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寻找回家的路  

2009-04-24 00:27: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9日,应《中国教育报》约稿,同一天的版面上,同时发了两篇文章,一篇是《爱与和平阿拉伯文学之根》,写阿拉伯文学的母题;还有这一篇《寻找回家的路》,写以色列文学的文学母题。很久以来,我们对中东的各民族文化了解不多,一听阿拉伯文学,就仅仅知道《一千零一夜》,而对以色列文学更是了解甚少,我写了这两篇东西,目的是帮助中国读者能够更全面,更深刻地了解犹太和阿拉伯民族的文化。现在,国内集中对比研究这两大民族的文学的作品还很少,我的这两篇文章权当作抛砖引玉吧。

中国教育报刊发地址: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09-04/19/content_8641.htm


 
 
  著名作家卡夫卡说过一句话,“鸟笼子出去了,去寻找鸟儿”。很多人都被这句话搞得一头雾水,但是以色列的文学却揭示了这句话背后那份人性的力量。

 

  以色列有本著名的小说名叫《耶路撒冷之鸽》,作者是以色列文学大师家梅厄·沙莱夫。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两个人都喜欢养鸽子,他们爱恋传情的方式就是鸽子。男孩子把自己的情书拴在鸽子腿上,然后放飞,女孩看到鸽子飞来,便展开字条细细品读,然后写好自己的字条,再绑在鸽子腿上,放飞到心上人那里。奇怪的是,他们的情书字条,都只有相同的八个字——是的、是的、是的、是的。这是热恋中的人才会明白的八个字:是的,我们坠入了爱河;是的,我们彼此思念;是的,我们没有忘记;是的,我们记得。

 

  当战争来临,男孩子应征入伍,在上前线之前,男孩去找女孩,仅仅一个小时,两个人紧紧相拥,男孩对女孩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下次,等这场战争结束……我们会在我的集体农场安家,我们将有一个孩子光着脚在泥里乱跑,把自己弄得很脏。”

 

  分别时,男孩子把女孩子养的信鸽,装进沉重的鸽笼,带走了。他和很多青年一样,被赶上了战场,拿着装满了子弹的枪。他要去杀戮,但是他还提着沉重的鸽笼。有的人嘲笑他竟然带着这么一个笨重的鸽笼,可是男孩子明白,笼子里的信鸽认识女孩子的家,只有鸽子才知道他爱的归途。他带着鸽笼,就带着一个家,把家带在了身边。他不想死,只想回家,当他迈出前往战场的第一步,不是离杀戮近了一步,而是离自己的家近了一步。

 

  在一场激烈的巷战中,男孩子被流弹击中,血肉模糊。在濒临死亡的时刻,他突然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回家——回家——回家!用一切方式,付出一切代价,他都要回家。男孩子明白,自己快要死了,死神在身边微笑;笼里的鸽子也明白,它看到硝烟,它听到爆炸,它在躁狂不已;在男孩子的周围,一派残垣断壁,遍野横尸……

  男孩子用尽最后的力气,抛起白鸽,惊恐万状的鸽子迅速向上攀升,火焰、血腥、硝烟、刺刀、坦克、爆炸声、嘶喊声、杀戮和垂死、狂怒和绝望……

 

  天空还是蓝的,依然寂静,我不知道鸽子俯视下面血腥的杀戮,会怎样嘲笑人们的愚蠢。也许它根本不屑于嘲笑,因为它认识回家的路。寂静的天空,无边的云海,鸽子朝着女孩子家的方向,穿越,穿越,云海里,一片寂静,只有鸽子的翅膀带出的风声、血液的波动,以及男孩子绑在它腿上的希望……

 

  希腊戏剧大师亚里士多帕里斯写过一部戏剧,叫《女人与和平》,描写雅典和斯巴达交战,前前后后打了27年,依然没有结束的迹象。女人们烦死了,于是,她们全体约定好,集体跑到山上去,只要杀戮不停止,就不让男人们近身。在这部戏的结尾,狂热的男人们向女人们屈服了。是人伦的爱,终止了杀戮。在这部戏里,亚里士多帕里斯力图用人性中的爱,来终止人与人之间的杀戮。

 

  不过,梅厄·沙莱夫则没有重复“爱”这个主题。在《耶路撒冷之鸽》里,他用文学揭示了人性更加深刻的诉求,当一个人走上战场,那就是开始了自己的回家之旅。他把杀戮和人的归宿联系了起来,用文学的语言和思想建构了一个全新的人文视野。

 

  在梅厄·沙莱夫的思想里,当一个人被驱赶着不得不走向战场的时候,他的思绪很简单,就想早日回家,快点回家,那个带着鸽子笼的男孩子,在临死的刹那抛出了白鸽。鸽子带着他的生命,带着他的灵魂,当他被死神吞噬的时候,鸽子却回到了他的爱,他的家。

 

  请告诉我,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

 

  请告诉我,这是怎样的一种感召!

 

  回家,每一个普通的以色列人,每一个普通的巴勒斯坦人,他们都想回家,哪怕他们走向战场,走向杀戮。作为个体,他们都带着自己的鸽笼,那是温暖的鸽笼,无形地罩在每一颗热血奔流着的心上。谁能窒息一个人对爱的渴望?谁能阻挡一个人回家的路?杀戮可以杀死一个人的生命,可以埋葬一个人七零八碎的尸体,但是那只鸽子,那只直冲云霄的白鸽,它认识路,回到爱的路,在那里,男孩子和女孩子可以实现他们的梦想——我们将有一个孩子光着脚在泥里乱跑,把自己弄得很脏。

 

  著名作家卡夫卡说过一句话——“鸟笼子出去了,去寻找鸟儿”。很多人都被这句话搞得一头雾水,但是,以色列的文学却揭示了这句话背后的人性的力量,一个人出走了,家也会搬出去,她去寻找离家的孩子,无论哪一个人,在杀戮场上多么泥足深陷,多么窒息而又绝望。

 

  记得英国诗人约翰·顿有一段诗: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海水冲掉一块/欧洲就减小/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敲响

 

  我们在东亚,距离中东有6000多公里。我们都在亚洲大陆之上,我们的心不可能静观,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当战争在这个大陆任何一个角落爆发,丧钟突然鸣响,我们都会像那个在战场上倒下的男孩子,和他一样,我们都渴求着回家,心灵永远自由和温暖的归属地。卡夫卡的诡异之语,在以色列文学里变得如此真实,如此跃动,如此感人。远离炮火的你,是隔岸观火,还是会感同身受?

 

  我们原以为在中东的沙漠里,在地中海的岸边,到处都是暴虐和疯狂,其实,我们错了,在中东,杀戮虽然没有终止,坦克车依然轰鸣,但人们的心灵从来没有被击垮。在最残酷的地方,反而凝聚着最浓烈的爱,最人性的表达。人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骄傲地蔑视杀戮,那么勇敢地呼吁和平。连年的战火没有让文学变得冰冷,没有让人性死去,在无数次的洗礼中,生命的美反而越来越灿烂。

 

同天刊发的写阿拉伯文学主题的文章:

《爱与和平:阿拉伯文学之根》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2da350100d2u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