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中国性格:3000年的中国,30岁的心  

2009-03-08 16:54:37|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祖国,最早的国家形态,可不是秦始皇的大秦帝国,也不是周武王的大周,而是诞生于在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公元前1900—前1500年),距今大约3000多年前,在二里头出现了最早的“中国”。那是一个具有大型政治中心的单一政体的国家,中心城区有300万平方米,人口达到1.8万—3万人。在二里头,我们的先民坚持集体价值的取向(group oriented),坚持公众利益高于贵族的利益,不兴厚葬,兴建城墙,以集体价值作为至高无上的国家意志。请注意,我这里描述的是中国的国家性格,而不是中华文化的特征,国家意义上的中国,和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不太一样。

       我们今天追寻中国的性格,我想,国家的性格,可不是国人的性格,而是一个国家的意志、思想方式、价值观的综合,那是穿越了历史,融入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凝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心灵,沉淀和落实,腾起和升华,成为一种群体的无意识。

 
        从二里头遗址,到今天,我们的祖国已经存在大约3000年了,3000年的历史,什么是中国的性格?什么是所有中国人共同的精神驱动力?什么是历经沧桑巨变之后,唯一不变的能量源?如果说性格决定命运,那么,追寻3000年来的国运往事,似乎就可以揭开性格的神秘面纱。

 
       说起中国性格,最根本的一点,是一句话:道天下所不敢道,为天下之不敢为

 
       道,指的是在思想和创新层面上,中国的探索力和思想力;为,指的是在社会和制度层面上,中国的实践力和创造力。

 
    敢想天下之不敢想,这是一种思想创新,也可以说是一种真正的冒险,在人的思想意识领域,进行启示录式的人文指引,涤荡陈腐,以图振新。中国历史上的变法革新,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很少有一个民族像我们这样,3000年始终活跃在自我制度革新之中,从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孔、孟、老、庄、墨、杨、公孙等等,到汉代董仲舒的儒学独尊,从佛学引进,儒佛融合,到程朱理学,阳明心学,再到清代之顾、黄、戴、张,以及晚清西学铺天盖地的引入,中学没落,在思想层面上的探索始终生机勃勃。
   有一个令人震惊的现象,长期以来,被我们所忽视,中国历史上的大思想家,最大的特征就是同为“奔四”之人,30—40岁,甚至20多岁,就是中国思想家最活跃的时期,也是中国敢想敢为的生命起点,梁启超反对老年中国,老年中国指的是晚清,并不是中国,我们看看创世纪的思想家们的30岁吧——

 

3000年的中国,30岁的心


    董仲舒:30多岁,创世纪的思想大师
    董仲舒,堪称中国创世纪的思想大师,30多岁的董仲舒,虽然年轻,但是已经成为公羊学大师,他长于论事,经世济用,注重实践,司马迁评价他说:“汉兴至于五世之间,唯董仲舒名为明于《春秋》。”


有了如此学识,后来,他在45岁这一年,上汉武帝《举贤良对策》,系统地提出了“天人感应”、“大一统”学说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他认为,“道之大原出于天”,自然、人事都受制于天命,因此反映天命的政治秩序和政治思想都应该是统一的。他把儒家的伦理思想概括为“三纲五常”。董仲舒的思想震撼了汉武帝,于是,将儒学提高到官方哲学的地位。

 

范仲淹,26岁,儒学大通之士
    范仲淹26岁的时候,就对儒家经典——诸如《诗经》、《尚书》、《易经》、《乐经》、《春秋》等书,在当时已被尊为“大通”之才。他35岁的时候,率领民众开始治堰工程。动工不久,便遇上夹雪的暴风,又连着是一场大海潮,吞噬了一百多条生命。迷信的官僚们认为天意不可建,主张停工废堰,范仲淹不允,争执一直闹到了朝廷,大臣们也是模棱两可,莫衷一是。35岁的范仲淹,顶住最大的压力,坚持治堰,最后大功告成。


    正是因为范仲淹有这样的坚毅和冒险精神,他启动北宋庆历新政,大刀阔斧地开始改革,改革失败后,范仲淹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绝不甘于平庸,绝不流于世俗。

 

王安石,37岁,上万言书
    宋代还有一位大改革家,大思想家是王安石,他在嘉佑三年(1058),37岁的时候,上宋仁宗赵祯一份万言书,强烈呼吁仁宗对宋初以来的法度进行全盘改革,扭转积贫积弱的局势,立即推进全面的体制改革。

 

王阳明:36岁的思想革命
    王阳明,是明代著名思想家,也是一位原创型的思想大师,在明正德三年,也就是1508年,36岁的王阳明得罪了宦官刘瑾,触怒了皇帝,被廷杖四十大板之后,发配到龙场,一住便是三个年头。从繁华的京都,到偏僻的小城;从荣华富贵,到饥寒交迫;从文人散淡,到阶下之囚,这个30多岁的男人,痛不欲生,恍恍忽忽,时而游丝若悬,时而彻夜难眠,他仰天长啸,借酒消愁,王阳明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照顾和安慰,他默记《五经》要旨,放弃通行的治学方式,只凭自己的理解去领悟孔孟之道,这一思想方法论的革命,使他摆脱了世间凡俗,跳出了“以经解经”、“为经作注”的窠臼,发挥了独立思考,探索到人生解脱之路。他的心境从绝望、焦躁、崩溃转为希望、安宁、平稳,情绪从悲哀转为喜悦,年轻的王阳明完成《五经臆说》,以其极富反叛精神的创新思想,向程朱理学发起猛烈轰击。王阳明的心学,不仅在国内拥有巨大的影响力,而且,影响覆盖了日本、朝鲜和欧美。


     康有为:30岁上光绪皇帝书
     康有为在1879年,也就是21岁的时候,开始接触西方文化。1882年,康有为到北京参加顺天乡试,没有考取。南归时途经上海,购买了大量西方书籍,吸取了西方传来的进化论和政治观点,初步形成了维新变法的思想体系。


    30岁,1888年9月,他上书光绪帝,痛陈祖国的危亡,批判因循守旧,要求变法维新,提出了“变成法,通下情,慎左右”三条纲领性的主张。

 

梁启超:25岁推动戊戌变法
    梁启超,22岁的时候,参与了震惊中为的“公车上书”,和康有为一起,向皇帝情愿。在25岁时,作为主要的骨干,参与了戊戌变法。

 

谭嗣同:32岁,中国近代第一位民主主义的哲学大师
    谭嗣同对近代民主主义的思想探索,始于1888年,这一年他只有23岁,他认真研究王夫之等人的著作,同时,又放开视野,接触大量的西学。在他30岁,参与了公车上书。变法维新的人很多,但是,把维新从技术层面,上升到哲学层面,在晚清却是一个大大的难事。1897年,32岁的谭嗣同,完成了重要著作《仁学》,它是维新派的第一部哲学著作。他认为物质性的“以太”是世界万物存在的基础,世界万物处于不断运动变化之中,而变化的根源在于事物的“好恶攻取”、“异同生克”。他把“以太”的精神表现规定为“仁”,而“仁”的内容是“通”,“通之象为平等”,“仁――通――平等”是万物的发展法则,是不可抗拒的规律。《仁学》这本书,强烈抨击了封建君主专制和三纲五常。指出,封建纲常礼义完全是那些独夫民贼用作统治的工具,特别是君臣一伦,更是“黑暗否塞、无复人理”,“人人得而戮之”。

 

孙中山:28岁,上李鸿章万言书
    1894年,28岁,《上李鸿章万言书》中,提出多项改革建议。1895年,29岁,办起兴中会;1905年,39岁之时,创办了同盟会,提出了著名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宗旨,在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发刊词中,孙中山首次提出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


   3000年来,中国的制度更新何以如此频繁?中国的思想演变何以如此波澜?看看上面这些30岁的心吧,30岁的性格,就是中国思想创新、制度创新、实践创新的能量之源、意志之源、精神之源,30岁,这个年龄代表着开放的视野、澎湃的激情,缜密的思考和果断的勇敢,范仲淹、王安石,失败后,绝不反悔;谭嗣同,失败后,主动求死;康梁失败后,绝不屈膝;这就叫“决绝”,坚持到底,执着到底,死硬到底,这些“冒险”行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这些“决绝”浪潮一次又一次的涤荡,才使得中国的制度长新,思想长新,王朝更替,但是国脉恒留。而每次制度转型的改革变法,如王安石、康有为,都是年轻人起着核心的推动作用。所以,我说,历史上,中国的思想创新,是30岁的创新;中国的制度转型,都是30岁的推动。

 

出万死不顾一生

一个国家,她所控制的政治地域,在3000多年里,从300万平方米,到今天的960万平方公里,一个最核心的特点,那就是为天下之不敢为,出万死不顾一生。秦之开拓南越,西汉之张骞通西域,东汉之班固经营西域,李唐之玄奘取经,鉴真东渡扶桑,朱明之郑和下西洋,哪一个不是出万死,哪一个不是冒险型的开拓?从项羽的破釜沉舟,到韩信的背水一战,哪一个不是出生入死,哪一个不是敢于冒险?从商、李、萧、曹,到廉、王、霍、李,从嬴政一统天下,到李世民收拾山河,从朱元璋恢复中华,到民国推翻帝制,报大仇、雪大耻、革大难、定大计、任大事,敢于冒险,敢于决死。


    中国的思想家们相信冒险的意义,梁启超讲“虎逐于后,则懦夫可募绝涧;火发于室,则女可越重檐”。懦夫是可以奋起的,女人是可以有力的,不冒险行吗?不决绝行吗?


    中国无论是末世分裂,还是盛世统一,总是会应验梁启超的话——“奋其雄心,鼓其勇气,无畏首畏尾,以自绥也!” 追求大冒险,就崇尚大胆量,这一切源于大自信,我们看下面这首歌:


    当你踏上征途,
    孩子,不要回头;
    只要心怀希望,
    总有一天,你的目标会实现。

尽管道路漫长,
    你也要一往无前;
    当你跋涉在山坡上,
    孩子,不要止步回望。

孩子,要有自信,
    这样就会把你的勇气添;
    背起你的行囊,
    不要畏惧行路长。

崎岖小道,一路坎坷,
    孩子,你的目标就在前方;
    不要以为使命已完,
    你还要攀登。
    孩子,成功在望,
    不要松懈;
    只有一鼓作气,
    才能达到高山之巅。
   

3000年来,在历史的长河里,中国满怀希望,从不回头,背着行囊的思想家们,有谁畏惧过山高水长?我们还在攀登,依旧坎坷,梁启超这首“少年进步之歌”,就是在描绘我们国家的性格,作为一个漫漫求索3000年的行者,没有停歇,没有倒下,古埃及倒下了,古印度睡着了,古巴比伦停歇了,但是,我们使命未尽,目标依旧,没有松懈。


    3000年来,有多少新鲜,就有多少陈腐,有多少革新,就有多少落伍,但是,起承转合,维命于新,你可以把中国想像成白发苍苍的老者,你可以把中国性格描绘成老态龙钟,可是,白发就是死亡,老态就是疲态,事实是,无数个弊端,无数个危难,无数次衰亡,无数次崩溃……中国都拧着脖子,一一承载,一一扛过,为什么?性格决定命运,命运彰显性格,国运体现国家的性格。


    所以,我说,中国的性格就是大冒险、大胆量,满怀希望,从不回头,3000年的中国有着30岁的心,30岁的胆量,30岁的脉搏,30岁的冒险,30岁的希望。摸摸我们的心跳,按按我们的脉搏,反思我们的内心,“30”岁是否在把你燃烧,在把你熔炼,在把你塑造?这些渗进我们灵魂的无意识,这些自发自觉的神秘的精神力,就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性格!

  评论这张
 
阅读(793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