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再回应:要像爱护赵本山一样,爱护其他方言  

2009-07-19 05:57:18|  分类: 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护好方言”和“推广普通话”绝不矛盾;我们应该像保护好东北方言一样,保护好其他各地的方言;我们要像爱护赵本山一样,爱护其他方言艺术家!

 

  近日,方言母语文化问题,又一次成为热点,这次是一个具体的问题,即方言剧问题。上周,我在接受网易娱乐专访的时候,已经就此问题做了第一次回应,

    第一次回应的采访文字:

《专访裴钰:对方言剧要宽容保持平衡度最重要》

   今天,我再次谈谈我的一些想法,和广大网友分享和交流。

 

 

“保护好方言”和“推广普通话”绝不矛盾
     一说起方言保护,以及方言母语文化,很多朋友都会有隐忧:会不会和推广普通话相矛盾啊?这种隐忧,我理解,不过,这种隐忧是不必要的,是可以放下的,我们今天谈论方言母语问题,它的基础就是推广普通话,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谈方言母语文化的复兴,也就是保护好方言母语问题。

    近日,有的部门的有关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把方言剧和国语剧“矛盾”起来,这就犯了恩格斯所批评的机械唯物主义的错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我们不仅要保护方言,而且要“保护好”方言,同时,我们倡导“保护好”方言,与推广普通话并不矛盾。
     我们先看2006年,在“纪念国务院关于汉字简化方案的决议和《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发布50周年座谈会”上,陈至立同志做的一个主题发言,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第五,我们在大力推广普通话、推进语言文字规范化、标准化工作的同时,也要保护好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还要保护好各地的方言。这两者我认为并不矛盾,举我本人的例子来说,我是福建人,我是福建莆田那个地方的人,我生在仙游,长在厦门,我又到上海学习,小时候我跟父母亲讲仙游话,我认为那是全世界最难讲的一种语言,有些发音在音标里根据找不到,全世界就300多万人口讲这样的话,讲出来大家都听不懂的。我在学校里跟同学就讲厦门话,所以我也会讲厦门话,和老师就讲普通话,当然我的普通话讲得不够好。有一年的推广普通话周还是月,他们让我去说两句,我的朋友告诉我说:你就别去说了,自己普通话还没有说好。后来到上海念大学,我们的物理老师是一级教授,他用一口的上海话讲普通物理,他不会讲普通话,我们只好听他的上海话,好在上海话和普通话还比较接近,我们用了三周就听懂了,如果用厦门话上课,北方的学生至少半年才能学会。福建那个地方的普通话推广得比较好,至少讲出来大家还可以听懂。我这是想到一点,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方言和民族语言还应该保留。
    我认为保护和推广普通话没有矛盾。”

     我们说这是政策层面对保护好方言的解读,保护好方言和推广普通话并不矛盾,作为政策指引下的具体实践,方言剧和国语剧也从来不是矛盾的,从来不是彼此水火不容的。我们主张“方言剧”,并不是和国语剧相矛盾的。如果一定说有矛盾,那么,我认为那就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矛盾。

    

东北话和普通话的关系

       接下来,我想谈谈东北话和普通话的关系。
       比如,7月17日《宁波晚报》报道中,某位著名艺术家的经纪人高大宽这么认为:“东北话是普通话的一种,趋于普通话,没有太难懂的成分,不会影响观众的理解”。
       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准确、不科学、不严谨的观点,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这是科学和严谨的表述,何谈什么东北话是普通话的一种?同时,我在第一次回应采访中,已经提到“北方话”并不是一个严谨的定义,从来不分什么“北方话”和“南方话”。
      在我国的历史上,东北地区的汉语,主要来自河北与山东闯关东的移民,以及其他地区的移民;并且受到东北当地的满语,蒙古语的影响;形成东北话。东北话有独特的口音和大量地方性词汇。她和北京话是有很大不同的,比如,东北话的声调和北京话相近,但阴平比北京音低,所以,东北话和北京话在听感很不同,我们一听东北话,就能立刻分辨出来,这是东北话和北京话的一个显著标志。

       此外,北京话的如≠鱼柔≠油人≠银软≠远等字,在东北某些地区如=鱼 柔=油 人=银软=远。

      北京话读第二次回应“方言文化”“方言剧”问题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声母的字,东北官话大多读做第二次回应“方言文化”“方言剧”问题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在东北话里,保存有大量满语的词汇,以及少部分古汉语的词汇,并且还少量吸收了来自日本、朝鲜和俄罗斯语的词汇。东北话是地方色彩非常浓厚的方言,她绝不是特殊的“普通话”,也不是什么“亚普通话”,如果把东北话加以“特殊对待”,那么,唐山话、天津话又怎样对待呢?他们大多听得懂,但是,他们又该怎么对待呢?所以,东北话不能人为地“搞特殊”,这种文化搞特殊的办法,实不可取。

       我认为,我们应该像保护好东北方言一样,保护好其他各地的方言,全国七大方言区,我们应该像保护好东北话一样,允许各地方言区的母语文化充分发展,这是积极的人文政策,和普通话推广一点也不矛盾。我们也要像爱护赵本山一样,爱护其他方言艺术家!

        最后,我想回应一下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的一个观点,所谓“不是所有的作品都适合用方言表达,不能为方言而方言。”
       我认为,方言文化和普通话推广并不矛盾,而且,方言剧和国语剧双峰并起,谁也取代不了谁,谁也消灭不了谁,我认为,用方言表达艺术效果好的,就用方言表达;用国语表达艺术效果好的,就用国语表达,一切遵循艺术规律和创作实践,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一个艺术家,更没有任何一个学者是在“为方言而方言”。

 

第一次回应的采访文字:

《专访裴钰:对方言剧要宽容保持平衡度最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369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