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2009-01-12 22:52:33|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二里头遗址,夏城的遗址远景。它的科学确认,可以有助于对北京古城的科学确认,提供给我们一个科学范式,看看一个城市的历史,该如何确认

 

   提要: 一座城市的历史追溯,绝不是建立在神话故事的根基上,依靠只零破碎的文物来确立的。城市文明的发掘,是社会生活、工具技术、信仰宗教、艺术、文字和建筑的综合性的考察。在中国的远古历史中,特别是公元前841年之前的阶段, 必须要建立在系统完备的考古遗址发掘的基础上,运用现代历史学的科学论证方式。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沟,这是将近四千年前,夏代城市的排水管道。在二里头遗址发掘出来。

 

    最近有朋友提出了一个北京城的历史,至少4100年了,仔细看完对方的论证,感觉这个论证应该去山寨春晚,作为一个伪历史学的娱乐节目,表演一番。这个论证只有娱乐价值,而没有人文科学的价值。既然,我们要坚守人文科学的原则,你可以把北京说成4000年,也可以说8000年,但是,我们应该给网友一个符合科学原则的解释,应该让网友们有多样化的,却是符合科学原则的答案。

   
    四千年北京,从根本论据上就非常荒唐
    我们来详细地看看这个北京城4000年的论证,主要点:1.中国历史上确有共工这个人;2.共工被尧撤换在公元前2136年;3.北京,就是大禹划分九州的幽州。而这些观点,都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即尧舜禹时代,是中国真正的历史时期。
    实际上,尧舜禹时代,在现代历史科学眼里,只是古代神话传说,没有任何的考古实证和科学证据。我们熟悉的《史记》这部书,作为信史内容,也就是真实可信的历史阶段,是从公元前841年开始的,这个年代可不是后人确定的,而是作者司马迁自己确定的,为什么呢?因为司马迁是严肃的史学家,他对公元前841年的历史,没有科学的把握,所以,他画了一个界限,公元前841年之后,称为“信史”。之前,司马迁没有确认其准确性、科学性。
    我们再看“夏商周断代工程”,根本目的有四个1.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以前,包括西周早、中期和晚期前后段各王准确的年代;2.商代后期从商王武丁至帝辛(纣),确定比较准确的年代;3.商代前期,提出比较详细的年代框架;4.夏代,提出基本的年代框架。在这个历史学工程中,1.没有尧舜禹,这三位神话人物的身份确定;2.更无法确认共工的存在。3.也无法确认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
    没有考古遗址的发掘出土,没有考古文物的足够展示,没有符合人类学和考古学系统的论证,仅仅凭借着一两本古代文字记载,就凭空想象得出一个历史人文科学的观点,这是不严肃、不严谨的。无论共工氏,还是大禹划九州,都并不是历史真正存在的事件,只是一个文化传说而已,把一个文化传说,当作现实生活里的城市的老祖宗往事,从文化上可行,但是,从人文历史学的角度,却不太合适,所谓“4000年”,当作一个戏说无妨,当作人文科学的论点,就显得让人不安了。
    
   
    一座城市的历史确认,应该遵循怎样的科学论证?
    1.夏文化的曲折确认
    我举一个夏文化的例子,看看人文科学是如何科学地论证一个城的历史,看看在现代历史学的框架下,如何对一个城和自身文化进行确认。
    在司马迁的《史记》里,有“夏本纪”,可夏代到底存不存在?这在今天看来,似乎不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可是,在1959年之前,夏代的存在,遭到了历史学界的巨大质疑,夏代是客观存在的一个国家,还只不过是一个文化传说呢?夏代到底存不存在,是近代历史学主要的命题之一。
    这一切的争论,都在1959年有了一个阶段性的回答,夏文化是存在的,因为,考古学家在河南偃师,挖掘出了二里头文明遗址。历史学家们分析,从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陶器形态来分析,很多风格要素是从豫西的河南龙山文化发展而来的,当然,也受到了其他一些文化的影响。青铜工艺出现了转折性的进步,出现了爵一类的青铜礼器。从墓葬来看,竟然出现了高低贵贱的等级,不同等级的人死后,墓穴里面会摆放着不同等级的青铜器和陶器。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二里头出土的夏代青铜器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二里头出土的陶器上,有刻画符号,是不是文字的前身,有待继续考古确认。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二里头遗址出土的玉器


    2. 城市的历史,需要充分完备的考古实证
    更重要的是,在二里头文化遗址里,历史学家们发现了成群的大型宫殿基址。在2002年,并列的大型建筑基址之间,竟然还发现了长逾百米的木结构排水暗渠。在宫殿区外围,还发现了三条垂直相交的大道,经过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分析,整个二里头遗址的宫殿区面积达12万平方米左右;在宫殿区内,还钻探出的干条小型道路;在1号、2号宫殿基址之间,发现有大面积的路土遗迹和数百平方米的卵石活动面及若干夯土基址。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二里头遗址中宫城的遗址近景

 

    整个遗址沿古伊洛河北岸呈西北至东南向分布,东西最长约2400米,南北最宽约1900米,北部为洛河冲毁,现存面积约3平方公里。其中心区位于遗址东南部的微高地,分布着宫殿基址群、铸铜作坊遗址和中型墓葬等重要遗存;西部地势略低,为人们一般性的居住活动区。
    以上的考古发现,说明二里头遗址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原始部落,氏族聚居地,从有了等级划分的随葬器皿,可知产生了不同的阶层;从大型宫殿基址,可知出现了占有大量财富和人口的君主式的首领;而幅员3万平方公里的二里头遗址,则是一个小型的酋邦国家,这就是夏朝的文化,或者说是夏国的文化。

 

    3.北京城的确认,不能是个孤证
    我们讲了,共工这个人并不存在,所以,所谓的“共工城”更是荒唐的。确认古老北京的历史,一定要遵循“考古第一,避免孤证”。仅仅靠着一个地方的几块碎陶片,仅仅靠着一张来路不明的地图,仅仅靠着一面破烂的古墙,都不能成为城市文明的佐证。
    我们再看夏文化的确认,刚才说了二里头文化遗址证明了夏文化的存在,可是,仅仅有一个二里头是不行的。除了二里头遗址之外,在山西省的夏县,1974年,发现了东下冯遗址,年代大约在公元前19OO年~公元前1500年。非常重要的是,在这个文化遗址里,发现了城址,城址南部呈曲尺状,还发现了城墙的遗址,保存得相当完好,城的四周有护城壕遗址,这里俨然是一座距今大约4000年的城市。
    

伪科学的发现:北京城4000年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东下冯遗址出土的文物

 

    历史学家,通过发掘和研究二里头遗址和东下冯遗址,从而确认了夏代文化的存在,这就是史实研究的科学过程,现代历史学的科学性在此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真和假,是和非,绝不是能够被人轻易地捏造,在 1959年之前,夏代被广泛质疑,随着二里头和东下冯遗址被发现,夏代的存在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公认。

    4.如果对待“假说” 

    北京是中国历史的文化历史名城,“她到底有多少年的历史?”这个问题,我想还是属于历史人文科学的范畴,既然提到了“历史”,那么,就跟网友和老百姓一个科学的负责任的回答,一个科学论证的方式,传播的是人文科学原则,而不是其他。历史课题会有很多,关键是科学的方法论和科学的论证过程。
     用《史记》记载的共工传说,来确认共工这个人存在,在没有任何考古文化遗址出现的时候,“北京城的历史四千年”,这个观点当作一个假说还可以,如果当作事实真理,就是非常错误的,虚假的。回顾一下,我国夏文化的确认过程,直到1950年代之后,夏文化才被我们科学地确认,之前,都是处于假说状态,被国际学术界拒绝承认。
    历史学是实证科学,不是发散思维的凭空想象,如果说北京城四千年,我希望他们给公众一个负责任的科学回答,否则,建议打上一行字幕:“本内容有待科学论证,仅做假说存在,请勿轻信。”

  评论这张
 
阅读(1073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