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明朝的林徽因:才貌双全的知性女人  

2009-08-13 09:51:00|  分类: 人文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明朝那些曲》,

新浪读书连载:“明朝男女真实生活透析:《明朝那些曲》”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104124.html

 

说起才貌双全的知性女人,古代历史上还真不多见,女孩子一般都 “养在深闺人不识”,生活视野和才学都极其有限。虽然历朝历代都会出现一些擅长诗词曲赋的女性,但是,真正才貌双全,且具有很高艺术造诣的,却还是极少数。近代出了个林徽因,是大家闺秀,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在语言、文学等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人又是享誉民国时期的一代美女,所以,美丽、温柔、才华横溢的林徽因,成了其后中国知识女性的一个样板,在生活上,她们力求像林徽因那样精致和优雅;在学识上,她们希望像林徽因那样出类拔萃;在人生态度上,她们也模仿林徽因做到务实和理性。其实,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位林徽因式的知性女人,她就是明代的黄峨,是位著名的明散曲作家。

 

北京城里的奇才女子

黄峨,峨一作娥,字秀眉,生于1498年,卒于1569年,遂宁(今属四川)人。她的父亲叫黄珂,是明成化年间的进士,后官至尚书,在《明史》立有传记。黄峨的母亲也是名门闺秀,所以,黄峨从小就饱读诗书,具有非常好的家庭教养,再加上她天资聪慧,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北京城有名的才女。她的才情可用“最奇”两个字来形容,比如她写过一首《仕女图》。

【北南吕 骂玉郎】仕女图

【骂玉郎】

一个摘蔷薇刺挽金钗落。

一个拾翠羽,

一个扌然鲛绡,

一个画屏侧畔身斜靠。

一个竹影遮,

一个柳色潜,

一个槐阴罩。

【感皇恩】

一个绿写芭蕉,

一个红摘樱桃。

一个背湖山,

一个临盆沼,

一个步亭皋。

一个管吹凤箫,

一个弦抚鸾胶。

一个倚阑凭,

一个登楼眺,

一个隔帘瞧。

【采茶歌】

一个愁眉雾锁,

一个醉脸霞娇。

一个映水匀红粉,

一个偎花整翠翘。

一个弄青梅攀折短墙梢,

一个蹴起秋千出林杪,

一个折回罗袖把做扇儿摇。

在曲辞里,一群仕女在林园中翩翩活动,每一位仕女的行动、姿态、面貌、穿戴、背景、表情等各不相同,千姿百态,栩栩如生。我们闭目联想,黄峨的每一句都是一幅美人图,就像我们去罗汉堂,欣赏一个又一个各有特色的罗汉一样。更难得的是,黄峨信笔挥来,为24个仕女描形绘影,文思跃动,一气呵成。我们今天读很多诗词曲赋,也很难见到如此才华横溢的篇章。

其实,对于黄峨来说,还有比《仕女图》更奇的作品,那就是《天净沙》:

《天净沙》

哥哥大大娟娟,

风风韵韵般般,

刻刻时时盼盼,

心心原原,

双双对对鹣鹣!

娟娟大大哥哥,

婷婷弱弱多多,

件件堪堪可可,

藏藏躲躲,

哜哜世世婆婆。

整篇曲词,用的都是叠词,音韵十分谐调,节奏极其明丽,妙趣横生!我们从这首曲辞中,能够体会到女作家在青春年少之际,她的心灵是多么浪漫,多么热情,多么纯洁!

 

幸福只是一瞬间

黄峨生在书香门第,父母都具有很高的文化修养,所以,黄峨才情逼人,天真开朗,性情烂漫。在黄峨21岁的时候,也就是明正德十四年(1519),父亲黄珂为她选中了婆家,即同朝重臣杨廷和杨家,把黄峨许配给了杨廷和的儿子杨慎。杨慎这个人可不简单,成年之后,慢慢成为明朝的一代名臣,既是伟大的政治家,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家。说起杨慎最有名的代表作,当属《三国演义》中的开篇词,有不少人错认为这首开篇词是罗贯中写的。这首词如下:

《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嫁给杨慎这样的大才子,黄峨自然也满心欢喜。才子才女的新婚生活,非常美满。黄峨爽朗活泼的性格,在婚后的生活里得以延续。比如,她写了一首在当时看来惊世骇俗的散曲。

【双调 雁儿落带过得胜令】

俺也曾娇滴滴徘徊在兰麝房,

俺也曾香馥馥绸缪在鲛绡帐 ,

俺也曾颤巍巍擎他在手掌儿中,

俺也曾意悬悬阁他在心窝儿上 。

谁承望,

忽剌剌金弹打鸳鸯,

支楞楞瑶琴别凤凰 。

我这里冷清清独守莺花寨 ,

他那里笑吟吟相和鱼水乡 。

难当,

小贱才假莺莺的娇模样;

休忙,

老虔婆恶狠狠地做一场 !

这首明曲,采用市井语言,明白如话,无须很多注解,就能让读者一目了然,心领神会。开始,女主人公回忆往昔的幸福,她被老公敬奉在兰麝房,怀抱在鲛绡帐,捧在手里,如掌上明珠,搁在心里,如心如肺。谁承望?谁能料想得到,老公一朝风流,坠入了花街柳巷,红男绿女,醉生梦死,让女主人公独守空房,忍辱纳垢,冷冷清清。可是,她并没有忍气吞声,也不会委曲求全。黄峨笔下的女性,往往个性倔强、刚毅决断,性格泼辣,爱得轰轰烈烈,恨得也轰轰烈烈。遭到羞辱的女主人公,下了一个决心:恶狠狠地做一场!和负心老公,和移情男子,大闹一场。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直面薄情寡义之徒,是爱是恨,是合是离,说个清楚,讲个明白,这是多么敢爱敢恨的一个女人,多么富有魅力的艺术形象!

黄峨的这首曲,也体现了她自己的人生观和幸福观。夫妻相处,平等相待,彼此忠诚无贰,在此基础上,付出永远多于索取,温柔永远多于强悍。女性在婚姻里的根本原则,在黄峨看来,就是平等、忠诚、捍卫自尊。黄峨不仅是这么写的,更是按照这个原则,经营着自己的婚姻。

在风风光光的顺境里,夫妻往往容易情投意合,琴瑟相谐。可是,在悲剧性的逆境里,大多数的男女,即使曾经如何山盟海誓,如何如胶似漆,也往往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在人生的苦难中,分道扬镳的男女是大多数,能够坚守下来的家庭是少数,而一下子坚守整整三十年的男女,则更是少之又少,弥足珍贵。

在黄峨婚后的第六年,生活的一场大劫难不期而至。原来,她的丈夫杨慎触怒了嘉靖皇帝,被撤职罢官,谪戍云南永昌卫。说起杨慎被贬,也是知识分子的执着所致。明武宗驾崩之后,没有子嗣,只好由堂弟朱厚熜继位大宝,即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嘉靖皇帝。嘉靖皇帝从堂兄手里接过了皇帝宝座,不过,他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尴尬。原来,按照封建法统,世宗必须要拜武宗为“皇考”,也就是堂弟要认堂兄为“皇考”。朱厚熜个性倔强,当然不会接受这种尴尬的角色,于是,他横下一条心,把自己的父亲立为“睿宗”,祀太庙,也就是在皇家法统上,他别出心裁地在宪宗和武宗之间,生生地插进了一个睿宗,排在武宗之前,成了“宪宗——睿宗——武宗——世宗”的皇朝统序。可事实上,这个“睿宗”完全是嘉靖皇帝自己杜撰出来的,这个虚假的皇家世袭表,像杨慎这样的知识分子当然不会赞同。

作为封建知识分子,维护天下(皇家)法统,是他们最重要的使命之一。所以,黄峨的老公杨慎便坚决反对皇帝的决定,不仅是口头反对,而且还联合不少大臣,频频向嘉靖皇帝施压!一开始,嘉靖皇帝知道自己作假,心中有鬼,底气不足,处处忍让。而杨慎等人没有见好就收,而是坚持到底,步步紧逼,终于,他们的抗议举动大大激怒了嘉靖,愤怒至极的皇帝把杨慎从北京贬到了云南。杨慎一家遭此大难,一下子就落败了。

丈夫被贬的时候,黄峨才26岁,本可以有别的人生选择,比如放弃这个在政治上已经破产、生活上已经落魄的杨慎。可是,黄峨没有这样做,她毅然带着家人,一路上护送丈夫杨慎去云南。杨慎的囚车,从通县下潞河上船,黄峨就赶到天津口,改乘大船,沿运河入长江,溯江而上。这对患难夫妻,在囚途中,风雨同舟,历尽了千辛万苦。

到了湖北江陵,黄峨和杨慎就分开了。黄峨溯江而上,回到四川新都,居住在杨慎的老家,而杨慎则被押解,经湖南,过贵州,而至云南。黄峨仅仅过了五年幸福的婚姻生活,从此,就和丈夫丈夫分居,长达整整三十年!

 

三十年夫妻别离

这个时候,黄峨不再是无忧无虑的名门少女,也不是其乐融融的官员妻室,而成了国家罪臣的妻子,遍尝世态炎凉,饱受人间冷暖,她都一一克服。唯独让她终日受折磨的,就是谪戍云南的丈夫杨慎。她的曲风也不再像当年那样天真浪漫,也不再才气逼人了。

比如,黄峨写了《罗江怨》来讲述自己和丈夫的离别之情:

【罗江怨】

空庭月影斜,

东方亮也。

金鸡惊散枕边蝶 。

长亭十里,

阳关三叠。

相思相见何年月?

泪流襟上血,

愁穿心上结。

鸳鸯被冷雕鞍热。

曲中,天明破晓,黄峨醒来,一下子又牵挂起远方的丈夫,相思相见何年月?泪流襟上血,愁穿心上结。黄峨最后写到“鸳鸯被冷雕鞍热”,冷,是说自己孤苦伶仃;热,是说丈夫在边疆谪戌。一个孤独,一个仓皇,两个不幸的人天各一方,让人不胜唏嘘。

青山隐隐遮,

行人去也。

羊肠小道几回折。

雁声不到,

马蹄不恼。

恼人正是寒冬节。

长空孤雁灭,

平芜远树接。

倚楼人冷栏干热。

寒冬时节,行人去也,黄峨眺望青山,傻傻地倚着栏杆。结果,人觉得冷了,栏杆却被暖热了。这是多么细致的一个情节,容易被很多人忽略,但是,黄峨抓住了,她用“人冷杆热”来衬托自己思念丈夫的痴情。

关山转望赊,

程途倦也。

愁人莫与愁人说。

离乡背井,

瞻天望阙。

丹青难把衷肠写。

炎方风景别,

京华音信绝。

世情休问凉和热。

路途疲惫,背井离乡,黄峨遭到的种种苦难,对于这个生长在名门大家的才女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但是,她矢志不渝地坚守自己的婚姻,始终惦记着远方的丈夫,从而她的苦,她的泪,又怎么能够一一写来?所谓“丹青难把衷肠写”。

 

命薄与天妒

有一句话是“红颜薄命”,还有一句话是“天妒红颜”,作为才女佳人,黄峨真真是担负了这两句最沉重的话。水做的骨肉,凄惨的命运,让她的一生充满了悲剧性的凄美。到了中年之后,黄峨的散曲创作主要围绕着“离情”这个主题。

其实,“离情”这个主题,文学史上有很多作家都关注过,唐代温庭筠多写离情词,风格是“香软绮靡,浓丽浮艳”;宋代的柳永,更是一个写离情的好手,其艺术特色,即“纤巧细碎,缠绵悱恻”。所以,无论是温庭筠,还是柳永,他们写离情主题的诗词,最为突出的一点就是缠绵浓艳。可是,黄峨却不如此,她的曲辞风格一点也不小女人,而是波涛跌宕,情真意长。说“跌宕”,是因为她喜欢用矛盾激烈的对比,如“鸳鸯被冷雕鞍热”,用“被冷”与“鞍热”对比写孤苦;“倚楼人冷栏干热”,用“人冷”与“干(杆)热”对比写相思,大冷大热,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大开大合,大风大浪,给人强烈的艺术震撼力!所以我觉得,温庭筠和柳永写离情,总是在描画女性心灵里面最表面的东西,难以深入进去。而黄峨,则感同身受,亲历三十年的离别,此生此遇,她的曲辞把女性的内心揭示得极其深刻,极其全面,让温庭筠和柳永的词逊色不少。黄峨的曲还写得情真意长,实实在在地描绘女性的思念,朴素真挚,比如她的《落梅风》。

【双调 落梅风】

春寒峭,春梦多。

梦儿中和他两个,

醒来时空床冷被窝。

不见你,

空留下我。

春寒料峭,春梦很多,黄峨在梦中和丈夫温存缠绵,谁料想,梦醒了,人没了,床冷了,空留下一个痴思念想的女人。床冷,也是身冷,更是心冷。黄峨大胆地去写自己在鸳鸯被中的寂寞清冷,没有回避,本色自然,比起温庭筠和柳永,比起他们总是浮皮潦草地去渲染艳情,黄峨更显本色真纯,更显女性的大方热情。非得是最大的才情,最热的激情,最真的心灵,才能写出这样的离情:波涛跌宕,情真意长。

嘉靖三十八年(1559),黄峨的老公杨慎客死异乡。黄峨听知噩耗,悲痛万分,在花甲之龄去奔丧,到了沪州,扶柩归里。当年生离,而今,竟成阴阳死别。黄峨既有天资容颜,又有盖世英才,从21岁开始,仅仅过了五年的平静生活,此后直到71岁逝世,就一直是夫妻分离、相思无数。命薄,天妒,好一个才女的悲剧人生!

 

本文选自《明朝那些曲》,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裴钰著

 

 

明朝的林徽因:才貌双全的知性女人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新浪读书连载:“明朝男女真实生活透析:《明朝那些曲》”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10412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