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旅游和文化产业,产业与政策分析。文化旅游,文化观察,旅游地产。

 
 
 

日志

 
 

何必费心寻夏代?  

2010-03-10 10:50:00|  分类: 人类遗产系列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3月8日《北京晚报》“史记前传”专栏

 

何必费心寻夏代?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中国河南,二里头“国家遗址”

    公元前19世纪,在河南偃师诞生了最早的“中国”——二里头国家遗址(公元前1900年—公元前1500年),这标志着在距今大约4000年前,中国正式进入了“国家时代”。二里头位于河南省伊洛河平原的中心地区,北面是黄河,其他三面为群山环抱,伊河和洛河流经伊洛盆地,汇聚成一,然后注入黄河,沿岸土地极其肥沃,良田遍野,水道通畅,二里头先民通过水路交通,可以到达周边很远的地区。此外,二里头国家遗址,三面环山,自然环境相对封闭,易守难攻,便于军事防御,抵抗外来侵略。

      占据优越的自然条件,以及良好的地理位置,二里头的“中国”,成为一个令人震惊的巨无霸“国家”,整个聚落面积达到300万平方米,城市的中心人口有1.8万至3万人。中心区迄今发掘了多个巨大的宫殿遗址,比如,3号宫殿占地7500平方米,1号宫殿占地9600平方米,这两个宫殿都是封闭型的宫殿建筑,里面都有大规模的院落亭台,院落周围还环绕着复杂的廊道,每个宫殿的建筑风格千姿百态,蔚为壮观。我们对古希腊的宫殿和王城遗址很熟悉,比如,希腊南部萨拉米斯岛上的埃杰克斯宫殿,距今3500多年的历史。长期以来,存在一种误解,即中国的宫殿建筑多是土木结构,难以经受沧桑洗礼,所以,难以企及古希腊的宫殿遗址。现在,我们完全可以推翻这个误解,二里头遗址中的大型宫殿是完全可以和古希腊的宫殿遗址相媲美的,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二里头国家遗址中才发掘了如此巨大的宫殿群。

何必费心寻夏代? - 裴钰 - 裴钰的旅游与文化思考

二里头,宫殿基座遗址

     在二里头国家遗址中,王是如何管理和控制国家的呢?政权中心区域垄断着贵族物品的生产,王指挥军队通过战争和讨伐,去夺取富有资源矿产的新地区,建立据点,确保臣服地区为政府提供原材料和生活用品,如金属矿产和食盐。王族之间以祖先崇拜为信仰纽带,维系国家的统治阶层,同样,政府用相同的祖先崇拜维持着对边缘地区的精神控制。边缘地区或者国家的新边疆地区,向王的政府纳贡,国家内部存在着纳贡体系。

     由上,可以看出,二里头国家的政治体系已经非常完善,中华文明于此达到远古时代的最高峰。我相信有的朋友会不由自主地发问:二里头国家遗址,是不是文献记载中的“夏代”呢?这不仅是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学术界对于二里头遗址争论的核心焦点命题。翻开小学生使用的历史纪年表,第一项就是“夏代(约公元前22世纪末前21世纪初——前17世纪初)”,在年代划分中,二里头遗址和夏朝的纪年吻合。但近半个世纪以来,学术界始终缺乏最直接的考古证据,表明二里头国家即是夏朝,成为中国新石器时代历史研究的最大的悬案之一。

  有的学者提倡相信文献记载,从而“确认”夏朝的存在,他们认为只有确认了夏朝,才能有效地解决中国的文明和国家的起源问题。尽管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我还是反对这个逻辑,其实,“夏朝是否存在”,这并不是一个文化和历史的起源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我们证实不了夏朝的存在,并不意味着我们无法证明中国的文明和国家的起源。众所周知,对于夏朝的认定,迄今为止基本局限于文献记载。而关键问题是,对新石器时代的历史研究,我们应该是以考古材料和实证为先,以考古实证去检验文献记载,而绝不能以文献记载为先,缺乏考古实证的新石器时代的文献记载,一定要抱着批判存疑的态度,绝不能盲目相信。

     中国远古的炎黄五帝和大禹的传说很多,在没有考古实证的时候,一定要严格地归入到古典神话文学的范畴,绝不能列入中国历史学的范畴。目前,有不少关于黄帝、炎帝、大禹的地方祭祀,这些活动的文化属性并非历史学,而是文化学,是属于汉民族追求民族认同感和精神纽带维系,通常说的“认祖归宗”,是民族精神的文化寻根,始终是文化“虚”的层面。历史学是追寻客观历史事实和发展规律的人文科学,对于新石器时代的历史事实,必须严格处于“实”的层面,也就是必须具备科学和系统的考古学实证,方能得到科学的确认,这一点,无论是学界,还是公共媒体,必须严格把握。

    既然二里头的国家遗址,已经呈现出异常灿烂的文明成就,标志着中国文明走向了全面成熟,那么,我们适时地放弃探讨“夏代是否存在”,结束这个并没有多大学术价值的争论,丝毫无损于二里头国家遗址的辉煌面貌,中国文明的最根本命题是“中国的国家起源是什么”,并非“夏代是否存在”。作为历史学者,我们应该谨记自身的学术责任,即追寻中国远古文明的绚烂面貌是什么,做好了这一点,即是足矣。F107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