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沉痛悼念:《红楼梦》最伟大的英文翻译家霍克斯  

2009-09-06 13:47:28|  分类: 红楼梦海外传播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悼:《红楼梦》最伟大的英文翻译家霍克斯

 网易读书独家约稿

2009731日,英国著名汉学家、红学家,《红楼梦》最伟大的英文翻译家大卫·霍克斯(David Hawkes)病逝。霍克斯一生最闪耀之处,是在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翻译出《红楼梦》的英文全译本。直到现在,国内还没有多少人知晓这个噩耗,我想我应该面向广大网友,写一篇全面介绍霍克斯的文章,一起缅怀这位对中国文化海外传播作出历史性贡献的大师。

沉痛悼念:《红楼梦》最伟大的英文翻译家霍克斯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晚年霍克斯,红学大师

沉痛悼念:《红楼梦》最伟大的英文翻译家霍克斯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英文版红楼梦封面,霍克斯翻译

 

上篇:霍克斯传奇的一生

 

    开国大典里的英国小伙子
   
192376日,霍克斯出生在英国伦敦东部。大学就读于牛津大学基督教院。

1948年,26岁的霍克斯来到中国北平,进入北京大学就读中文系。不久,北平就被解放军包围,城市里的水、电供应很快就紧张起来,霍克斯和同学们在艰难的生活条件下,依然练习汉语,参加中国老师安排的汉语游戏。
    1949
年,北平解放。101日,新中国开国大典,霍克斯和他的同学们一起来到天安门广场,霍克斯是大学生游行队伍中的一员。当毛 泽东主席宣布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广场沸腾了!霍克斯跟着游行队伍,依次前行,每一个队伍经过天安门的时刻,都高喊毛主席万岁,而毛主席则回答说同志 们万岁!霍克斯,这个活泼的27岁英国男孩,他在后来的回忆说,他们高呼毛主席万岁后,毛主席回答是同学们万岁!可是,根据他的同学们回忆,确实是同志们万岁!,并非是同学们,也许,这个年轻的英国男孩的汉语听力还不过关吧!
    
参加新中国开国大典,是霍克斯的一段传奇性的经历。
    
新中国建立后,霍克斯把女友叫到中国,两个人在北京结婚。1951年,霍克斯学成归国。

 

为翻译《红楼梦》,他抛弃了牛津大学
    1951
年,霍克斯回国后,开始了新的研究工作。1959年,36岁的霍克斯发表了《楚辞》英文版,同一年,他成为牛津大学中文系教授。
   
在中国同事吴世昌的鼓励下,霍克斯着手准备《红楼梦》的翻译工作,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最伟大的小说《红楼梦》,在英语世界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英文译本,有的只是节选本,而且,大量的翻译错误充斥其间,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把林黛玉的人名,翻译为“Black Jade”(黑皮肤荡妇),吴世昌发现了这个错误,加以严厉的批评,在他的影响下,霍克斯的翻译便用了正确的翻译人名“Lin Daiyu”。霍克斯和吴世昌先生成为一生的挚友。
   
1970年,霍克斯抓住了和企鹅出版社合作的机会,全面启动了《红楼梦》120回的全本翻译工作,这时,他面临一个抉择:极其巨大的翻译工作量,日常的教学工作。霍克斯知道,他翻译《红楼梦》,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因为西方世界还没有一个全本120回的英文《红楼梦》。
   
他最后做出了艰难的抉择,辞去牛津大学中文系主任的教职,全心投入《红楼梦》翻译,这在国际汉学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还没有一位汉学家,是为了翻译中国文化而辞职回家。
   
霍克斯用了10年的时间,翻译了前80回,分别在197319771980年出版了英文版《红楼梦》分册,最后四十回,由霍克斯的女婿汉学家闵福德完成。由此,西方世界第一部全本120回的《红楼梦》便诞生了。
   
霍克斯的《红楼梦》英文版,至今在西方世界拥有独一无二的经典地位,20世纪80年代四卷本《红楼梦》英译全本出现之后,20多年内,还没有一部《红楼 梦》新的英译本出现。英国翻译家戴乃迭和杨宪益合作翻译的《红楼梦》,在中国内地拥有影响力;而霍克斯版,则在西方世界一领风骚。

    
最地道的老北京
     
霍克斯最爱老北京,他用一句话说出自己的北京求学生涯——“我的过去,便是我的梦想。,他在1998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能清晰地记起老北京时代的街道、大门的名称,还有尘土飞扬的胡同。他热爱北京,热爱他用一生去追寻的大观园。

 

中篇:林黛玉的英伦蓝颜知己

沉痛悼念:《红楼梦》最伟大的英文翻译家霍克斯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我在涵芬楼书店讲解红楼梦的英文版

      霍克斯翻译《红楼梦》最大的成就,就是译作的文学性和创造性,有很多神来之笔,让人耳目一新,即使是中国读者也会被他的译作所陶醉。我为网友仅举一例:

黛玉《咏海棠》
      霍克斯非常喜欢林黛玉这个形象,他对林黛玉的诗词翻译得极为出色。比如,《红楼梦》书中,有一首林黛玉写的《咏海棠》。

黛玉的诗是这样的: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全诗之中没有字,但是通篇都是泪意、泪情,字面上无,却无处不泪,这是这首诗的巧妙绝伦之处,所以,颦儿的海棠花,实际上是海、棠、泣、 ,因为,花即黛玉,因为她有梅花之魂,黛玉即花,因为她有梨花之白,人花相望、相守、相诉,有泪、有情、有娇羞,有西风,这是一副海棠泣泪的诗意画 面。


     
中文七律诗变成了英文一句话
     
霍克斯翻译林黛玉的咏海棠花,倾注了巨大的虔诚和才华,这个性情男人,竟然用英语的一个句子,翻译了黛玉的整首诗,中文的七律,变成了英文的一句诗,不仅中国人闻所未闻,就是英国翻译界,也罕有如此率性无羁的翻译先例。
      Beside the half-raised blind,the half-closed door,
     Crushed ice for earth and white jade for pot,
     three parts of whiteness from the pear-tree stolen,
     One part from plum for scent(which pear has not)-
     Moon-maidens stitched them with white silken thread,
     And virgins' tears the new-made flowers did spot,
     Which now,like bashful maids that no word say,
     Lean languid on the breeze at close of day.
      
一个完美的英文长句,竟然包涵了中国一首绝妙的七律,以才华对撞才华,以虔诚敬奉我们的绛珠仙子,这一段翻译,有情,有意,中文七律本是两行泪,英文诗则 似是泪水流淌,富有高度的形式美,一气呵成。首先,译作以doorpotnospot为韵,sayday为韵,虽然中文七律是一韵到底,原诗用 盆、魂、痕、昏为韵,但英文诗只有打油诗或喜剧中才会出现一韵到底,所以,作为一首严肃的英文诗歌,还是要变韵的,虽然,变韵了,但是say day,这两个长元音构成了一种浑厚悠长,绕梁三日的音韵效果,极为悠远、哀戚,特别符合林妹妹在结尾坐困黄昏中的无限惆怅。所以,霍克斯的英文译作,如 歌如诉,我们不妨轻轻诵读,真是抑扬顿挫,节奏舒缓,直至结尾,余韵袅袅、挥之不去。
     
译作不仅在音律方面不亚于原作,而且,诗歌的形式也让人惊叹,大家看前面六行,这是一组圆周句,形式工整,前六行,景物一一扑面而来,峰回路转,柳暗花 明,极具视觉冲击力,把原诗中的绚烂、美丽,在饱满的诗潮跌宕中,淋漓尽致地铺陈出来,前面是状语,主句在后面才豁然出现。
      
难得的是,霍克斯品到了颦儿的,懂了颦儿的,译文中,以virgins' tears,画龙点睛般地为西方读者传递了这首诗的诗境,颦儿的这首诗,既咏物,又寄怀,花人合一,而霍克斯注意到了不仅要把景物引介给西方读者,还要把 景物背后所寄托的情感,准确无误地传递给西方读者,他做到了,他把中文七律变成英文一句诗,文胆滔天,又能描物咏情,音律和艺术表现,臻于尽善尽美。
        

       他帮黛玉摘掉了荡妇的帽子
       黛玉,在早期英文译本中,被错误的翻译为“BLACK JADE”,这个翻译有一个引申义,便是黑皮肤荡妇,在英语中属于贬低女性的不恭词语,这个翻译,被我国著名的红学大师吴世昌激烈批评过,霍克斯在70年代自己动手翻译《红楼梦》之时,便放弃了这个错误翻译,改为“Lin Daiyu”。黑皮肤荡妇BLACK JADE,影响了西方世界四十年,在20世纪70年代,终于被纠正,这一点,我们特别感激霍克斯。

 沉痛悼念:《红楼梦》最伟大的英文翻译家霍克斯 - 裴钰 - 裴钰的人文悦读

我在北京涵芬楼书店演讲,特别介绍霍克斯

下篇:霍克斯留下了巨大的文化空白

 

      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伟人
      
我的2008年著作《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全面推动《红楼梦》海外传播研究,我的书和研究是建立在霍克斯译本,而放弃了戴乃迭和杨宪益译本。我们 说《红楼梦》是中国的小说,英文翻译之后,也应该是符合英语世界读者阅读的文学作品,而不是汉学资料和红学学术读物。霍克斯的译本最大的特点是实现了译本 的英语母语文学的特质,较好地实现了中西文化的翻译对接,译本才华横溢,有不少地方都有创造性的灵动闪光,比如他用英文一句话来翻译中国的七律诗。
      
当然,霍克斯的翻译也有不足,最大的不足就在于不尊重中国的民间信仰,讲《红楼梦》中的儒释道三家,都转译为了基督教,当然,他的目的是为了西方读者更好的接受,但是,做法并不足取。后来,霍克斯本人也对这个错误道歉过。
      
每当我们失去了一位文化伟人,才会感到文化的巨大空白,霍克斯走了,真的让我们感到《红楼梦》的海外传播面临巨大的空白,今后还会有像霍克斯这样的汉学大师、红学大师吗?
      
作为文化伟人,霍克斯有这么几点学术基础:
      
第一,他是世界闻名的汉学大师,对中国文化有着极其深刻的造诣。20世纪50年代初,霍克斯在中国北京大学深造,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是大师级的认知和思考;
      
第二,霍克斯还是红学大师,他不仅懂中国文化,而且,专修红学,在红学研究领域,颇为深入,比如,他对秦可卿就很有研究。
      
第三,他的母语是英语,这一点在翻译《红楼梦》过程中,非常难得。一个中国英语专业的教授博导是不是可以翻译得好《红楼梦》呢?不能,因为,英语不是他们的母语。正因为霍克斯有着这三大点特征,才让他敢于接下《红楼梦》的英文翻译。
     
正因为有了霍克斯的卓越翻译,才让《红楼梦》的完整面貌被西方世界说认识,所了解,大大推动了《红楼梦》的海外传播。

 

   
      
在我写作《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的时候,霍克斯正在老去,可惜的是,中国国内还没有广泛关注这位文化伟人,今天,他逝世了,一个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大师消 失了,我们不知道还有谁能真正地扛起《红楼梦》修订版的重任,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如霍克斯、戴乃迭那样的真正的汉学大师!
      
中国文化的海外传播,不是中国人自己的事,还是要依靠海外学界和知识分子的努力,汉学在西方世界本来就是一门冷学,红学又是汉学里面小的分枝,霍克斯既在牛津大学深造,又到北京大学深造,既深通中文,又专研红学,这样的中西贯通的人才,真是百年难遇的!
      
我极为沉痛地哀悼霍克斯,作为一代红学奇才,他或许可以在某个空间和林黛玉相遇,跨越了时空,跨越了民族,跨越了语言……

      霍克斯,192376——2009731日,享年86岁!

 

  评论这张
 
阅读(331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