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高考作文:说说90后  

2009-06-11 01:18:54|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请我写一篇高考作文题,我选了《说说90后》这个题目,一直写到凌晨一点,下面是全文:

 

       我们今天评价90后,就是在改革转型时期的教育和价值观的重建问题,是对我们今天培养青少年的模式反思,这种反思必定是改革与开放型的,从评价90后这个具体的命题里,我们可以一窥中国三十年来现代化进程中的某种全新的价值。


        1950年代,平静的欧洲大陆被一群“愤怒的青年”所激荡,激进的斗争和暴力哲学,让这群年轻人血脉贲张,他们用书本的逻辑来代替活生生的现实,以各种“主义”的名义猛烈笔战,胡乱攻击,他们有着莫名奇妙的狂热,人类大同的目标,那种远远超越了年龄的殉道士的偏执,以及宗教狂热型的自我批判,他们在同“敌人”交战,只是这个“敌人”是他们假想出来的,他们把乌托邦里的葡萄当做现实社会里的面包,人们实在搞不懂他们愤怒的原因,他们是“没有来由的反叛者”。 1954年,英国学者约翰·韦恩(John Wain)对此发出疑问:“我们以为30年代的人很傻,60年的人会不会也认为我们很傻?”他至少能猜到,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我深深的记得,“爱”对于我们这个年代人来讲,老师教导我们爱天安门,然后,老师们又在教导我们爱妈妈、爱爸爸。我在高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的时候,第一没去过天安门,第二也根本不懂那是个什么地方,我总是对着妈妈唱这首歌,在我稚嫩的心中,妈妈其实就是我的“天安门”,我想唱妈妈我爱你,可是我的口中却是“天安门”。遗憾的是,那时面对妈妈,我不能唱一首热爱妈妈的歌,不是我能力低,而是小时候,根本没有那样的歌。回想起来,我到底在唱什么?我自己并不知道!妈妈守在我的身边,我却在唱天安门!我能明白约翰·韦恩的疑问,我知道我的童年该有多么傻,今天的90后们会认为我们很傻,不是一般的很傻,是真的很傻!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文化已经回归理性和冷静,从浪漫主义到现实主义,从极端集体主义到个体关怀,有人说这是曲线的倒退,我却以为是波浪式的前行,英国历史学家L.B.纳米尔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在体验过“严重破坏人们福祉的狂热或者残酷的意识形态运动之后”,一个成熟的社会学会了如何在完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依旧运行。”三十年的事实证明,我们的社会文化“成熟”了,在成熟的社会文化中,成长起来的90后,不再是愤怒的青年,不再是“没有来由的反叛者”,他们的肩膀是轻松的,心灵是柔软的,他们对着妈妈,可以心口合一的歌颂妈妈,在妈妈的怀抱里,他们可以幸福地说“我爱你,妈妈”,那份发自内心本质的自然,那份性灵中最纯洁的再现,他们是“先爱妈妈,后爱天安门”的孩子,我为我们的教育实现了这样一个转型,感到无比的感慨!

 

       90后的孩子们,他们不再是一味战斗,缺少朋友,斗性十足,相反,他们懂得首先要爱自己,要爱妈妈,当他们的自我追求如此强烈,如此张扬,我没有嫉妒,也没有指责,我只是感叹,我们很多人在童年的时候,有追求,但是没有客观条件,90后比我们幸运,他们不仅拥有梦想,还能实现梦想!当我们有想法的时候,没有客观条件,而90后呢,一个开放和改革的社会为他们准备了太多的机会。

 

        我要大声说,对孩子娇生惯养一些是应该的,中国父母按照自己的模式培养自己的孩子,这一代孩子就是90后!曾几何时,有人总认为“亲情”是一个人的羁绊,和父母在一起不自由、不开心,反抗亲情被认为是勇敢的,当爱情、亲情统统服务于社会因素的时候,我们有多少人造过爹娘的反,有多少人革过父母的命!我反对把孩子们放牧在饥寒交迫中,以锻炼意志。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来磨练孩子,现在,我们终于明白娃娃就是娃娃,而不是娃娃“兵”!他们不是小兵张嘎,但他们会比嘎子们更优秀!有个50后的朋友曾对我说,我很想父母送我上大学,可是家里只买得起一张火车票,我走后,妈妈爸爸哭了一整天,我也哭了一整天。不是不愿意,而是客观条件不具备。

 

        90后的孩子们,他们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代,塑造他们的童年人格的是今天多样化的文化,他们接受的教育是公民社会转型过程中的权利教育,他们的课本上充满了人性的思考和爱的诉说,至少,他们在懵懵懂懂中,老师教导的是爱妈妈,然后,才是“我爱北京天安门”。他们是真诚的,叛逆得真诚,狂野得真诚,质朴得真诚,思考得真诚,爱得真诚,恨得也真诚,有人问改革的教育最基本的目标是什么,我要说,就是巴金老人说的——说真话,做真的人!90后,是“真”的一代,至少,他们永远难以理解我当年的那份茫然,妈妈在眼前,而天安门却在哪里……

 

      女友喜欢黑色的窗帘,每天早上都会赤裸着用力扯开黑窗帘,刹那间,阳光野马一样闯进我的眼底,那种黑暗和阳光骤然交错的瞬间,黑暗去得太快,阳光来得太猛,女友金色映衬着的曲线让我沉醉,还有阳光太过猛烈而在心里懵然的惶恐……
       这份沉醉和惶恐,就是我面对90后的心态!

       在每个这样的清晨,
       女友都会抖动着扑向我,
       可是疯狂盖不住惶恐,
       我总会问她:
       ——我的妈妈,谁的天安门?

 


 

  评论这张
 
阅读(64855)| 评论(4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