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今年3·15,应定为“反山寨产品日”  

2009-03-10 10:42:25|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我去国内某主流门户网站,做客视频访谈,在谈到今天对待自主创新的制度缺失和思想短板的时候,我提出,我们现在对创新的态度,还仅仅是允许,还远远没有达到足够的激励。并且,在立法上要完善知识产权法的模糊地带。全面搭建起创新型人文的崭新局面。面对有可能泛滥的抄袭侵权大潮,今年的3·15的主题,可以把假冒伪劣清晰一点,专门定为“反山寨产品日”,从思想上鼓励创新,创新光荣!山寨产品违法!剽窃抄袭可耻!
 
    1. 我们国家在立法上要加强对侵权盗版商业行为的刑事打击力度,我们不仅仅是罚款了,也不仅仅是吊销执照,要进行刑事制裁。
    2. 我认为山寨产品继续泛滥下去的话,将是辱国的行为。
    3. 我为什么坚决反对,因为文艺这个产业链非常小,产值也比较小,经不起抄袭侵权,非常脆弱。
    4. 对知识产权保护牢骚满腹,是没有出息的
    5. 文化创新,不必如小家碧玉一样羞羞答答
    6. 盗版不害怕司法,但害怕鼓励创新
    7. 强调司法建设,同时也反对司法滥用

 

    主持人:欢迎大家收看,我是骆新。今天我们的话题和“山寨”有关,有人说非常好,有人说非常差,今年两会还没开始之前我们就看到倪萍委员提交了一份提案,说希望能够立法禁止。这个提案究竟有没有道理?
  
抄袭剽窃若继续泛滥,将是辱国行为
      裴钰:我的观点简单的讲,抄袭侵权文化是一个垃圾的文化,并不是先进的文化。盗版侵权产品已经触犯了相关的法律,我曾经在一些场合也提出过,现在也可以重复两个观点。一个就是我们国家在立法上要加强对抄袭剽窃产品的刑事打击制度,我们不仅仅是罚款了,也不仅仅是吊销执照,要进行刑事制裁。第二点,我认为抄袭剽窃文化、山寨产品继续泛滥下去的话,将是辱国的行为。外面也在问我们,你们中国怎么会成为山寨国家,我说:“谁说中国是一个山寨国家?”他说:“你们现在不是在拥护山寨吗?”我说:“不是”。现在一些行为、例子并不代表中国的主流、文化的主流、知识界的主流,都不认可这些。所以给国外造成一个巨大的印象,中国成为了一个抄袭剽窃国家。我们探讨抄袭剽窃这个话题,不意味着我们就是抄袭剽窃。所以这种趋势如果泛滥的话给国家的影响,在国际上的影响非常坏。

 

     裴钰:如果你认为抄袭剽窃文化和抄袭剽窃产品有区别的话,我跟你这么讲,文化始终是特定经济形态的上层建筑,抄袭侵权产品我们没有一个人赞成它,因为它触犯了知识产权。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最近,在北京,某个公司侵权了德国某公司的欧洲星航线大客车,这个大家可能都知道,这个大客车,现在我们北京法院已经一审判它赔款一千多万,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我们的大客车模仿了人家的外观设计。这么一个行为,很多人我想不会赞成的。那么它上升到文化理念层面,就是抄袭剽窃文化,以抄袭为荣,不以抄袭为耻。你非说它跟抄袭剽窃产品不一样,这个我觉得没有什么讨论意义。
 
《知识产权法》存在着根本的漏洞
    主持人:在经济领域,可见的实物领域就是一个盗版,侵权。

    裴钰:现在要分出两个概念,抄袭侵权文化和平民文化,我们要分开,平民文化我们是赞成的,就是老百姓的艺术,老百姓的思想。抄袭侵权文化和平民文化完全不同,平民文化是创新的。比如老百姓自己开一个晚会,创意、组织都是创新的,郭德纲就是一个草根的明星,他说的段子像谁?既不像马季也不像姜昆,更不像马三立,他就是创新。老百姓就是创新,而且老百姓是懂自己的,是以自己趣味艺术来创新的。抄袭侵权是非法模仿的,不去合法的渠道交易版权,而是非法占有,这在文艺领域,特别有害。我们这个大客车非得像德国大客车,自己不想设计,不敢设计,所以大客车受到了制裁。所以说抄袭侵权文化和平民文化是完全不一样的。


    裴钰:倪委员这个提案,初衷是好的,但是没有区分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我们法律制裁的对象是什么,是抄袭剽窃产品,是我们那个侵权大客车,在产品层面,在经济层面必须打击,立法上有漏洞,漏洞还是很大的。我为什么说漏洞呢,我们现在《知识产权法》上有一个根本的漏洞,在世界通行的惯例上说这个抄袭剽窃产品如果达到了商业规模,就是一定的商业规模,我自己做一个抄袭侵权笔记本,自己用,没事,你要卖,进行销售,这个就是犯罪了。但是我们立法上设立了一个门槛,设立了一个数额门槛,但在执法上,执行起来,对这个数额就很难把握,让不少侵权厂商钻了空子。
       文化的讨论是不能用立法来精确的,我们说反对抄袭剽窃,或者赞成抄袭剽窃,这种文化的争论是不能有立法性的,就是说司法不能进入思想、文化的领域。所以倪委员这种初衷是好的,但是抄袭剽窃产品和抄袭剽窃文化没有区分开,所以这个提案就显得有失准确。
   
需要理解倪萍委员的愤怒
    裴钰:其实我也能够理解倪萍的愤怒,一旦抄袭剽窃进入文化领域,破坏力是颠覆,全盘性的破坏。比如有些抄袭剽窃手机出来了,它可能不在乎,因为有大的商业规模,但是如果要进入文化领域,文化领域就是靠创意,写书、拍电影、摄像、美术、国画,艺术的灵魂就是创意,这个创意又能够进行很好的抄袭和模仿。现在盗版书把中国出版业害掉了,盗版光盘把中国电影、电视剧这个产业也害掉了,所以对文化、文艺领域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我为什么也要坚决反对,因为我也是在文艺的立场上,文艺这个产业链非常小,产值也比较小,经不起抄袭剽窃,非常脆弱。这就是我的观点。


     裴钰:我们始终认为山寨是一个低层次的模仿,还有一个高层次的模仿,是以创新为目的,以创新为中心进行模仿。什么叫低层次的模仿?比如抄袭剽窃《红楼梦》,整个情节是曹雪芹的,整个人物也是曹雪芹的,自己披一些非常简陋的道具和服装,你说有什么创新。抄袭剽窃肯德基,是KFC,它是KFG,这是什么,不是说老百姓的就是垃圾,不是这样。还举郭德纲的例子,每个段子都是自己的,绝对不会把KFC变成KFG,这个模仿是低层次的。而且中国现在尤其不能强调的是模仿,我曾经讲过,谁是第一人?那就是李鸿章,洋务运动,两百年前开始讲模仿,两百年后在讲模仿。现在是一个什么时代?是一个创新时代,是一个创新为核心价值观的时代,中国还在模仿,那么就是倒退两百年。有的朋友说过,没有SZ就没有新中国,我说,你说错了一个字,那就是,没有SZ就没有旧中国,没有SZ就没有大清国!知识分子不是看热闹,也不是发牢骚,而是在思想领域,尽力匡正发展的方向,少谈些主义,多研究问题,大清国死了,但要防止它还魂附体,怎么办,只有不断地思想革新和建设。看热闹开心,发牢骚痛快,唯有经世致用,需要极大的坎坷,需要极大的用心。
 
对知识产权保护牢骚满腹,是没有出息的
    裴钰:我们看待问题一定要基于地现实主义的立场上,我们很多时候说美国搞知识产权不好,但是我们要现实,这个世界,现在这个格局,经济秩序和文化秩序就是一个知识产权的时代。这个知识产权虽然是最近五十年的现象,但毕竟是这个现状。如果我们中国,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经济要作为一个现代性的文化、经济,要融入现代文明世界的话,第一必须要遵守,这个不是说我发牢骚,我说四大文明为什么不收知识产权呢,发这种牢骚是没有出息的行为。现在武汉有一个叫NVD的技术,超越了DVD技术,是中国自主创新的一个技术,在武汉已经出来了。我们中国人也是可以走自主创新的道路的,我们的文化也有很多创新的东西。只要你肯做,资金没有,技术没有,规模小,这个没有关系,可以刚开始走一些学习、复制的路子,都可以,但归宿一定要有,就是要创新。而抄袭剽窃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它只有低层次的模仿,不想创新,你这个抄袭手机,有什么自己的想法?无论从外形来讲,无论从商标来讲,就跟人家差一个字母,这个有什么创新。
 
文化创新,不必像小家碧玉一样羞羞答答
    裴钰:我从来不隐含自己的观点,我认为抄袭剽窃文化是一个垃圾文化,sz是一个不好的词,是个贬义词,但是同时我强调我推崇的是平民文化,我认为平民是一个绝对褒义的词。我不是为了反对抄袭剽窃而反对抄袭剽窃,什么叫文化的转型,就是从一元化的文化形态转成多元化的文化形态。我们要从精英化的文化平台转成平民化的文化平台。我们倡导的是平民文化,是草根文化。实际上抄袭剽窃文化是一个座山雕的文化,是座山雕的概念,不是一个普通人的概念,不是一个老百姓的概念,这个座山雕有朝一日被招安了,这是一个伪平民文化,把老百姓、平民当做一个招牌,我很平民,但实际上还是很精英的,还是想往庙堂上走的。

 

    裴钰:我们都认为《丑女无敌》是抄袭剽窃剧,实际上人家买的是版权,把版权买过来就可以了,包括《无间道》的版权美国也买过来了,合法的交易,合法的渠道,这是可以的。我认为两位是活跃的精英分子,为什么我们中国有创造性的新兴文化人,我自己是第一份的,我自己是唯一的,为什么不以创新的面目招世?  
 
只有鼓励创新,才能打击盗版
     裴钰:我在跟很多朋友聊天的时候讲,中国现在,中国这个改革缺少一个东西,就是思想建设和思想创新。思想的动力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我们讲立法,我们现在讲知识产权法,很多为什么没有跟国外接轨起来,是因为我们思想意识还存在问题,还存在障碍。比如创新,我们现在是允许创新,但是我们没有鼓励创新。鼓励创新有什么好处?最根本的好处在于你鼓励的创新,你就自然会打击的道路。其实盗版不是打击的,是可以通过鼓励创新达到这个目的的。


     裴钰:我们现在做的这个工作就是在推动思想意识的转型,就是说你要鼓励创新,为什么很多有创新精神的朋友,做事情宁愿打着山寨的招牌,就是不打自主创新的旗帜?国家如果提倡个人自主创新,如果在政策层面上鼓励个人创新,我想他们就会放弃那些不好的招牌了。


     裴钰:我们当成一个文化讨论的时候,是一个务虚层面,但文化也有文化产业的问题,这个创意如果产业化、商业化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是有关一个盗版的问题了,抄袭剽窃可以当做一个哲学命题来讨论,但是一旦进入产业规模的时候,它就会进入一个盗版问题。所以抄袭剽窃文化和盗版还是分不清。
 
强调法制建设,同时也反对司法滥用
    裴钰:立法的禁止实际上就是封杀,这个没有必要分开,法律这个力量是国家强制的力量。比如法律不同意,禁止你,就是封杀你。可是,法是罪法,但没有道德法,世界各国都没有一个道德法,除非犯罪了,才用司法来进入。如果仅仅是道德水平不太高尚,道德低下也是一个道德层面,而不是法制层面。所以,我主张司法慎入,特别是文艺思想领域的争鸣,也包括没有形成商业规模的个别行为,都不要引入司法.法制建设是对的,但同时我们更应该反对的是司法的滥用,司法滥用的目的,结果就是个警察国家,绝对不是公民社会。
  
    裴钰:真正搞山寨产品侵权的人死不悔改,因为人性都是想走捷径,搞抄袭,省事,省劲,真正想搞抄袭剽窃的人是死不悔改。唯一办法就是在思想建设上提倡鼓励创新。第二,在立法上要完善立法,完善知识产权的法规,特别是要标定,不要设门槛,要一个准确司法上的定位,比如具有一定商业规模,突出这一点就完善了我们知识产权。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