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拷问文怀沙,不如再现梁漱溟  

2009-02-24 01:12: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某君的个人情况不了解。对于当今所谓的新国学热,我可以谈一谈,对学不对人。我反对今日所谓的国学复兴,并非一时一日,我尊重儒学,准确的说,尊重梁漱溟式的真儒学。时至今日,我们也越发追思“国学大师”梁漱溟,以及他的真儒学。

 

拷问文怀沙,不如再现梁漱溟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今天,年轻的朋友,你们是否还记得有个老人梁漱溟呢?他也被人称为“国学大师”,他和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大师不一样,在讲座上听到的大师不一样,和已经成为畅销书的大师们也不一样,和跻身财富榜的大师们也不一样,和被粉丝热捧的大师们更不一样……

 


   近几年来,以文怀沙为代表的国学大师们,掀起了“新国学复兴”。说他们为“新”国学,在于他们用儒学直面当代问题,力图用新型的国学理论来推倒现代人文主义。我们不妨先看一下文怀沙的“新”观点,如,文怀沙认为,孔子的核心思想是“和谐”,让人与人之间“天下为公”。用和平去代替战争,用爱去代替恨,用报恩来代替记仇,让人类能够和平共处。
  实际上,儒学几千年传承不变的根基,也就是孔子的核心思想,不是“和”,而是“仁”,在“仁”的思想基础上又形成了政治理想——“仁政”。这本是常识问题。而文怀沙却把“仁”篡改为“和谐”。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他的“正、清、和”三字经中,又把“正”当作了孔子的核心思想,忽而是“和谐”,忽而又是“正”,自己都两极摇摆,含混不清。再说传统的“止战”思想,并非源于孔学,而是墨子之“非攻”。文怀沙把墨家学说划给了儒家,真不知地下的墨子会有何想?
  这样的“新国学”,我称之为“文怀沙式的国学”,它既僭越了儒学本身,篡改了儒学真实的本质,套用儒家的概念名词,基于完全混乱的逻辑,不仅漏洞百出,而且经不住历史和现实的考量,不堪一击。他们力图用传统儒学来解释当代文化和发展的命题,可是,陷入了一个极其尴尬的陷阱,既不敢正视传统儒学的本质,又不愿正视现代社会的发展和人文矛盾,不敢正视,就把传统儒学肆意改造,所谓“六经注我”,文氏之“和”、“正”,僭越了孔子数千年的核心思想,就是一个明例,又不愿正视现代社会的人文矛盾,没有独立的立场,思想建树少得可怜,“新国学”既被抽光了学术精髓,又对现实毫无意义,更谈不上人文引领,我和朋友这样讲,“文式国学”否定多样性的文化形态,只关注宏观群体,并没有关注个人的权利;只有文化进谏,而没有人文关怀;还是在走知识积累的旧路,并没有正面当代文化重建中的现实问题;还是士大夫的精英圈子里的花鸟鱼虫,还是没能冲破文化壁垒,走向民生人文主义,关注民生,关注社会的人文矛盾;还是只趋向“权力”,不趋向“权利”,仍然对个人权利和个体关怀置若罔闻。
    我不是反对儒学,当代儒学有两条路,真正可以借鉴,一个是梁漱溟之路,一个是冯友兰之路,两位老人都是积极入世,都有着强烈的家国情怀,梁老学贯儒佛,又搞乡村建设。难能可贵的是,儒学中的梁老在历次文化激流中,始终不变,知识分子的影响力有限,但至少要说真话,实事求是,梁老的儒学理论和学说,本质还是儒家,但他对现实社会始终有着一种人文启发和引领之用。冯的学术贡献不必多言,在十年的特定历史阶段有过曲折,但自身在风平浪静之后,也多自我反思和检讨,他的成就有功于儒学传承,他的错误足以警示儒学的困境,他的自我反思也足以体现一位儒家士人的灵魂救赎。两位都是儒家,他们的思想、学说和观念,无论今天看起来,或对或错,或好或差,他们都给历史留下了入世的深刻印迹。
    特别是梁漱溟,对其时的人文矛盾不回避,不躲藏,不放任,不隐瞒,不徇情,不私义,在批林批孔那样巨大的压力下,梁老直言,副统帅和孔子无关,我只批林,不批孔,用自己的一切来捍卫儒学的核心价值观,宁可承受巨大压力,也绝不迎合一时之需,绝不僭越儒学,也绝不“抬轿子”。回想当时,白发老人坐在一隅,读着数万字之学术论文,洋洋洒洒,坚守着原原本本的儒家思想,目的就是一个:儒学和副统帅无关。老夫子说完之后,迎来了更为猛烈的批判,大多都是“不识时务”“不合时宜”,老先生被骂到最后,蹦出一句“三军可以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梁漱溟这么解释道:“我认为,孔子本身不是宗教,也不要人信仰他,他只是要人相信自己的理性,而不轻易去相信别的什么。别的人可能对我有启发,但也还只是启发我的理性。归根究柢,我还是按我的理性而言而动。因为一定要我说话,再三问我,我才说了‘三军可以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的老话。吐了出来,是受压力的人说的话,不是在得势的人说的话。‘匹夫’就是独人一个,无权无势。他的最后一著只是坚信自己的‘志’。什么都可以夺掉他,但这个‘志’没法夺掉,就是把他这个人消灭掉,也无法夺掉!”
    以今天的“新国学”思路,梁老也的确“迂腐”,为何不能“创新”一下呢?在有些人眼里,今天的儒学,不再是一种“理性”,而是一双鞋,什么样的脚都可以套进去,标准像、中华文化标志城……一只只脚统统套进去,“匹夫”梁漱溟其志不可夺,新国学的大师们不用别人夺志,自己都可以外送。1988年,梁老仙逝,至今,二十一年,70后和80后,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位大儒叫梁漱溟呢?他和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大师不一样,在讲座上听到的大师不一样,和已经成为畅销书的大师们也不一样,和跻身财富榜的大师们也不一样,和被粉丝热捧的大师们更不一样……

    现在“得势”的大师们,向下总是大喊宽容,大喊尊老,可当初的梁漱溟,何曾对民间大喊你们宽容我,你们要尊老?独人一个,无权无势,守住自己的学术之志,梁也就满足了。有的朋友倡导,为尊者讳,为父者隐,这样好的待遇,有多少人曾经给过梁漱溟呢?

    如今折腾不已的所谓“新国学”,和梁之国学差了有多远呢?因此,“文式国学”是假儒学,谈不上复兴,仅仅是一场伪国学的庙会。
  其实,“文式国学”最热闹的鼓噪,是它的市场化。“文式国学”的思想创新几近荒唐,理论体系充满僭越,阐述肆意混乱,又动辄举着“儒释道”唬人,真可谓“不新、不古、不深、不浅”。文化传播如果没有自身的精神内核,那可就真成了卖书、卖光盘、卖讲座了。事实也说明,新国学大师们,著作、书、画卖了真不少,胡子越来越长,头发越来越白,人文引领全无,各式各样的轿子,倒是抬了不计其数,梁老的思想简直成了神迹,连冯的境界,也差得十万八千里。
    有人问我,什么是真儒学?梁老的儒学就是真儒学,从来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学说,人文学科也是如此,历史学、哲学、社会学等等各司本科,黑格尔、康德、孔子、老子,思想的魅力在于多样性。如今多样化的文化,当然也有儒学发展的空间,儒学可以解决不了公民权利命题,可以解决不了航空母舰的建造,但也要如梁漱溟之儒学,对入世后的社会和文化建设,有一个积极的思想推动和人文引领。上到人文引领,下到不抬轿子,这也是儒学,也能成就一位大儒!

    很多年轻的朋友,陷于新国学的狂轰滥炸之下,只知几位大师,而不知梁漱溟,其实,“文式国学”垮掉了,真正的儒学不会死,拷问文怀沙之学,不如再现梁漱溟之学,破除一门伪学,更要追寻一门真学,传统文化的复兴也只能寄予“真学”。

    即使儒学和西学之争,中西之争,两大学派争得再激烈,也不过是文化争鸣,彼此属学理不同,但彼此尊重,在思想争鸣中推动现代中国的文化走向完善,所以,在今天,现代人文主义的文化重建,抑或真儒学复兴,归根到底还是在思想的层面上,从不同的角度,去推动文化形态走向多样性,去专注人文关怀,从而实现文化和思想的深刻创新。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