么乱的版本之下,红楼梦依然成为民族文化的经典,这说明这部书的最核心的魅力,并不是版本字句,而是她的艺术之美。
    我在《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一书中,列举的传播错误,都是文化硬伤,而不是字句之错,我们看中文版的《红楼梦》,无论哪个本子,刘姥姥都没有信仰基督教,对吗?无论哪个本子的林黛玉,都不是river queen(江河王后),对吗?无伦哪个本子,贾宝玉都不是green boy,对吗?
    霍克斯的译本的文化硬伤,多于杨本,但是,胜过杨本的地方,就是他的艺术魅力保留的更加完整。文学翻译,不是字句的翻译,而是艺术魅力的翻译。
    霍克斯的尴尬不是他个人的才华问题,而是缺乏一个红楼梦海外传播的系统工程,如果当年,他得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帮助,他就不会把中国的三教合一变成了基督教一花独放,这是民族价值观的问题,是文化的根本问题。这个错误,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以后的“霍克斯”,将得益于我们的共同努力。

    《红楼梦》可以被翻译,可以被传播出去,只是,我们不要奢求一下子出现一个完美的译本,我们对莎士比亚著作的翻译很久了,你说任何一个莎翁的中文版翻译作品,都是十全十美的,当然不是。但是,我们依然可以领略到莎翁的艺术魅力,这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一个较好的,而不是完美的译作,依然可以传播文学艺术的魅力,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外文版《红楼梦》就一定会损害红楼梦,损害中华民族文化,相反,人类任何一部伟大的作品,都是人类共有的,并不是单一民族所特有的,红学本来就是国际性的学问,不要过分地,狭隘的强调红学的民族性。

     这是我的一点看法,和大家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