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我眼中的公共讲座:低调的时尚  

2009-05-20 19:26:13|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眼中的公共讲座:低调的时尚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萨特的气息,一个逆风而行的思考者,在宁静而又孤独的道路上,迈出自己的思想。

 

   萨特的气息”和北京

       最近,《第一财经日报》做了一期有关“公共讲座”的专题,记者对我的采访,聊了很久。“公共讲座”能够被媒体按照专题的形式来报道,说明这种文化形式,已经成为一种风气。我想在博客里,深入地说一说。我记得在法国,有一种说法叫“萨特的气息”,萨特就是一个本科生,所以,我曾经讲过,萨特是绝对上不了“百家讲坛”的,因为他不够“资格”。“萨特的气息”不是在研究所里,不是在大学里,它是弥漫在公共环境里,图书是可以被摆放在图书馆的,可是,思想是不可能用大学的围墙来笼住的,于是,巴黎就有了“萨特的气息”,我们的北京,一直追求着国际大都市的定位,那么,在一个国际顶级都市里,巴黎弥漫着“萨特的气息”,那么,在北京呢?

 

        在北京,公共讲座开始弥漫起一种气息,她是一种“低调的时尚”,有不少外地朋友到了北京,总是希望去听各种各样的讲座,北京,作为一个文化的去处,一座精神家园,她的思想魅力之一,体现在“公共讲座”。

 

    什么是公共讲座
    “公共讲座”这种形式,和商业性论坛、大学讲座很不同,它通常都不以赢利为目的;讲座的受众是完全开放的,无法预测听众的类型、年龄和文化层次,在涵芬楼演讲现场,我看到既有大学生,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老编辑,老先生;公共讲座不是公共课堂,一般上课的时间只有45分钟,我在涵芬楼演讲,一次要2个小时一气呵成。

我眼中的公共讲座:低调的时尚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作为熟悉公共讲座的人,我希望这种方式能够越来越走向民间,公共讲座要真正的“公共”,而非小圈子的讲座,更不是精英阶层的自娱自乐。公共讲座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知识普及型,一类是思想启发型,我把知识普及型的讲座,叫做“百家讲坛”式的,主讲人是在上课,向公众传播知识,主讲人的个人魅力非常重要;后一种,“思想启发型”的讲座,则是主讲人用自己的原创性思想,和听众分享自己的思考,并和听众在思想互动中完善自己,与听众一起获得思想提升。主讲人的个人魅力是次要的,最核心的是你的思想和原创视野,新的思想、新的角度,不能花拳绣腿,而要真刀真枪。

 

        有的朋友对公共讲座有两种不佳的感受,一种觉得“太水”,另一种觉得“听不懂”,其实,原因是没有分清公共讲座的类型,根据自己的基础和需求,区分好讲座的两种不同的类型,才能满足自己的需要。

 

         我曾经在涵芬楼书店,主题讲座——“现代人文视野下的方言(母语)复兴”。有的朋友可能觉得一次讲座2个小时太长了,其实,这个时间恰好,我准备了50多张PPT,而这种规模的PPT,做过方案的朋友都知道,通常是一个大项目的PPT规模了。在120分钟里,从一个宏观的逻辑大框架,到不断细化的节点,条分缕析,细致讲解,既做到系统地阐述自己的思想,又能将学术话语转变为公共语言。

 

        公共演讲和大学演讲不一样,大学演讲,听众都预定好自己的学生角色,克林顿、连战,不管他们讲得如何,听众是学生,是学习来的,而公共演讲,主讲人和听众的地位是完全平等的,特别是思想启发型的讲座,主讲人不是老师,我不是易中天,主讲人要用自己思想的魅力,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口才,来和听众互动,主讲人不能用李阳英语式的煽情方式,那样只会让自己显得浅薄,这里没有粉丝,只有思想的分享,听众在鉴赏你的思想。我到今天都没有学会如何煽情,我的风格是宁静、缜密、理性和亲切。最简单的调动气氛的方式,就是愤青一样批判,痛骂一通,但是,这种方式不适合公共讲座,批评还需要建设,120分钟,是属于思想建设的时间,听众缺少的思想的角度和力量,他们是来分享思考的,而不是发泄的。

    

     思想的实验场

     北京,有着思想家园的一面,各种各样的小圈子文艺,是“宅”,而公共讲座则是“阳光”,我们不能总宅在小圈子里,把自己的思考和理念,化作阳光,和公众分享。我从来不认为“公共讲座”是挣出场费的,也不是社交的地方,她是“思想的实验场”,一个作家、一个学者的思想,可不是一份教案,一套程式化的东西吃遍八方,而是不断自我完善,不断自我发展的,听众离席,表明你的思考是无趣的;听众木然,说明你的思考是无聊的;听众记录,说明你的思想是高价值的,从这一点上讲,公共讲座又有点“残酷”,可是,她对于一个思想型的作家和学者,是充满吸引力的。


      比如,方言问题是一个老话题,而用现代人文主义的视野全新思考方言问题,并提出“方言是母语,需要全面复兴”,这就是一个新的角度,一个全新的思想视野,很多老先生愿意来听讲座,他们的知识积累和学术造诣都很高,他们是和我分享思考的,他们愉悦,我也愉悦,这就是公共讲座的本质,充满着思想的魅力。

我眼中的公共讲座:低调的时尚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再比如,我们都明白“全球化”,也明白“多样化”,而两者的关系又是什么呢?我曾经在讲座中,结合方言这个话题做了解释:

 

    没有多样性就没有全球化,全球化的概念是外来的文化要进入到本民族的地域之内。比如,我们在北京有话剧,甚至有小剧场演出,包括个别放原版的外国电影,这些外来的文化进入北京,我们有多样性的文化政策,打开了门,全球化才会进来。

 我眼中的公共讲座:低调的时尚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讲座的PPT样板

  如果没有多样性就没有全球化,多样化是全球化的前提。我们强调全球化,因为全球化是现代人文主义的目标,如果北京没有西方文化的影响,你会发现北京是一个单一,一个苍白的地方。这个文化环境就不是现代的文化环境。现代人文讲究多语教育。现在仅仅是把英语引了进来,德语、日语、法语教育还远远不够。

 

  我们的社会文明的程度,不仅仅是体现在单语水平上,还要体现在多语的水平上。当然,现代人文的全球化,不是霸权化。传播汉语,是给其他国家的人提供汉语学习的权利,而不是用汉语来统一全世界。

 

  坚持多样化就是迎接全球化:文化的特性就是要迎接多语教育。方言教育搞不好,外语教育也肯定搞不好,因为这是在搞文化封闭和单语教育。

 

  多样化,当然不是一个城市有星巴克代表西方文化,老舍茶馆代表民族文化,这个城市就是国际化了。方言就是文化多样化的标志,我们判断一个地区的文化,不是按照明信片、照片上的样子,而是按照这个地区的文化系统来看。北京有北京文化的教育系统,也有各种民族艺术传播的空间,关键是,要从政策上来认可和保障多种民族艺术的传播、生存和发展,所以才说北京是一个国际化多样化的城市。 

 

       公共讲座,已经成为北京“低调的时尚”,“低调”是她的宁静和理性,“时尚”是她的思想价值,总是处于最新、最前沿,服饰美容的新款,在T台上可以观赏,而人文思想的“新款”,也可以在公共讲座上得以收获。北京有很多侧面,有声色犬马,也有书墨飘香,既有宅男宅女的小圈子沙龙,也有如沐春风的公共讲座,北京,或许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她的思想魅力之一,即在公共讲座。

 

参考文章:

从现代人文视野看方言(母语)复兴-《北京晚报》刊
http://wenhuapeiyu.blog.163.com/blog/static/61816073200932785237274/

 

没有多样化,就没有全球化--《北京晚报》刊发
http://wenhuapeiyu.blog.163.com/blog/static/618160732009324102725728/

 

 


 

 

  评论这张
 
阅读(206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