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世界数字图书馆凸显我们的文化窘境  

2009-04-22 03:09: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数字图书馆凸显我们的文化窘境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4月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启动了“世界数字图书馆”,而这个数字图书馆,让我们面临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文化窘境”。

 

提要:

1.现在的这个“世界数字图书馆”,我们不看有多少人使用过这些资料,而是要看有多少人能够“在线”使用,同时,这些各地的图书资料被多少人所“共享”,这才是信息社会的要求。

2.以世界数字图书馆为例,互联网普及率决定了世界各国的受益程度,普及率高的的地区,他们对数字图书馆使用得就越充分,这就在信息的占有、运用等等环节,大大领先于普及率低的国家,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数字鸿沟”。

3.世界数字图书馆,是一个经典个案,有的国家能够充分使用她,能够切实促进本国的教育和学术研究,而有的国家却不能很好地使用她,这个数字图书馆对有的国家帮助不大,意义不大,原因就在于,前者适应了信息时代的发展,而后者,则还在数字鸿沟的沟底徘徊。

4.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对这个数字图书馆,在某种程度上,还只是一个看客的角色,并不能充分地利用,并不能充分借助互联网来促进自身的社会进步和文化发展,

5.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的是,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积极倡导完善和增加互联网上的内容建设,这就说明,在当今世界,互联网已经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已经是文化和思想层面的问题。

6.互联网不是工具,而是生产关系和生存关系,她是一种“关系”,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那就真是沉舟侧畔千帆过,我们永远就是沉舟,而世界成为千帆。


    4月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推出“世界数字图书馆”。从即日起,全世界所有的网民均可免费登陆该图书馆的网址获取丰富多彩的文献资料,了解人类千百年来积累的精神财富。
    什么是世界数字图书馆呢?世界数字图书馆网站的显著特色是汇聚了各家图书馆独有的文化资料和世界各地的档案文件。网站将包含各种手稿、地图、珍贵书籍、电影、录音、印刷品和照片。公众将不受限制地免费使用这些材料。

   有很多朋友会说,不就是把各个图书馆的资料用网络连接起来吗?这很简单啊,或者意义不大,体现不出价值。其实,如果我们用现代人文主义的事业来看待这个“世界数字图书馆”,就会发现其中的非常重要的意义。

 

     核心价值是在线学习和信息共享

    “数字图书馆”,核心是“数字”,而不是“图书馆”。为什么说现在是信息社会,为什么说是互联网时代?绝不是因为信息只是一种工具,也绝不是因为互联网仅仅是一种媒介,而是因为信息成为了生产力,互联网则是生产关系的一种体现,网络是一种状态和关系,而不是一种物质和载体,从这个意义上讲,信息革命的本质就一下子被揭开了,而数字图书馆就是一个例子。
     数字图书馆的核心价值是什么?不是藏书,不是信息的丰富,核心价值是“在线共享”。可不要小看了这四个字,“在线”表明普通人、学生、老师、教授学者,可以“在线”使用图书馆,在信息社会之前,我们需要到学校图书馆或者公共图书馆里,收集资料和阅读,而信息社会里,收集资料和阅读,就变成了“在线”方式,我们说,这是一个极其巨大的革命性的改变。
     第二,说道“共享”,就是要保证在线使用者的能够同时和快捷地使用,这又是“图书馆”方式的巨大革命,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共享的人数,还可以想象这么多的使用者“在线”使用,这种“在线+共享”的关系,就是互联网时代的真正本质。“世界数字图书馆”只是一个例子,通过这个例子,我们就能明白信息革命所带来的社会关系的巨大变革。

 

    数字鸿沟制约“数字图书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何要启动“数字图书馆”,关键的目的还是要应用,让世界各国的人们都能有机会充分利用数字图书馆,但是,这并意味着每个国家或者地区,就能够很好地使用。

    说到这里,我不能不说说“数字鸿沟”的问题,数字之所以会成为“鸿沟”,大家一定要注意,绝不是量的差异,而是质的区别,怎么理解?

    我对当今中国互联网的生态是非常忧虑的,核心忧虑是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不高。我们现在,对网民人数这个数据过分看重,总是在说中国的网民有多少多少,比如,,截至2008年12月底,中国上网人数达到2.98亿人,宽带上网人数为2.7亿人。从这个数据来看,是多么让人振奋啊!可是,大家先别高兴太早了,在今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积极倡导互联网应用,目的并不是让网民越来越多,而是保障网络的“在线+共享”功能,也就是要鼓励成员国积极普及互联网,保障公民能够“在线”学习和使用,并实现信息的共享。比如,现在的这个“世界数字图书馆”,我们不看有多少人使用过这些资料,而是要看有多少人能够“在线”使用,同时,这些各地的图书资料被多少人所“共享”,这才是信息社会的要求。

      保障“在线”和“共享”的指标,实际上,是互联网的普及率。比如,2005年,全球互联网普及率前五名的国家(或地区)分别是:新西兰(76.3%)、冰岛(75.9%)、瑞典(74.9%)、丹麦(69.4%)、香港(69.2%)。同一年,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率只有7.9%。
     到了2007年,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率升到了9.4 %。同为发展中国家,土耳其是13.7 %, 巴西14.1 %。同一年,亚洲国家普及率平均数为10.4 %,全球普及率平均数为16.0 %,实事求是地讲,我们不仅在世界下游,而且在亚洲也是下游。这里,我们看一下发达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率,美国,68.7 %;日本,67.2 %;韩国,67.0 %;德国,60.6 %。和内地比较,中国台湾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为60.3%。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于2009年1月发布了《第2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根据该报告,截至2008年12月底,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达到了22.6%。

    因此,我要讲,我们中国现在正处在“数字鸿沟”的沟底,以世界数字图书馆为例,互联网普及率决定了世界各国的受益程度,普及率高的的地区,他们对数字图书馆使用得就越充分,这就在信息的占有、运用等等环节,大大领先于普及率低的国家,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数字鸿沟”。
   

     数字图书馆凸显中国的“数字困境”

     还比如这个世界数字图书馆,大量的影音资料和照片,如何在线运用,如何共享,这就不是互联网普及的问题,而是更高一个层面的问题,我们可以用另外一个数据来分析,那就是宽带普及率。比如,2009年,国际电联(ITU)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丹麦互联网宽带普及率为全球最高,平均每100人有36.3人使用宽带,前10名依次为丹麦(36.3人)、冰岛(34.8人)、荷兰(33.5人)、芬兰(33.3人)、和瑞士(32.1人)、韩国(30.6人)、挪威(29人)、中国香港(26.1人)、瑞典(25.9人)和英国(25.6人)。美国以19.8人排名第24位。中国澳门和台湾分别排名第14位和20位,而内地未能进入前30名。在我国的澳门,宽带已经成为连网标准。具体到这个数字图书馆的应用,宽带普及率高的国家或者地区,就会很便利地使用这个数字图书馆。
    我在前面说了,世界数字图书馆,是一个经典个案,有的国家能够充分使用她,能够切实促进本国的教育和学术研究,而有的国家却不能很好地使用她,这个数字图书馆对有的国家帮助不大,意义不大,原因就在于,前者适应了信息时代的发展,而后者,则还在数字鸿沟的沟底徘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启动“世界数字图书馆”,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对这个数字图书馆,在某种程度上,还只是一个看客的角色,并不能充分地利用,并不能充分借助互联网来促进自身的社会进步和文化发展。看客的角色是尴尬的,也是无奈的,我们的互联网普及率低,宽带普及率低,这是技术瓶颈,是数字困境。但是,我们还可以反思一下我们的文化理念。目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主要任务是促进教育、科学、文化和通信方面的知识以各种形式自由流动。因此,教科文组织支持完善和增加互联网上内容的倡议。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的是,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积极倡导完善和增加互联网上的内容建设,这就说明,在当今世界,互联网已经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已经是文化层面的问题了。互联网内容,比引导和控制更重要的是,要加以完善,鼓励增多,目前真正引导互联网内容建设的,并不是技术机构,而是教科文组织这样的文化机构。而我们现在,显然对互联网的内容建设积极完善和增多,存在着思想的盲区,互联网不是工具,而是生产关系和生存关系,她是一种“关系”,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那就真是沉舟侧畔千帆过,我们永远就是沉舟,而世界成为千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